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未刊明人诗集《市隐轩吟草》《闲吟集》述评(3)

时间:2011-09-08 22:2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程自信 点击: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诗人都曾与情趣相投的文人雅士结成诗社,参与其聚饮唱酬活动。不仅体现出他们对诗歌创作的热爱,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日文坛的风气。汪志恩寓居宣城时有《宛陵同诸社友饮西津酒楼》,离开宣城后作有《寄敬亭旧社诸友》诗。万历年间,宣城梅鼎祚、沈懋学、高维岳等结敬亭诗社。汪志恩诗中的“社友”“旧社”,当系指留滞宣城时相与唱酬的诗社同仁及敬亭诗社。返歙乡居期间,汪志恩亦频繁参与当地的诗社唱酬的诗社活动。这从其《七夕同社友集杲山寺》《环翠亭同诸社友会饮》《春日邀诸社友饮剑沙别墅》《社友载酒重集龙山分韵得看字》等诗中,可以得到证明。在汪文辉笔下,则有《招饮社集问政题拟华屏春色得歌字韵》《同汪泊友遇江彭仲词丈集水西垆头》等诗,咏其与诗社同仁唱酬情况。旅居闽地时,他又作有《武夷有怀黄山社诸友》诗。或以为其居家时参与活动的诗社为“黄山社”,其实不然。细究汪文辉《武夷有怀黄山社诸友》末联“幔亭莫道萦人住,心到黄山白社中”之句,可知诗题中的“黄山社”即指汪道昆万历三年致仕返徽州后所倡建的白榆社。白榆社成员既有同郡诗人(汪道昆、汪道贯、汪道会及潘之恒、方于鲁等),亦有吴地及闽、浙文士,如屠隆、周天球(公瑕)、胡应麟(元瑞)等。汪道昆在《太函集》中,有多首诗作,均言及白榆社及其唱酬活动。如《白榆社送佘宗汉还闽末章即事》(白榆诗社,有固定活动地址。其建筑坐落于歙县县城“东郭”之斗山山麓,亦称为白榆社)、《招周公瑕入白榆社》《招章元礼入白榆社》《送章元礼归吴兴》《招元瑞入白榆社》(元瑞,即胡应麟,浙江兰溪人,著有《诗薮》《少室山房类稿》等)。白榆社,或省作“白杜”,如《自黄山归白社奉怀司理公》(见《太函集》卷一百十六)。由此可知:汪文辉远在武夷山时,所怀念的“白社”友人,就是故乡白榆社的众多诗友。

此前,在徽州,还曾有过天都社、颍上社、丰干社等诗社组织,它们和白榆社的活动,推动了与江南多个省区的文化交流,对于地方诗文创作的繁荣起过促进作用。更为人称许的是白榆社,其诗作唱酬活动,一直延续至清代初期,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而在绵延长达百年的白榆诗社史上,作为汪道昆、汪道会族人的汪志恩、汪文辉两位诗人,其作用、贡献,也是不应被忘记的。

《市隐轩吟草》及《闲吟集》内,除王稚登《汪君斗扬诗草序》、郭钟秀《汪斗扬诗序》及汪志恩《春晴与诸弟侄续游圣僧庵》一诗外,在所选辑的其余诗篇中,均未提到汪道昆。这有可能是所选辑的诗篇创作年代较迟,其时汪道昆已亡之故(汪道昆致仕归乡,居于歙县城中,万历二十一年去世)。而两诗集中,均有涉及汪麟阳的作品。汪志恩作有《送侄麟阳奉使还京》,汪文辉作有《怀谢麟阳家叔》。汪麟阳,即汪三益,号麟阳。祖父迁居山东济南府历城县。生于万历二年(1574),年岁与汪文辉相近,但以宗族辈份而论,为汪文辉之叔父。汪三益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官行人司司正(掌传旨、册封等事),约在万里三十七年奉命赴江西册封,返京时曾往故里歙县西溪村探访族亲。汪志恩、文辉上述两诗,当作于汪三益“衣锦还乡”之同年。两诗集的序、跋与诗作中的有关篇章,对于研究汪道昆、汪道友昆仲的家世、生平,应有其重要的资料价值。

此待付梓之稿本,纸高25.5公分,纸宽14.8公分。版框(无框,以所书字计)高20公分,宽12.5公分。其中,《市隐轩吟草》为每半页8行、行18字,《闲吟集》为每半页8行、行16字。字体为楷书。《市隐轩吟草》中个别字有用行书体者。《市隐轩吟草》中叠字大多未用省笔俗字。如《暮秋感怀》中“丈夫志四海,去去勿复疑”、《送弟从周之蜀》中“秋尽亭皋木叶飞,数枝残柳似依依”等。在《闲吟集》中,诗中叠字之第二字,大多省作“ソ”。如《明妃曲》中“独有阏支山上月,年ソ长照别离人”、《姑苏吊古》中“浮云浸水ソ浸天,国破河山自昔年”等。《市隐轩吟草》收诗一百七十首,《闲吟集》收诗一百一十三首,合计二百八十三首。诗作多五七言体,亦间有六言体者。这些诗作,在意境的营造、结构的安排、语言的运用及音律的谐婉等方面,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将这两位有着徽商家族背景而又长期生活于乡村、淡泊名利、雅爱唱酬的徽州汪姓诗人,置于明代诗人之列,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他们当年通过艰辛的艺术劳动而创作的这二百八十余首诗歌,自不应被遗落于《全明诗》的编纂者与徽州文化研究者的视野之外。

这两部明人诗集(稿本),系笔者幼时自故乡虹梁村汪姓人家(其家系由同县西溪村迁来)得来,为汪宅祖传旧物。迄今未能见到此诗集的刊行本,极有可能是缘于突发的原因,最终未能付梓刊行,或者虽付梓刊行而当年作为家刻本,印数极少,而岁月悠悠,未能得以流传、保存下来。此稿本自问世以来,已历三百九十余年,以汪氏后人代代传承呵护之故,而仍存于世,这是值得庆幸的。该书稿先后经于文物古籍及徽学深有研究的汪孝文先生、汪世清研究员阅过,两学者均确认明代稿本。汪世清先生于2001年5月31日自北京致函笔者,函中说“您珍藏西溪汪氏的两部诗集,都是十分珍贵的孤本,能保存下来,就是天大的幸运……不知您珍藏的这两部诗集,能否纳入古籍整理计划之中?如能出版问世,必将为我歙书林增添两朵奇葩,也是一件千秋盛事”,体现出对先贤典籍传承、存毁的殷殷关切之情及对两诗集的高度评价。本文借上面引述汪先生的一段话以作结,是期盼藉此能增进人们对《市隐轩吟草》《闲吟集》命运之关注、价值之认识,从而使两诗集拥有更多的阅读、研究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