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李白故居探证(3)

时间:2011-11-09 18:33来源:中国李白网 作者:曹国金 点击:

(6)《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中句:“归来桃花岩,得憩云窗眠。对岭人共语,饮潭猿相连。时升翠微上邈若罗浮颠。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树杂日易隐,崖倾月难圆。芳草换野色,飞萝摇春烟。入远构石室,选幽开山田。独此林下意,杳无区中缘”。这里更是描绘得有声有色:李白失意归来,对着“云窗”憩眠,慰以修身养性,调理心气。这是怎样一种空灵宁静的独特环境呢?——人与人,能站在两道山岭之上隔着山沟去对话;猴与猴,能手攀着藤手接着手,悬在空中去饮“绀珠泉”水;而当走上了薄雾缭绕的翠绿山峦,就宛若登上了传说中的那浮水而出的岭南罗浮山;每当到了阳春三月,就走进了芳草和飞萝铺满大地,挂满岩边的梦幻世界——诗人就是住在这“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的优雅之处桃花园,还在深入居所的山上构置了一间石屋,在那山坡的低凹处开垦几片小田,一家人过着惬意安宁的生活。在这里,李白对居地描述的更加明了:屋后,“东壑”的两侧是“两岑”相抱之状;庭前,“西天”被“一嶂”横挡了出路。符合这个条件的是青龙山和白虎岭间谷口的“天花台”,它西面三百米之外横卧着一座数里长的青石山。

我们深信李白吟咏美好家园的诗文远不止这些,但叙述居宅的所在已经比较清楚了,也足够我和诸君一同受用。时有惶恐——以我等知行浅薄者的片面理解,怕是错会了诗仙的真意。也许这样的分析,思路不够全面,层次比较肤浅,结果难惬人意。我在考探中始终有个虔诚的想法:有机会一定将智者请上白兆山再好好观景,同时带上李白的诗文,凭文索证,境意同感,若蒙不吝赐教,必能刀笔赘谬。

我们再行梳理历史中的点滴现象,从另一方面佐证李白描述的故居胜概和准确地址。

我无心议论或贬低圣贤和先人,这里引用已经公认的前人成果来陈述其概貌,让人们了解李白的一些心路历程。

(1)李白从开元十二年(724年)即二十四岁时,“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他历尽艰辛饱览了许多大好美景;有情有义结交了一些挚爱朋友;感动心灵吟诵出许多绝妙的诗句;轻财好施花掉了从家里带出的大部分旅资用费;在转游途中又大病了一场,便产生了返乡回家的念头。但行舟到了鄂州江夏,领略这里楚水清空平野烟莽的非凡神韵,又一次感动了心灵,不知不觉间记起司马相如的《子虚赋》来了——书里面“大夸云梦之事,云梦有七泽景观,处处是世间少有的美景”。立即决定行涢水游云梦大泽,了却渴慕已久的心愿。

安陆是当时管辖云梦的治所地,时名“安州”,在李白看来,这里既是心目中的“蒲泽之乡”又是四面能达的要塞地域;其山水气候也与家乡比较接近,峰峦翠秀的自然环境和安宁富足的生活环境符合他修养身心隐居求寿的构想;更重要的是安陆学士朋友的真诚相待和相门佳人的真情柔意深深打动了诗人的心房,牵住了游子的脚步,从此成了安陆的一员。

(2)李白在安陆的政治地位较低微,始终是布衣平民身份。他一方面有从小在“优养”环境中形成的性格使然,同时还有婚后入赘许族后家庭环境的约束和影响,也有离乡外游者特有的惊惧心态,导致他时常有敏感之举。许多的现象和事件,在安陆人看来再寻常不过了,到他面前就成了一道难逾的心坎。所以,在他矛盾的心里,逸居山水间便是他远离喧嚣尘事,幽隐蓄发的最好选择,并在不甘埋没又恃才傲物之间度过“酒隐安陆,蹉跎十年”的山居岁月。

(3)从李白夫妇能移居白兆山及三年后能上京求官的事实看,许员外家(李白妇翁)肯定是不依靠他撑领门户——他的“入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上门女婿。依许族的家势和当时的习俗,若许宗璞小姐(李白妇)真是独生子女,十三至十六岁的年龄间,许家的门槛应早被媒人踏破,许员外早已在本地区觅到了佳婿,不会至适婚年龄还没有许亲对象。或可能是许员外和小姐都过分强调人品才情迟迟未遇而耽误了,但以许族和郝族(许族姻亲)庞大的关系网来说,捞个合适的女婿也是小事一件,定不会临时招个“游仔”书生作为偌大家业的继承人。因此能断定,李白夫妇只是大家庭里的“悠闲人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