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李白故居探证(4)

时间:2011-11-09 18:33来源:中国李白网 作者:曹国金 点击:

(4)李白的妇翁住在白兆山区大安冲,许族的领导权必是许员外和族尊掌管。所有居民的行为便要以大安地方的风俗规矩为准则。在少知识的山谷里,古老的东西总是受到尊敬,而曾经有几代人优秀成就的思想和行为在许员外的内心深处或许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关乎家族利益和地方俗规的事物必是老辈人一手承揽,后辈无权参政议政。现在从大安冲的许族庄院不难看出其独特的区位——前空十里能望见村落河川,后落百丈不依靠高岗石山——与普通山民的建房思维截然不同,必与其社会地位和实际用途有很大关系,这就奠定了李白故居的基本格调和位置。

(5)许族在大安冲的田地也是有限,李白的加入及其后代的富足生活都是不久将来的一桩麻烦事,许员外就必须向外扩充土地范围和谋生势力。基于李白夫妇的具体情况,他仍是较谨慎地将他们安置在条件比大安冲好得多的白兆寺冲一带(两地相距约五公里),以发挥他们有文化才能的特长谋生,让其离家不离乡,并能时常照应这对什么事也不懂,也不能干甚事的“贵族学者”。对于李白的居所,由于许员外是当时有名望的人士,风水师提供的勘测指导还需结合许员外的思维才能确定这座居所的具体位置,建造出李白夫妇教书育人学习生活等全功能的豪派庄园,也彰显出一代富豪爱护子女的良苦用心和尊荣气势。

(6)当时的寺庙并不叫“白兆寺”。寺的周围都是庙权管理的山场田地。寺庙对面的西山脚下有个叫“寺湾”的小村庄,住着三四户居民,也是有寺庙后才敢落脚这深山野沟里。李白的传世故事,就是依附于山民后代的口口相传。

但是,要确定李白的故居地址,必须细化到诗文与古遗地貌传说相吻合。

在当地几位老者的帮助指点下,我们找到诗文描述中的聚焦点——桃园矶和天花台荒地。这里处在白兆寺,何阁湾和寺湾的中心区位,离寺湾古村约三百米距离。老人们走到南边大田里丈量了大约半亩的范围,站在田中告诉我们:“这里原是一条大水河,看这路基下还有整齐的水桥座石,河北边是二斗田大的整块地连到大路上,后来世风松动被填河改田挖去了这里一半屋基地,剩下的这个台子是做水库时挖动的。听老辈人讲,这里的房屋三层进深,中厅南上角有个木楼,是许姓大官家小姐的住屋,她家的相公会作诗,办的是学堂,这个台子原先是个种花树的园子,先代人都认为这里是白兆山上桃花洞的仙女来过的地方,一直就叫“天花台”,一直空着没人敢动。过去只有大户人家才住这不靠山的大地方,主要是为了好停车轿又好接待人,住这里是好让远处来烧香的人路过时晓得。大路下的学堂堰北半头早年一直是个藕塘。这个学堂堰南和天花台南边大田中间的深沟里早代就填满了砖瓦碎片,那些东西的年代都蛮老。早没说,队里还在七五年改田修水库时挖走了周围的墙角砖一起填了深塘堰,真是没想到还有用……”他们四下指点着这里的一些位置,详细地说了许多。我们反复查看地形山向,水沟和碎片疏密度,田埂水桥座的古遗石墙风化度和垒砌工艺的区别;对河道沿途和桃园矶天花台周边的田地名称反复考证,确定了往昔中的河道和古大道轮廓并作了地理复原图;对考探中一些发现反复与李白的自述对照分析,其吻合后写下这些考证材料。

以上这些表明,白兆山桃花岩下的“天花台”就是诗仙李白的故居地址。

《李白故居探证》一文中所引用的李白诗文,皆出自清代王琦注释的《李太白文集》。李白事迹均摘自前人所考证的“李白在安陆”的诸文中。民间传说内容乃由白兆寺湾居民何宽厚,邓启德,邓启坤,何德春等提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