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研究

时间:2012-05-07 21:02来源:中国近代史 作者:王志龙 点击:

【内容摘要】在近代安徽,就族田的田产经营而言,出租给外姓中、贫农耕种是主要经营方式;地租形态主要是实物地租,且租率较一般私田低;大部分欠租是在催缴过程申通过协商解决。就族田的地租经营而言,宗族通过放贷、购田和投资工商业实现地租的增值;宗族放贷地租的利率大大低于一般私人放贷;族田地租向近代工商业转化已渐露端倪。

【关键词】族田;经营;近代安徽

【作者简介】王志龙(1971一),男,安徽舒城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和中国经济史研究中心讲师,历史学博士(江苏南京210097)。

【原文出处】《安徽史学》(合肥).2010.5.61—72

【基金项目】本文为江苏省教育厅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09SJB780004)和南京师范大学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基金(0809041)联合资助项目《近代苏南和皖南族田之比较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关于安徽族田经营的研究,以往学者多有论及,但视域基本局限于明清时期的徽州,且缺乏专门系统的探讨【1】。信本文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试图从全省的角度对近代【2】族田的经营进行具体而微的分析,从而揭示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的实态。

从经营对象上来看,族田经营可以分为田产经营和地租经营。下面就从这两个方面分别进行考察。

一、传统而富有特色的田产经营

1.出租成为主要经营方式

明清以来,安徽族田田产经营方式大体上分为佃仆制、支丁轮种和一般出租经营。佃仆制自清代中叶就开始走向衰落,近代以来,尽管在一些地方残存,但已不是安徽族田经营的主要方式了【3】。支丁轮种在近代安徽仍然存在。据土改时期的调查,绩溪全县族田20867.455亩【4】,支丁轮种238.275亩,占1.14%【5】;休宁县五城区共有族田3299.945亩,支丁轮种22.531亩,占0.68%【6】;舒城县上河乡计有族田120亩。支丁轮种7亩,占5.83%【7】;霍山县有族田22562.69亩,其中支丁轮种部分不到39亩,所占不过0.17%【8】。可见,支丁轮种的族田所占比例都很小。由于一般是在宗族的族田很少且收入主要由承种支丁直接用于办祭的情况下才采用,因此属于这类的族田“只一小部分”【9】。支丁轮种也不是近代安徽族田的主要经营方式。

在近代安徽,族田最为主要的经营方式是出租。在皖南【10】,歙县方氏同治六年(1867)有坟田10.04亩,全部出租【11】。光绪三年(1877),绩溪高氏计有祠田47.3706亩,其中自种1.5189亩,占3.21%;出租45.8517亩,占97.79%【12】。民国年间,繁昌姚氏有义田53亩,其中3亩留给坟丁耕作,出租50亩,占94.34%0。据土改时期对铜陵东家店、芜湖石埭和杨焊、宣城东里和金象等5个典型村的调查,每个村族田的出租率基本都接近100%【14】。广德梅溪村尽管不是土改调查选择的典型村,总计8.5亩祠田也“全部出租”【15】。皖中、皖北与皖南基本相同。从清光绪年间到民国三十一年(1942),桐城方氏“凡祖祀田”均实行“佃种”【16】。民国六年(1917),庐江姚氏大小公堂有田122.8亩,所有田亩“收租”公用【17】。灵璧王氏从光绪十二年(1886)起至少到民国二十六年(1937)止,10余亩祠田一直全部出租【18】。此外,从皖中南部的无为白马乡到皖北北部的濉溪古西乡等10个典型乡(村)的土改调查也反映,所有族田都“出租”【19】。正因为出租是近代安徽族田最普遍和主要的经营方式,故本文以其为研究重点。

需要指出的是,在晚清和民国百年左右的时间里,作为安徽族田主要经营方式的租佃制虽也呈现出由定期租佃向永佃的发展【20】,但是定期租佃依然是主要类型,且出租经营的总体模式没有变【21】。这也就为下文灵活选择近代不同时期的资料开展研究提供了依据和方便。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