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研究(11)

时间:2012-05-07 21:02来源:中国近代史 作者:王志龙 点击:

民国年间,婺源游山董氏宗族依靠族田投资于近代企业,和支丁一起在当地建起石灰窑厂2家、砖瓦窑厂6家、小煤矿2家、茶厂12家、棉布厂2家、麻布厂2家。在规模和销售方面,以茶厂为例,每个茶厂雇佣工人都在300人以上,年创利润1至4万银元不等。茶叶销售基本实行外向型,除运往九江、武汉和上海等城市外,就是与国外茶商合作。出口欧美市场。工业的发展还带动了商业的繁荣,在游山村沿河街面,共有各类商铺200多家,经营着各种生产生活必需品和提供多种商业服务【125】。光绪宣统年间,建德(今东至县)周氏利用族田的大量租人建有市房多间,全部出租给商人作为经营门面【126】。这是周氏地租流向传统商业的一面,但是进入民国以后,大量地租开始流人到近代工商业,周氏先后在建德、贵池、青阳和铜陵等地建有丝绸工厂8座,在国内市场与日本的人造丝展开竞争。稍后,周氏还创办制茶工厂1座,产品销往苏州等地【127】。周氏族田地租的流向清晰地展现了由传统商业向近代工商业的转变。在六安,近代工商业的发展刺激和吸引着晁氏义庄的投资。1920年代末,义庄就曾“创办振安工厂一所,织毛巾和袜子”【128】。尽管这所工厂不久就停产,但至少反映了晁氏族田地租向近代工业转移的努力。

与皖南、皖中相比,皖北几乎见不到族田地租流向近代工商业【129】。由此也说明,在近代安徽南北各地,族田地租向近代工商业投资转型的进程是不平衡的。

据现有资料显示,族田地租积极向近代工商业转化的安徽宗族极少,因为投资于近代工商业不但需要近代理念,还要有雄厚的资本。就族田田产而言,婺源董氏宗族仅用于奖学部分的族田就超过1,440亩【130】。建德周氏也有大量族产,就建德一地而言,祭田中除了有9块田地的面积不清外,其它弓口清楚部分的面积总数达到135.279亩【131】,另有义田1,000余亩【132】。周氏还在芜湖万顷圩购置义庄田2,000亩【133】。周氏族田总数达到了3.135.279亩以上。六安晁氏义庄在嘉庆十四年0809)前后,“捐置义祭田地等款用银三万六千四百五十八两八钱六分四厘”【134】。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到了民国三十五年(1946),规模达到“田产约四千四百七十石,地产二百余石,房产五百一十余间,共用银八万四千余两”【135】。三宗族之所以能够实行投资方向的转变,是以大量资本为基础,而如此数量巨大的族产是绝大部分宗族所不可企及。故对地租投资于近代工商业、尤其是工业的宗族数量不应夸大,但是必须看到地租新流向的存在,否则,对近代族田的经营乃至族田功能的认识将是不全面的。

族田地租向近代工商业流动正在试图突破传统的“土地一传统商业资本一土地”的投资模式,积极建立“土地一近代工商业”的新模式,从而为近代工商业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注释:

【1】相关研究成果中,专著类主要有叶显恩的(明清徽州农村社会与佃仆制)(安徽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章有义的《明清徽州土地关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张研的(清代族田与基层社会组织》(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赵华富的(徽州宗族研究)(安徽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唐力行的《徽州宗族社会》(安徽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等;论文类(除了收入上述专著的外)主要有郑振满的《茔山、墓田与徽商组织》(《安徽史学》1988年第1期)、刘森的《清代徽州祠产土地关系》(《中国经济史研究)1991年第1期)、陈琪的《祁门县明清时期民间民俗碑刻的调查与研究)(《安徽史学》12005年第3期)、陈瑞的《清代徽州族长的权力简论)(《安徽史学》12008年第4期)、冯尔康的《清代宗族祖坟述略》((安徽史学12009年第1期)、常建华的《近十年明清宗族研究综述)(《安徽史学》2010年第1期)等。

【2】本文的“近代”指1840年到1949年这段时期,由于族田本身发展的延续性,因此在资料的使用上并不完全局限于此。

【3】叶显恩:《明清徽州农村社会与佃仆制》,第281—282页。

【4】绩溪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黄山书社1998年版的《绩溪县志》第153页记载绩溪土改时期有公产15047.5亩,耕地

【2】1458亩,公产占耕地12.39%。根据绩溪县档案馆藏《第一至七区土改情况统计表》(县委全宗19—24卷)的原始记载,公产不但包含族田,还有地方公产和非宗族性村民公益活动田产,如茶亭田、桥会等田,而该志记载的公田量比笔者统计的族田量少。笔者是依据原始资料统计,发现全县公产汇总统计表中不但缺少外村在本村占有的族田,而且在统计汇总时也有错误。经查实,1998年版方志记载的数据就是来自全县公产的统计汇总表。

【5】《(绩溪县)第一至七区土改情况统计表》(1951)。绩溪县档案馆藏,县委全宗19—24卷。

【6】《休宁县第二区土改工作总结》(1952年5月4日),休宁县档案馆藏,档案号129一W1—10。

【7】中共舒城县农村下作委员会:《毛竹园区土改资料》,舒城县档案馆藏,档案号:农委会16—3。

【8】【9】【14】霍山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霍山县志》,黄山书社1993年版,第156页。

【15】华东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农村调查),1952年编印,第6、9一10、125页。

【10】安徽省习惯上把长江以南地区称为皖南,江淮之间地区称为皖中,淮河以北地区称为皖北。

【11】{府前方氏宗谱)卷134学镛公祀产图),民国二十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2】《梁安高氏宗谱)卷11《祁产记》,光绪三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3】《春谷姚氏宗谱》卷1《家规》、卷18{尹塘义田》,民国二十九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6】《金紫方氏族谱)卷1《三修家规》,民国三十一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7】《姚氏宗谱》卷2《大公堂田契》、《小公堂田契》、(谳语》,民国六年刊本,安徽省舒城县舒茶镇石塘村王习兵藏。

【18】《王氏宗谱》卷首《玉玺公捐充祭田记》、《单人赞化公行实记》,1996年印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19】华东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农村调查》,第46—47、58、70一72、78—79、82、92、97、101、154、185—190页。

【20】金陵大学农业经济系:《豫鄂皖赣四省之租佃制度》,1936年印行,第110页。

【21】章有义:《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318—320页。

【22】《肥南韦氏宗谱》卷1《家规》,民国三十五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23】【24】【28】《六安匡氏宗谱》卷首《总例》,民国二十五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30】华东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农村调查》,第202、72、6—7页。

【25】章有义:《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第19—20、¨8-119页。

【26】《张氏宗谱)卷首《对来祖坟址考查》、《文彩口述来祖坟址》,2001年印本,上海图书馆藏。

【27】《宿县宋疃李氏族谱)之《祠规》、《祭田》,民国三十三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29】《朱氏五修宗谱》卷2《族训•祠堂永禁条例》,光绪三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31】“厝”是指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厝基地一般选择所谓的吉利地。

【32】《棠樾鲍氏宣忠堂支谱》卷17(祀事。旧有祀租》,嘉庆十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33】《鱼川耿氏宗谱》卷5(祠规.保管祠产规则》,民国八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34】《胡亲逊堂民国资料辑录》之《中华民国三十一年立租批人胡定奎》,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35】《歙县虹梁村程氏德卿公匣规条》,清末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36】(春谷姚氏宗谱)卷l(家规)。

【37《太湖孝友堂张氏宗谱》卷首《家规》,民国二十九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38】《陈氏族谱》卷2《家规》,民国三十三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39】《古歙义成朱氏宗谱》卷首《祠规》,宣统三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40】《金紫方氏族谱》卷Ⅱ《三修家规》。

【41】《六安匡氏宗谱》卷首《总例》、《家规》。

【42】安徽省博物馆编:《明清徽州社会经济资料丛编》第1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424—451页。

【43】章有义:《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第244一245页。

【44】《泾川中村董氏宗谱》卷首《家规•理公产》,民国十四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45】《王氏宗谱》卷首一《宗祠公产记》,宣统三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46】(六安匡氏宗谱》卷首《家规.置祭田》。

【47】《中国经济年鉴(1934年)》第7章《租佃制度)(G),第198页。

【48】【49】华东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农村调查》,第48页。

【50】《六安匡氏宗谱》卷末《补遗》。

【51】《丘氏宗谱》卷4《墓田•二世三世祖墓田志》,民国十三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52】《苏氏家谱》之《始祖大鹏公碑记》,1996年印本,上海图书馆藏。

【53】《张氏宗谱)卷首《文彩口述来祖坟址》。

【54】王钰欣、周绍泉:《徽州千年契约文书》(清民国编第:卷),花山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第174页。

【55】《鱼川耿氏宗谱》卷5《祠规》。

【56】《龙河李氏宗谱》卷29《日省公六房议葬字》,光绪三十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57】《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末《议约》,民国四年刊本复印件,安徽省图书馆藏。

【58】【59】乔启明:《中国农村社会经济学》,商务印书馆1945年版,第238页。

【62】王钰欣、周绍泉:《徽州千年契约文书》(清民国编第3卷),第356、488页。

【60】【61】安徽省博物馆:《明清徽州社会经济资料丛编》(第1集),第437—451页。

【69】政协太湖县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太湖文史资料3第3辑,第136、134—135页。

【63】《绩溪霞间高垂裕堂支谱》之《事例规则》,民国二十三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64】《胡亲逊堂田亩收租草簿》(1942、1944、1945、1946),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由于流水帐目中以产量表示田的面积大小,笔者以砠、勺、秤约相当于20斤(参看章有义著《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第3页下注和第118页下注)算,将原记录单位统一转化以斤计。近代徽州稻谷亩产量一般在300斤左右(参看赵冈等人著、中国农业出版社1995年版的《清代粮食亩产量研究》第35—36页),在此以300斤计算。此外,笔者主要统计亲逊祠租入主体的水田谷租状况,对于旱地租率暂不考虑。

【65】【68】赵华富:《徽州宗族研究》,第354—360页。

【66】周绍泉、赵华富:《95国际徽州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安徽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81一88页。

【67】赵华富:《黟县南屏叶氏宗族调查研究报告》,《徽州社会科学》1994年第2期。

【70】【76】2006年】0月14日,笔者对安徽省舒城县舒茶镇石塘村的陶于存(1940年生,初中文化)、陶友林(1936年生,初小文化)和陶友文(1935年生,高小文化)三位同志进行了采访,三人口述了自己对老家长丰县陶楼镇陶氏宗族的一些记忆以及一位比他们年长的长辈族人告诉他们的关于宗族的情况。资料来源于对三人口述的记录整理。

【71】《(六安新安区)高皇乡主佃关系登记表》(1950年10月29日),安徽省档案馆藏,档案号21一3一l6。

【72】乔启明:《中国农村社会经济学》,第250页。

【73】赵华富:《徽州宗族研究》,第361页。

【74】主要参看章有义:《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第332页。

【75】金陵大学农业经济系:《豫鄂皖赣四省之租佃制度》,第66页。

【77】《会议录.亲逊堂》之《民国三十年本祠秋收启事》,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78】【80】《胡亲逊堂民国资料辑录》之《民国三十三年八月十八日会议议案》。

【79】《胡亲逊堂田亩收租草簿》之《民国三十五年收支流水)。

【80】《胡亲逊堂民国资料辑录》之《民国三十三年八月十九日公布议案》。

【82】《金川胡氏宗谱》卷末《劝议》,民国二十一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83】《鱼川耿氏宗谱》卷5《祠规•值年司事规则》。

【84】《罗氏宗谱》卷,《清明源流》,民国六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85】《坦川洪氏纂修宗谱》卷11《祠规》,民国十六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86】《歙县虹梁村程氏德卿公匣规条》。

【87】刘伯山:《徽州文书》(第1辑第8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50页。

【88】彭超:《歙县唐模村许荫祠文书研究》,《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85年第2期。

【89】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1编财政经济七),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153页。

【90】民国《芜湖县志》卷8《地理志•风俗》。

【91】《鱼川耿氏宗谱)卷5《祠规•祠首规则》。

【92】《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仁傲公祀田记》。

【93】《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庭茂公祀田记》。

【94】《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全钦公五房祀田记》。

【95】《王氏族谱》卷首《记•玉玺公捐充祭田记》。

【96】《二房赀产清簿》,咸丰八年十二月初一日立,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97】《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世暘公祀田记》。

【98】《肥南韦氏宗谱》卷1《家规•置祭田》。

【99】《棠樾鲍氏宣忠堂支谱》卷17《祀事•旧有祀租》。

【100】章有义:《近代徽州租佃关系案例研究》,第255—257页。

【101】《合肥李氏宗谱》卷2《规范•李氏宗祠条规》,民国十四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02】《六安匡氏宗谱》卷首上《总例》。

【103】陈翰笙:《陈翰笙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93页。

【104】(大清律例}卷.4《产律•钱债•违禁取利)。

【105】《中华民国民法)第205条。

【106】《太湖西源里王氏宗谱》卷首《祀田记》,民国三十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07】《盘川王氏宗谱》卷5《管祠规则》,民国十一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08】《霍邱管氏支谱》卷上《雍敦堂五房公项老合同》,民国二十二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09】《程仲文公支谱》卷15《义仓记》,民国二十六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10】《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重培公祀田记》。

【111】《潜山孙氏重修宗谱》卷首《祀田•庭华公祀田记》。

【112】《新安徐氏墓祠规》之《墓祠条约》,乾隆九年立,抄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13】婺源时至1934年才划属江西,1947年又划归安徽,1949年再次划属江西。婺源在近代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属于安徽。

【114】《竹马馆东李宗谱》卷l《新订祠规》,民国二十四年刊本复印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资料室藏。

【115】《泾川中村董氏宗谱》卷首《家规》。

【116】民国{宿松县志》卷11《民族志•地方自治》。

【117】(清)马其昶:《大父怡轩君行状》,《抱润轩文集》卷11。

【118】同治《六安州志》卷37《人物志•笃行》。

【119】《霍邱刘氏宗谱》卷首上《建立祠堂序》、《祭田》,民国八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120】《古虹邓氏七修宗谱》卷6《琐记》,民国八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121】《鹤山李氏宗谱》卷末《家典》,民国五年刊本,安徽省图书馆藏。

【122】方苞:《甲辰示道希兄弟》,《皇朝经世文编》卷60。

【123】《王氏宗谱》卷首一《宗祠公产记》。

【123】《霍邱管氏支谱》卷上13《祠堂祭产》。

【125】赵华富:《婺源县游山董氏宗族调查研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编:《黴学》第2卷,安徽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8页。

【126】《安徽建德纸坑山周氏宗谱)卷4《孝友堂祭产记》,宣统三年刊本,上海图书馆藏。

【127】东至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东至文史资料》第2辑。第19页。

【128】政协六安市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六安市文史资料)第1辑,第136页。

【129】中支建设资料整备委员会:《安徽省北部经济事情》,1940年编印,第5-6页。

【130】赵华富:《婺源县游山董氏寒族调查研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编:《徽学》第2卷,第45—46页。

【131】《安徽建德纸坑山周氏宗谱》卷3《全族新旧祭产田地数》。

【132】周馥:《亡室吴夫人传》,《周悫慎公全集》之《文集二》。

【133】《安徽建德纸坑山周氏宗谱》卷4《孝友堂祭产记》。

【134】同治《六安州志》卷37(人物志•义举》。

【135】政协六安市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六安市文史资料》第1辑,第135页。

Research into the Operation of the Clan Field in Modern Anhui Province

Wang Zhilong

Abstract: In modern Anhui Province, as far as the operation of the clan’s fields was concerned, renting to the poor peasants of other clans was the main operational pattern. The clan field’s rent pattern was mainly the natural rent, and the tent rate was lower than that of the private field. The problem of the wing rent was princi- pally solved by consulting in the course of the pressing tenant to pay tent. As fax as the operation of the clan field’s rent, Clan got a value added of rent by loaning to others, buying fields and investing industries and commerce. The interest rate on the loan of the clan field’s tent was far lower than that of the private filed’s. It began to happen that the clan fielct’s rent had been converted to modern industries and commerce.

Key words: clan field; operation; modern Anhui Province

原载《中国近代史》2011年第1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