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研究(6)

时间:2012-05-07 21:02来源:中国近代史 作者:王志龙 点击:

坟田主要是指护坟田或护坟地。它的地租形态相对较为复杂。在肥西,“坟地一般不要租”,在田主来上坟烧纸时,“佃户要招待茶饭与供给烧纸(多少斤重是在承佃时说好的)。坟地多的,除此之外,还要交田主一部分租钱;坟地少的,只负责看管坟茔,也可以不招待。”【48】回六安匡氏出租护坟地的一份契约内容如下:

立承认字人匡克炳,今认到兴朝公夫妇墓下陆地一分,计种二斗,坐落祁家冈保,小地名南河沿。凭同户族言明远年耕种,每年地稞细表钱二斤,爆竹一挂,酒席一桌,定期清明前一日预备。如有违约,将地推出,归管祠公人另批另佃,不得拦阻。恐口无凭,立此承认字为据。

凭中户长匡锡三和斋克林

高子纯笔

禹九敬之重仁匡克炳(押)

中华民国十三年夏正三月初八日具【49】

除了这份契约外,匡氏还将另一处老坟的两块护坟地“共同集议,批于王佃耕种,每年清明酒饭一桌,细钱纸洋一元,老坟要时常照顾包筑”【50】。从以上两个租批的内容来看,匡氏坟田佃户所交的地租主要表现在为田主提供上坟时烧的细钱纸、放的爆竹、一次便饭以及平时对老坟的维护。

其它如天长丘氏桂仙公有护坟“旱地七块”,“每年佃户缴洋二元”供祭扫之用【51】。颍上苏氏护坟地出租后,只要求佃户“每年出资作为香火之用”【52】。灵璧张氏坟地佃户主要是养护祖坟和提供清明节前往祭祖人员“一顿饭”【53】。

从以上各坟田的地租形态看,基本上不存在实物地租,主要实行货币地租或货币地租的转化物形式,但其间仍带有劳役地租的残迹。

此外,坟田中的厝基地是较为特殊的部分,此地的出租也基本上要求交纳货币地租。光绪十五年(1889),徽州黄氏正善堂在出租厝基地时就要求每年交纳地租“英洋一元正”【54】。民国八年(1919),绩溪耿氏对宗祠拥有的厝基地实行出租,但出租前“先须议定价值”,实行交钱后再租地【55】。以上只是对外姓而言,对本族稍有不同。族人在厝基地厝棺免费,但是要长久安葬则另当别论。一般宗族对提供厝基地给族人安葬都不说是出租,实质上采取了通过一次性付款获得永久租佃的方式,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议穴开葬”。宗族对“开葬”主要也是收取货币。光绪二十三年(1897),桐城李氏就曾在坟山开“富”字和“贵”字两号穴,“每号议定价洋五十元”【56】。潜山孙氏在乾隆五十九年(1794)就坟地“议葬,二棺作价足钱一十八千文整”,另在咸丰甲寅年(1854)一次和同治五年(1866)两次开穴议葬时也都要求交纳货币【57】。尽管宗族在出租菜园地、坟田和部分山地时征收货币地租,但是货币地租不是近代安徽族田的主要地租形态。根据国民政府中央农业实验所1934年对安徽全省族田租佃状况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谷租是当时主要的地租形态【58】。

至于地租的交纳方式,主佃之间在租约中都有明确规定,下面的一份契约就很有代表性:

立承租批人方程氏,今凭中租到吴稳德堂名下田柒亩半,堡內土名黃塘比冲。当日面议,每年秋收时送门交纳下午过风谷捌石,不得拖延短少。倘遇岁歉,照瓯山宗祠悬牌为例。其田东宅亲发并无佃首,如有欠租及荒芜私佃等情,任凭另召无辞,决无异说。犹口无凭,立此租批存据。

光绪二拾七年三月日立租批人方程氏仝男松保母(押)

凭中人汪文耀(押)

余租得(押)

代笔人方松寿(签字)【59】

在族田交租时间上,大多宗族定在秋收后冬至前。在质量上,基本要求“午后干谷”,并且是“下风谷”,也就是晒干扬净。关于如何交租,主佃双方在租约中也有明确的规定,绝大多数宗族都要求佃户“挑送上门”【60】。在太湖,需要“送租的对象,多是路近公堂田租”【61】。有的在租约中具体规定送交到指定谷仓。民国二十一年(1932),徽州陈桂和佃李集福堂田,要求将租“送至东仓交卸”【62】。但是,也有宗族是直接派人到佃户家中收取。绩溪霞间高氏“上、下两季,本祠收租以管理领导派下人等一仝到佃人家沿门收取”【63】。这种上门收租的方式当属少数,不多见。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