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研究(7)

时间:2012-05-07 21:02来源:中国近代史 作者:王志龙 点击:

(2)地租率。租率是主佃之间关系最为核心的内容。据笔者对1942年到1946年绩溪胡氏亲逊堂收租流水帐目(缺1943年记录)厘定后的统计,4年所有交租佃户的总交租笔次(一户一年交租一次)中,租率在40%及其以上的笔次只占总笔次的3%,且最高租率不过43%;在30%到40%之间的占21%:在20%到30%之间的占50%;在10%到20%之间的占18%;少于10%的占8%。4年间,佃户平均租率只有25%。以上只是就正产稻谷的租量而言,如果考虑到小季作物不收租,则平均租率还要低一些【64】。亲逊堂的租率是否是特殊情况,未必。土改前夕,绩溪龙川胡氏宗祠26宗祠田中23宗租率明确,实际地租率最高33%,最低8%,平均租率21.43%。龙川学校26宗学田中16宗租率明确,实际租率最高32%,最低23%,平均租率25.38%。万安公祠22宗祠田中21宗租率明确,实际租率最高32%,最低14%,平均租率21.90%【65】。1950年,歙县呈坎罗氏宗祠的一份土地登记表表明,28宗田的实际租率都在33%以下,最低的只有9.01%,平均租率18。74%。贞靖罗东舒先生祠整理地籍登记表中,35宗祠田中26宗田租率明确,实际租率都在30%及其以下,各田差距很小,平均租率是29.96%。此外。罗士元公祠整理地籍登记表中,32宗田的实际地租最高38.43%,最低3.73%,平均租率15.85%(以上平均租率均为笔者依据资料算得)【66】。民国时期,黟县南屏叶氏宗族共有祠田300多亩,实际平均地租率只有30%左右【67】。在近代徽州,一般地主出租土地的租率在50%左右【68】。与此相比,族田的租率就非常低了。

族田低田租的现象在近代安徽的其它地区同样存在。太湖县“私田租重于祠田租,特别是私人活庄零星田租额重”【69】。长丰陶氏宗族大约有族田400余亩,全部出租,“租率较一般地主田要低”【70】。1948年,六安高皇乡徐德为佃种尚家公堂田1.8石,地租实行活租制,基本是“三七分”,租主得三分,佃户得七分【71】,租率也就是30%。

近代安徽族田租率尽管各地存在差异,但总体上租率都较低。1934年前后,安徽平均物租率40.36%【72】。如果将上列各地宗族的族田租率与其进行对比,不难发现族田租率低于一般私田。这也可从许多佃户“争相租佃祠堂土地”、“害怕祠堂撤佃”中得到说明【73】。

至于族田租率为何较低,学界一般认为是自然灾害、佃户抗佃以及政府政策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74】。但是,就灾害的影响而言,“安徽荒年基本都行减租之法”【75】;佃户抗佃和政府政策也具有普遍性。这些具有普遍影响性的因素均不足以解释为何族田租率会低于私田租率。

族田租率低于一般私田租率的根本原因在于族田的特殊性。长丰陶氏建置族田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恤族,为了救济本族无地可耕的贫户,不但允许他们租种族田,而且租额比租种其它私人土地要低得多【76】。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当族田既租给本族又租给外族时,外姓佃户会借一切可能的机会使恤族的内容泛化。先请看民国三十年(1941)绩溪胡氏亲逊祠的一则《本祠秋收启事》,其内容如下:

本祠秋收租谷历来逐渐短少,推究原因。其中不无荒旱之灾,以故原情减让。奸狡佃户因之以发其奸伪,言荒旱希图短纳,每有援以为例者。长此因循以往,匪特逐年短少。将来歹(殆)至颗粒无收。本班执事洞鉴于斯,缘集大众公同议决,原田统收三分,并顶田统收五分,不得短少,倘有荒旱情事,仰该佃户先行谒祠报告,由本祠派人察看,再行斟酌减收。如有刁狡佃户故意短交并顶田,即行起佃,原租田一律六年租,决不宽待。仰各佃一体知照,特此告白【77】。

亲逊祠租谷减少是宗祠在灾害发生时实行“原情减让”和佃户争取减免的努力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佃户由欠租发展到抗租则是租谷历年减少的主要原因。宗祠发表启事的目的就是要加强收租,扭转租谷减少的局面。从后来情况看,效果并不大,以至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三月十八日,亲逊祠会议决定由整租委员会“限期清理,如有抗租者,呈请县府究办”【78】。但是接下来的欠、抗租者还是越来越多。问题不能根本解决的结症在于有本族人佃田并欠租。民国三十五年(1946)的收租流水记录显示,总计126个佃户中,本族45户,有11户欠租;外姓81户,有58户欠租【79】。由于亲逊祠把部分族田佃给了族人,对他们“素抱宽厚宗旨,租分低征”,在灾害发生时还给予更多的照顾【80】,而当他们欠租时,宗祠囿于宗亲关系又不能采取过于激烈的强制措施,以至于外姓佃户不但在歉收时得到“斟酌原谅”【81】,而且借灾害之机尽量效仿本族佃户“希图短纳”并“援以为例”,“长期因循”致使减后租率不能恢复,在减了的租率基础上再减,从而使得宗族对本族佃户的“照顾”在主佃博弈过程中向外族泛化,致使族田租率比一般私田租率低。族田的“恤族性”及其向外“泛化”是近代安徽族田租率低于私田的一个重要原因。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