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经营研究(9)

时间:2012-05-07 21:02来源:中国近代史 作者:王志龙 点击:

二、从传统向近代转型的地租经营

宗族建置族田的目的主要是祭祀、赡族和助学等。除了这些开支以及上交赋税以外,如果还有剩余,宗族就必须考虑如何对此进行充分利用以便带来更多的收益。一般地说,近代安徽宗族对族田地租的经营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即生放、购田和投资工商业。

1.缜密地安排生放

生放是将地租用度后的剩余放贷生息。近代安徽宗族积极从事生放。在皖南,绩溪耿氏“遇有存款至五元以上,须存放生息”【91】。在皖中,潜山孙氏各支派都强调祀田余款的生放。仁傲公祀田“除用度外,余则生放,积累而成百倍未可知也”【92】。庭茂公祀田地租用余由支丁“领放”,“子母相权”【93】。全钦公五房祀田“每年除祭费公度外,五房各签首事轮流领放”【94】。在皖北,灵璧王氏10余亩祭田“俾春秋燕尝之费有所资取,而其赢余之款,积久生息”【95】。近代安徽宗族利用地租余额放贷成为较普遍的现象。

地租放贷的风险较高,致使一些宗族要求“不可图利生放”【96】。事实上,大部分宗族是乐此不疲,其中的根本原因当然是放贷带来高额利润的驱使,但更重要的是宗族为降低放贷风险做了缜密的筹划安排,尽量确保放贷万无一失。

首先,精选管理人。族田地租的生放当然是由宗族管理者主持,但对具体负责生放的人,除了要求有能力、品德高外,还必须家庭较为富裕。绩溪王氏不但要求“公直勤谨”,而且“身家殷实”。潜山孙氏世畅公租余要求“公举殷实老成之人轮管生放”【97】。合肥韦氏地租领放人必是心系宗族利益且有“殷实之家”者【98】。

其次,选准对象和确定利率。为了达到安全放贷,大多数宗族都把族人作为首选放款对象,并且对利息的要求都不高。歙县棠樾鲍氏祀租“支用剩余存圆丝银二十八两,存支丁岳炯处生息,每年清明前交利银四两”【99】。这样,则放贷年利率只有14.3%。休宁汪公会要求借贷户主必是“本族支丁”,年利率约为7%到8%【100】。合肥李氏宗族对生放对象和利息的要求更加严格,“宗祠公项银钱交于族间殷实之家存放生息,归款时现银现钱照偿,不得以滥帐抵公。仍作定限制,其家收谷百石者,存钱不过十串;其家收谷千石者,存钱不过一百串;其家收谷万石者,存钱不过一千串。少存则易归还也。存钱十串至五十串,照月二分行息;五十串以上,照月一分八厘行息;一百串以上,照月一分行息。每年冬月祭祀,各将经手存放银钱带至祠内结算清还,族众再行公议存放,或置田房产业。如有接续存放者,亦须截至祭祠之日,将前此利息缴清,方准接存。至千金以外巨款,应存典生息,利分随时酌议”【101】。李氏放贷规定强调了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只放于本族,并且是“殷实之家”,二是坚持“少存则易还”的原则,根据借贷户收入状况然后决定投放标准,尽量少投。三是利率维持在10%至20%之间,贷多率低。四是祠内结算、公议存放,进一步强化族规家法在族人还本付息中的作用。无论从哪一点看,目的只有一个。保证本息的稳妥回收。

除了族人外,上文的李氏还把数量巨大的积余典存商行。当然,也有些宗族专选商号放贷。六安匡氏“祠租积有国币,即着管祠人跟同公正族绅交存殷实商号,按一分五厘生息。每年或仍七月半将原本利息交出看阅后,将利息收回他处生息或仍交原存之家”【102】。匡氏不是将任何商号都作为放贷对象。而是只选那些“殷实商号”,并且对利率的要求只有年率15%。

至于利率是如何体现宗族确保地租出贷的安全,在此有必要作进一步探讨。近代安徽宗族地租放贷无沦月利率还是年利率基本都在20%以内,而私人间的借贷利率一般都很高。据1930年代前后的调查,“当时农村的一般年息30—50%或者更高”【103】。与此相比,族田地租的出贷利率要低得多。宗族之所以如此,这与国家的法律有关。清政府规定:“凡私放钱债及典当财物,每月取利并不得过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104】。”而民国时期,政府规定约定年利率超过20%者,债权人对于超过部分之利息无请求权【105】。宗族将族田地租出贷利率维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从而使本利的回收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与近代以来政府所规定的借贷利率相比,族田地租的出贷利率还是低,甚至低很多。这又与族田地租的特殊性相关。族田不但关系宗族的存在和发展,更事关祖宗的血食,“可增也而不容减也,……须日增日廓,毋侵毋渔”【106】。作为族田的地租经营,当同一理,“无论置产放息,榷租计利,经理与头首俱要悉心筹画,不许个人私自擅专、揽权作弊。总期有益于公事,垂永久”【107】。故族田地租出贷必须“稳”字当头,在稳中求增。正是因为求稳,不但要将地租出贷给族人,而且是富有者,对外主要选择“殷实商号”。本来贷给族人就对利率的提升是个限制,且很多情况下又是宗族的管理者,利率自然不会走高。此外,殷实族人和商号往往并不是资金需求十分急迫者,这就使得宗族失去提升利率的筹码。但无论如何,对宗族来说,这样毕竟可以稳操收益;对于支丁或商号,可以得到利率较低的资金用于周转。应该说这是互利双赢的活动,族田地租的放贷也就在维持低利率的同时通过双赢获得长期稳妥地开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