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收支管理研究—从“十家管公九家富”谈起(6)

时间:2012-05-07 21:29来源:《安徽史学》 作者:王志龙 点击:

鲍氏管理者的高收入合乎制度规定,并非舞弊行为的结果。再就管理看,鲍氏对管理者的监管是很严格的。征租时,租率有督总、襄事和族长文会共同约定,“书明实贴收租,所俾众佃共知”,以防收租者乱收而中饱。新谷“共同查数后”再封仓。对于擅自开谷仓者,“许支众举首,罚谷十石,归给举首之人。设有人动谷出仓,查明谷数,以一罚十,原谷归仓,罚谷亦归给举首之人,仍将擅动仓谷之人逐出祠堂”。粜谷必有“执照”,否则,“许族众鸣官究追,以杜挪移扯空之弊”[65]。在租谷收支的全过程,鲍氏将管理者置于佃户、一般族众以及族长文会的严密监控之下,并且实行高额的奖励举报制度,将族规和官治结合,严厉惩罚违规者,使得管理者很难动舞弊念头。

房派轮管在皖省江南地区较为典型者还有歙县新馆鲍氏等,限于篇幅,暂不详论[66]。在江北,这种管理方式也为一些宗族运用,肥东刘氏先人楚材公和晋侯公父子留有较多田产,而后人都“在外作事”,通过“公议”,将田产“尽数提作祭田”,并规定由置产者后人刘盛德、刘盛波、刘盛瑞、刘盛全和刘盛鑫弟兄五房“子孙分年轮流经管”,租谷收支有严格的规定,收入主要用于祭祀。管年房年终将收益“向各房报告一次”,接受其他四房的监督。每年租谷收后,“交至公认之保管处保存”[67]。刘氏五房轮管是共同商议的结果,管理规则为刘氏宗族所认可且载入谱中,使得管理房受到他房和整个刘氏宗族的监督,管理弊窦的出现受到抑制。1845年,霍邱管氏雍敦堂田也实行“五门轮流递管,由长及少”,并规定“倘有亏欠,尽在领事人承管”。第二年结账,“长房因所收租息无法生放,估值赔田十石,重公款也”[68]。管氏是从管理结果上加强控制,如果管理者最终没能提供足够要求的收入,自己就必须补足。在这种交足祠堂的、留下自己的轮管方式下,管理者如果中饱私囊,终将自赔,这是管氏管理的高明之处。

房派管理并非房派独占,房派及其具体管理人员受到上自宗族、下自支丁的多方面监督,宗族对管理者也制定了相应的管理规则并严格实行,使得管理者在一艘隋况下很难从族田收支中进行侵渔。从制度的执行情况看,宗族也能够真正施行管理制度,对管理者进行有效管理,最大限度地防止族田收支中的舞弊行为发生。

四、完善的收支程序

如何将族田收支管理好,选择任用优秀的管理人员是前提条件,对管理人员实行奖惩也是必要的,但这些注重的还是开头和结果。其实,管理的疏忽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整个事务运作的具体细节,忽视这些,往往使管理者有机可乘,舞弊业已产生但很难被发现。近代安徽宗族为了管理好族田的收支,对族田的收支全程进行了周密的设计安排,尽量将舞弊的余地缩小。

收支全程主要包括收一储一支三个阶段,对于各阶段乃至全程到底如何筹划安排,各宗族都根据自己的情况而定。

首先是收租。一般情况下,主佃双方事先对租率都有约定,但遇到天灾等发生时,事情得另行处理。合肥韦氏派租稻管事人到田间实际“踹看”灾情,重新商议应交租数,然后“汇齐入仓”[69]。完租时间各家有别,绩溪王氏“上季安苗后三日,下季社后三日,每季晒燥上仓”[70]。耿氏则“须于冬至前收清,冬至日结账,汇交祠首保管”[71]。在征租人员方面也有讲究,耿氏每年催收祠租由两值年完全负责,另派两干事协同,四人互相监督。值年等将租谷收清后交祠首保管,使祠首在移交时对值年、干事所收的租帐进行一次彻底检查。有的宗族为了进一步完善程序,要求收租者在征收租谷时“除注明簿册外,仍应分别填具存根收票,并制票交本人收执,以便稽核”[72]。由于宗族大多在收租前将收租额等告示佃户,通过加入交票这一手续,其实是发挥佃户对收租人的监督。

其次是储管。需要保管的不仅是租谷,还有银钱和账簿等。就租谷管理而言,主要是封仓和锁钥的管理。歙县棠樾鲍氏要求“仓廒钥匙交司祠收掌,凡遇粜谷,司祠管年眼同开仓见数”[73]。体源户“仓廒钥匙交督总收掌,发谷日协同执事人验封开闭”[74]。敦本户仓“每年租谷归仓后,司祠与体源襄事人公共封仓,至次年二月初十日验封发谷”,平时不许开仓[75]。绩溪邵氏“宗祠锁钥应由首事者轮流执管”,在“每岁正月定期换班,接手核实交代”,并且规定“非本祠公事不得私行启闭,以绝流弊”[76]。总之,谷物仓储时,封仓、开仓公同进行,平时无特殊情况不许开仓。钥匙实行专管或轮流管,轮流交接必须核实。钱账基本采用分开管的方式。绩溪王氏祠堂帐务在经理四人中择一人管钱,一人司账,“不准一人独揽”[77]。耿氏“祠首二人除公匣契约簿据等项推一人保管外,一司银钱,一司账目”[78]。此外,宗族对账簿的保存也很慎重。婺源李氏祠内簿据“概由总理保管”[79]。六安匡氏将“历年收租出卖开销及祭年花用诸帐登人大总簿,藏于柜中”[80]。账簿和钱谷同样重要,账簿的丢失必然给侵渔钱谷提供了机会。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