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收支管理研究—从“十家管公九家富”谈起(7)

时间:2012-05-07 21:29来源:《安徽史学》 作者:王志龙 点击:

最后是支出。支出管理的难度较大,因为宗族的支出不仅数量大,而且种类繁多。如何从程序上防止漏洞的出现至关重要。祭祀办胙是宗祠一项比较大的开支,我们以此作说明。在胙物的采购上,歙县新馆鲍氏“元旦烧年每节俱定用物数目,时价公算”,“其谷支付,当年元旦照十二月二十五日时价,春祭照正月初五日时价,冬祭照十一月初五日时价,烧年照十二月初五日时价”,祭品“买日斤两复秤”[81]。胙物从市场上购回后,棠樾鲍氏不但要“复秤”,而且“俱要上年已管者执秤,下年接管者见数”[82]。祭祀结束后,如何发胙也很有讲究,否则胙肉滥发也会给经手者中饱提供机会。婺源李氏针对此有详细规定。

一、百岁寿翁给胙肉十二斤

一、九十寿翁给胙肉六斤

一、国外留学生得有学位者给胙肉六斤

一、大学毕业者给胙肉四斤

一、专门学校毕业者给胙肉二斤

一、高级中学毕业者给胙肉一斤八两

一、初级中学毕业者给胙肉一斤

一、高级小学毕业者给胙肉八两

一、总理给胙肉四斤

一、协理给胙肉三斤

一、监察给胙肉二斤八两

一、祠任给胙肉一斤八两

一、祠首给胙肉一斤

以上各校毕业生均须曾经立案之学校,得有证书,由祠验明方可领胙[83]。这样,李氏在发胙时就真正做到给谁发、发多少,多少胙物及流向非常清楚,不存在有滥发的余地。总体看,宗族都很注重从办胙支出的物数、斤两、价格和支出方向等方面加强控制,尽量将漏洞降到最小。当然,这样的思路也体现于其他支出方面,合肥韦氏对族中学子的奖励支出就是如此。“族中有入泮者,公给喜钱十千文;补廪优拔者,公给喜钱十五千文;乡试者,公给川资十五千文;登科第者,公给喜钱三十千文。”[84]将何人因何得多少钱清楚地记入账簿,这和婺源李氏管理发胙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上只是对不同宗族在收支程序的不同阶段上所作的安排进行了研究,为了更清楚地了解宗族是如何对收支全程加强控制,试以清末歙县虹梁程氏宗族对德卿公祀产的收支管理作说明[85]。

程氏族田包括山、地和田,田是收入主体,“为祭祀根本”[86]。向来受到程氏重视的租田收入主要是租谷及其所兑银钱,支出数量大、方向多,但以救济族众和祭祀支出为大宗。下面我们就从租田收支的主要方面对程氏如何具体化程序作一探讨。

第一步,收租。程氏族田收租由“司匣四人共同经管”。因为田租全是硬谷租,所以要求“俱照额租收谷人仓”,并且“不准收银钱作谷”。如果真的遇到天灾,佃户强烈要求减租,宗族也会根据情况妥善解决。首先佃户必须在所耕田地受到伤害的情况下,将受灾情况报告司匣,并“请看验”。接着,“四司匣共同临看”。如果谷物确实受到伤害,四司匣必须“公估应让若干,责其实交若干”。最后,司匣要将实际收到的谷数以及减免情况“批明租簿”。收租定时定点进行,按照惯例,四司匣“每逢二、五、八日临仓公收”,并且按照佃户号数进行,佃户交完租后,司匣必须“给佃户收票为凭”。收租要做到“所有租谷必须年清年款,不得任佃户挂欠”。实际上,做到没有佃户欠挂很难。如果有佃户欠挂,司匣必须将欠户汇总,于当年十月初一日把清单呈送分长,但“四司匣务于霜降之前追找清讫”。

四司匣不是把租谷收完了事,而是到第二年六月十五日算账之前将该粜租谷粜完。粜谷必须遵守“每号不准过五担”、“支下粜谷者照议定时价每担让三分”和“司匣不准买匣内谷”。然后按照下列程序进行。需谷户先到司银钱者那里登记并领取记有需谷量的小票,拿小票到司租簿者那里,“司租簿者照小票换大票,司封司仓者然后开仓照大票换号付谷”。需谷户支付的必须是现银,司封司仓者“收下谷银随即按号公封,交司银钱者收”。到此为止,租谷的征收任务才全部结束。接下来主要就是如何保管银钱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