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安徽族田收支管理研究—从“十家管公九家富”谈起(8)

时间:2012-05-07 21:29来源:《安徽史学》 作者:王志龙 点击:

第二步,保管。粜谷当天,司匣“请四分(正副)长八人齐集于司银钱者家,查核租簿,照数结算”。在结算准确无误后,大家一起“将所有卖得谷银共同并兑,每封五十两,零头银另包,一并谨封,标注年月号”。最后,由“头分长书押交司银钱者收”。规定量租谷粜完后,余谷仍由四司匣封存保管,一直到当年九月十五日开封发救济谷。

存银是不准借出的。平时公事支用时,要议定办何公事,四司匣要把四分长全部请到,然后才能拆封。分长根据需要支用的数目,只能按照议定的“曹平九四兑九五色银”,“当公兑出交于四司匣”。剩下的银两由“四分长重复加封书押,交司银钱者收入银匣,司封者将银匣加封交司银钱者收藏”。每年六月十五日算账,司匣都要将过去一年用剩的银钱“呈出公验”。

第三步,支用。钱谷从匣中出来后到底流向伺处,程氏宗族对此进行严格控制。就义谷的发放而言,义谷主要用来资助族中鳏寡孤独及废疾者,初领义谷者必须经过一系列手续。首先,本人向支长提出领谷要求,讲明自身条件。接着,支长对申请者的实际情况进行考察,如符合资助条件,等到六月十五日算账时,支长代申请者向各分长“申明”。最后,经四分长共同议定后,叫司匣将该人名“登入发义租簿”。这样,只要以后每年该支丁符合规定条件,就可以在九月十五日领租。至于祭祀费用的支出,因为种类较多,我门选择支出较大的标祀颁胙作为考察点。程氏司匣四人无论谁承办标祀,将银钱领出匣后发胙部分必须按照下列数目支出到人。

一、支下年六十岁以上及司匣标祭到坟,匣内各给舆金二百四十文外,另穿轿税钱三十文,一同交给,不疏懒总穿,混于轿金之内,致坏轿金定例。

一、标祀到墓支丁折胙。

黄里充每人给盘缠钱二十文。

山坑给筹一根,议定给折胙钱二百文,永为定规,□□□□□增。

□□□□□□议定给折胙钱三十三文,永为定规,不得再议加增。

一、标祀支丁年七十以上不能到墓者,照到墓支丁给每处胙一股。

一、标祀支丁年七十岁以上仍到墓者,加胙一倍。八十岁以上再加一倍,照旬年倍之。

一、新冠到墓标祀者,司匣须查明宗祠上过冠礼,然后发胙。如未上冠,不准给发。

一、迁居淳安、休宁支派来里一同到墓标祀者,除照例颁胙外,每人另给盘缠钱二百文。

以上只是考察了程氏宗族管理田租收支的主要方面,至于地租、山租和田租收支的其他方面,程氏在收支的各环节上都有类似的考虑和安排,兹不赘述。

综观程氏族田收支全程,不能不为该族详细而周密的规划安排而惊叹。在如此具体而完善的收支程序中,不要说舞弊的机会很少,即使有舞弊发生,也会很快暴露而得到及时处理。

透过近代安徽宗族对族田收支程序的筹划安排,我们完全可以看到他们对保护族产安全的渴求,也正是这种内在的需求,激发了宗族在收支程序化管理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制度创设,细化并完善了收支管理,从而在程序上将族产的收支置于一个比较安全的地位。

五、结论

通过对近代以来安徽族田收支管理的研究,我们认为“十家管公九家富”说没有真正看到近代以来富者走上管理岗位主要是人员选拔任用制度导致的结果,忽视了在宗族努力下所实施的严格的监管制度和完善的程序使管理者很难通过舞弊致富。此外,该说对宗族管理好族产的愿望要求和能力估计不足。保护好族产至少是族内大部分人的共同愿望。为了把族产管理好,他们真正做到身体力行。黟县余石州管理祀产,不但“未尝取涓滴”,而且“悉心经纪,更能拓产置田”[87]。宿松汪光硕“生平管理祭会财产,丝毫无所苟”。其子汪际和“善亦如父,管理龙官湖数十年,每阴行其德”[88]。寿县袁道林在管理祠务期间,由于“长子家希不务正业”,他居然将其“谏诛”。族人对袁道林的行为表示极大赞赏[89]。这些一方面说明管理好祠产是大家的共识和要求,另一方面说明宗族有能力执行管理制度。正是因为管理好族产是众望所归,宗族制定了较为健全的管理制度,所以在正常情况下宗族能够对族田的收支进行有效管理,管理者通过舞弊而富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十家管公九家富”概括的不应该是管理中的舞弊者,而是走上管理岗位的富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