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近代以来安徽池州圩田开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评析(2)

时间:2012-05-07 21:38来源:《古今农业》 作者:谈家胜 汪志国 点击:

其二,筑堤围垦,消除寄生钉螺,改善了生态环境。“本区沿江原属古长江水道,后因江道变迁,水面退缩,遗留下一系列湖泊……,主要湖泊有升金湖、十八索、黄泥湖、白沙湖、小七里湖、太白湖等千亩以上湖泊20多个”,[15]湖区水草连连,芦苇丛生,钉螺密布,因而“池州是血吸虫病重流行区”[16],生态环境恶劣。建国后“中央血防办公室就将贵池县列为全国10个血吸虫病流行重点县之一”。[17]。上世纪60—70年代,全区推行水田改旱地的灭螺举措,针对钉螺密集的河湖滩地,开展大规模的围垦灭螺运动,其中以贵池的“东南湖”和东至的“七里湖”围垦影响最著。东南湖是贵池城南齐山湖、平天湖的合称,是白洋河水在此潴留而成,全湖面积42.2平方公里,“湖内钉螺密布,疾病流行”[18]。1964年11月,安徽省委批复同意贵池县委的“结合灭螺围垦东南湖”的报告,翌年冬“东南湖围垦灭螺工程”施工。该项围垦工程历时10年,至1975年竣工,终于围成“东南湖圩”,“保护耕地3万亩(内新垦耕地2万亩),灭螺面积2900万平方米,占该区有螺面积的99%”[19]。七里湖位于东至县西郊,东流镇南,西滨长江。“旧时西受江水倒灌,东南纳尧渡河和太白湖的断港河来水。汛期,江河湖成为一体,浩淼不分,洪水泛滥。枯水季节,主湖、子湖及河道才可分辨,积水面积小,湖滩草场辽阔……湖内杂草丛生,钉螺密布。有螺面积达3200多万平方米,是血吸虫病的流行区”。[20]1975年,东至县委、县政府发动全县人民对七里湖进行综合治理,历时3年开发成“七里湖圩”,“围垦灭螺2850万平方米,新垦农田5万余亩”[21],“基本上实现了送走‘瘟神’献粮棉的奋斗目标”[22]。现今“七里湖圩”区人民安居乐业,“旱则引水浸润,雨则堵塞水门,水随人意走,千家灌乐稻,满目好田园”[23]。经过40多年的围垦殖综合治理,“全区共消灭有螺面积2.97亿平方米”[24],生态环境大为改善,“昔日钉螺密布的湖滩地变成了绿树掩映的工厂区、住宅区和重点产棉区”[25]。

其三,阻隔洪水于城外,改善了池州城市环境,便利了公路交通。池州作为州府建制,始于唐高祖武德4年(621年),治所起初在石城(今贵池区石城村),唐永泰元年(765年)迁移至贵口(今池州市),翌年开始筑造州城。历史上池州城四面环水,秋浦河横亘于城西北,白洋河绕行城南门和东门外,并与白沙河相合,于下清溪注入长江。因此,池州城及其周邻的双桥、里山、清溪、江口等乡镇常受水患侵害。每遇大汛,“内有白洋河山洪入侵,外受江水倒灌顶托,(常)形成一片汪洋”[26],不仅贵池与青阳的交通受阻,城内街市也常遭水漫。历史上池州城罹此水患甚多,近期如“道光十一年(1831年),发生了秋水,漂流房屋,冲毁农田,城市行舟”[27];“民国20年(1931年)6—7月间大水……城内行船”[28];“1948年7月大水,长江池口水位7月30日达15.49米,沿江圩口大部分溃决,水浸池州城”。[29]自1965年—1975年,结合灭螺,贵池实施起东南湖围垦工程,“在杏花村切岗,使白洋河改道与秋浦河汇合,由池口入江;新建下清溪江堤,白沙湖和白洋河堤,围成一个东南湖圩”,[30]从而阻隔洪水于外,保护耕地3万亩,池州城也被圈在圩内。此举“既增加农业收入,又消灭了钉螺,维护了交通,为城市发展创造了条件”[31]。现今“东南湖圩”区与历史上开发的其他圩田共同构筑起池州沿江圩田的整体网络,不仅保护着池州沿江区域的85万亩耕地、78万人口,也保障着自东向西贯穿境内的318国道及沿江高速公路的畅通。

二、夹江束水,压缩河湖水面,生态水灾频发

近百年间的大规模圩田开发,确实使池州沿江区域变换了新姿,昔日稀有人居的滩涂地已成人烟稠密的粮棉生产基地。但伴随圩田的开发而产生的环境改变的负面影响也从未消停过,主要表现在生态水灾频发方面。

其一,临江筑堤,压缩江面,造成行洪困难,易酿成江堤的溃破和漫顶水灾。长江流经池州长达161公里,基本流向保持西南一北东向,但由于在地质年代上受到南北向和东西向两组断裂的影响,江道多呈南北向、西东向相间的态势,故“江岸弯道多,洲滩多,河湖汊多”[32]。每年4月江水开始上涨,5—8月进入汛期,历史上这些洲滩、湖汊成为长江大汛的蓄洪和行洪区,“一片汪洋,江河湖成为一体,浩淼不分”[33]。清末民国年间,沿江一带围垦兴起,临江筑堤,圩田散布于江滩湖汊间,客观上压缩了江洪的下泄面宽,刺激长江水位的进一步抬升,兼之“这些圩堤身单薄,防洪能力极差,每至汛期,险象百出”[34],崩坍、溃口、漫顶等生态水灾时常发生。如“清末至民国期间,原东流县(1958年与至德县合并成东至县)圈筑大小圩口30余处,由于堤身窄小,年久失修,每遇山洪暴发,江水顶托,多被溃口成灾”[35];贵池县的沿江圩田“从1922年至1949年的28年中,有6年破圩”[36]。一旦溃堤的生态水灾发生,不仅圩田成为泽国,圩区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受到极大的威胁,如民国20年(1931年)人夏后,淫雨连绵,长江水位陡涨,东流大小圩堤20处先后溃决,“数十里尽成泽国,秋浦田禾悉数漂没,庐舍倒塌者无数,平地水深丈余,本年被灾农田27.6万多亩,淹没房屋1万多间,灾民13万多人,死亡者竟达730余人”[37],其中尤以7月10日广丰圩的溃破惨状最重,“一日之间,四野田庐,尽成泽国,淹死约二三百人。”[38]1954年又发生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特大水灾,汛期暴雨集中,强度大,长江水位来势猛涨速快,洪峰水位高且持续时间长,致使“全区溃破大小圩口l34个……成灾面积48.87万亩……冲倒房屋76607间,死亡467人”[39]。此后贵池、东至两县通过并联圩堤,强固堤身,提升圩堤高程等系列水利建设举措,使沿江大堤得以坚固,先后抵御住1983年、1991年长江大水,但江洪与江堤问攻防的矛盾关系,并不因江堤的高大坚固而化解掉,它必将永远存在下去。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