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微子封建考(3)

时间:2012-06-25 08:12来源:历史研究 作者:陈立柱 点击:

笔者也相信宋之宗邑是微子受封建立的,但理由与田先生不尽同。田先生如此说是他相信商汤之都在濮水流域,濮与薄通,薄又与亳通,以故亳是因濮水而得名的。至于另一个理由,即将“汤有景亳之命”会诸侯承大位为天下共主,改为“景亳之会”,即会诸侯以伐夏,发挥皇甫谧、杜预等人的成说,并据所谓的考古资料定其地在曹、卫之间,没有提供直接证据,可以不论。薄邑既为宋之宗邑,即宗庙所在,微子为宋之始祖,则薄为微子所居应该没有问题。有一件事也可以为之佐证,就是微子不仅居于此,也老死其地。《后汉书·郡国志》梁国薄县,刘昭注云:“杜预曰:‘蒙县西北有薄城,中有汤冢。《左传》宋公子御说奔亳。其西又有微子冢”。(注:孙星衍《汤陵考》认为刘昭注系引《春秋释例》文,“微子”冢当为“箕子”。柱按:刘昭引文,“汤冢”以上为杜预文,以下引《左传》文不见杜预说,可知刘昭谓其西有微子冢,乃另有所本。微子冢,汉魏以后文献记载凡有三处。另两处是:《元和郡县志》卷10《河南道五》:“沛县微山,上有微子冢”;《水经·济水注》:“济水又北径微乡东”,并引杜预曰有微子冢。后一记载不可信,下文有考证。微山上的微子冢,当为微子后人迁其地而有之,非微子死其地亦可知。明清以后商丘也有微子墓。)商亡时微子年岁已过耄耋,因此其死于薄邑应该是居其地不久发生的事。微子居薄邑,则文献另一记载也易理解,并可以与之互证。《吕氏春秋·诚廉》载:周王“使保召公就微子开于共头之下,而与之盟曰:‘世为长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诸’。”王为周武王,可见武王曾派使召公与微子歃血为盟,周许诺微子长侯位置不变,世代继之,并奉有桑林之祀,私有孟诸之利。孟诸又叫孟豬、孟渚、明都,在薄邑东南,古代是十大著名的泽薮之一,其水盛大时当距薄邑不远。(注:《水经·济水注》引“《尚书》曰:‘导菏泽,被孟豬,’孟豬在睢阳县东北。阚駰《十三州记》曰:‘不言入而言被者,明不常入也,水盛方才覆被矣’。”又《墨子·兼爱中》:“古者禹治天下……东方漏之陆防、孟渚之泽,洒为九会”,九言其多;陆防,毕沅以为即大陆,古之巨野泽;说明菏泽以南迄于孟渚,泽薮多甚,水盛大时多所覆被矣。孟渚之水多来自曹国南部,薄邑居其上流,正合适于占有孟渚之鱼鳖草木之利。)如此,微子私有孟渚之利,居薄邑最为合适不过,若在商丘就隔有空、蒙诸泽而不方便了。

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多说几句,就是殷末微子的封地。作为帝乙的长子,微子封于何地,先秦文献没有明言。《礼记·王制》疏引《郑志》以为微、箕皆在圻内,《论语集解》引马融语:“微、箕,二国名;子、爵也”,疏曰:“王肃云:‘微国名,子,爵,入为王卿士’。肃意盖以微为圻外,故言入也”。可见微子究在圻内抑或其外,汉魏学者说法已相互矛盾。其实,商之圻内有多大,又包括哪些地方,学者也仅是据《诗经·商颂》一句“邦畿千里”而推断的,并无确证。其后,《水经·济水注》云:“济水又北,径须朐城西……济水又北,径微乡东。《春秋》庄公二十八年,经书‘冬筑郿’。京相璠曰:‘《公羊传》谓之微’。东平寿张县西北三十里有故微乡,鲁邑也。杜预曰:‘有微子冢’。”孙星衍据此而言“疑微子采地亦在是”,(注:孙星衍:《尚书今古文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253页。)今在山东梁山北。微子采地在梁山以及杜说微子冢也在此,甲骨金文与早期文献皆不能证实。相反,不少材料说明微子封地在殷都的西边,而不是东南。据朱凤瀚研究,殷后期王族子支的封地,其地望可考者都在豫北西端与晋南、晋东南地区,目的在于屏护殷都的安全。(注:参见朱凤瀚:《商代晚期社会中的商人宗族》,田昌五主编:《华夏文明》第3集,第90页。)最新甲骨文研究也表明,山西境内就有一微国。(注:李雪山:《卜辞所见商代晚期封国分布考》,《殷都学刊》2004年第2期。)这个说法还有文献可为佐证。顾颉刚引阎若璩《四书释地》文:“今潞安府潞城县东北十五里有微子城”,(注:顾颉刚:《三监的结局》,《文史》第30辑,北京:中华书局,1988年。)而宋代成书的《太平寰宇记》潞城县下也有“微子城,在县东北二十里”,嘉庆重修《一统志》潞安府有“微子岭、微子桥”等,可见说微子早期封国在晋南,与商末王族分封情况相一致,也能得到甲骨文及文献记载的印证。或者正是在这里,微子看到周族势力的迅速扩张,感受到殷之将亡而与周人暗中接谋,助其伐纣(详下)。微子与周召公在共头山下结盟,其地在汉河内共县,正在今晋东南与豫东北接近处;若微子封国远在山东,就不会跑到此地与周人盟,而封地在晋南则顺理成章了;纣亡以后若微子回到山东梁山的“微乡”,处在武庚与殷东诸夷国之间,武庚与夷人叛,微子只怕也难免被挟裹而反。商亡后微子居于孟渚之滨的薄邑,周人通往东方的要道地带,则不仅可以避免背叛之胁,也能助周人东服叛国。因此,无论从地理环境,当时商、周族人的分布形势,以及甲骨、古籍记载看,微子封地都应在殷都以西而不是东南。

二、是成王还是武王封建微子

依据现在掌握的资料,笔者认为封建微子的是武王而非成王。

(一)微子不称“宋公”,说明接受成王之命者不会是微子,他也不曾主祀殷先人。《书序》云:成王“命微子启代殷后,作《微子之命》。”今存《微子之命》中有这样一句:“庸建尔于上公,尹兹东夏”,明说封宋时是命为“上公”的。《逸周书·王会解》述成周之会时“堂下之右,唐公、虞公南面而立焉;堂下之左,殷公、夏公立焉。”可见成周之会时,宋之国主是以“公”的身份入朝的,而文献从无记载微子称公之例。不仅如此,《史记·宋微子世家》明言,第一个称名宋公者为微子之侄、微仲之子稽,而不是微子兄弟。若是微子接受了成王之命而不称名宋公,这是讲不过去的。《礼记·乐记》孔疏:“其实封为五百里在制礼之后,故《发墨守》云:‘周公六年制礼作乐,封殷之后,称公于宋’,是也。”郑玄注亦云:“投,举徙之辞也。时武王封纣子武庚于殷墟,所徙者微子也。后周公更封而大之。”这里有几点值得注意:一是武庚受封时武王徙微子出其旧地,别有所封;二是周公曾更封宋而大其地,说明周公所封与此前又不同,有所扩大;三是“称公于宋”,按之《宋微子世家》,正是微子之侄稽第一个称名宋公的。王国维说,商、宋声相近,宋公即商公,(注:参见王国维:《观堂集林》卷12《说商》;又,杨宽也认为宋、商同声通用。参见氏著:《西周史》,第386页。)名宋公即商公才有资格续殷先祀,而微子一系正是在稽当位时才称名宋公、代替武庚续殷先祀的,微子时还是武庚祀商,武庚败后才是宋之国主续殷先祀。不名宋公说明微子未尝主祀殷先,而其封地也绝不会是宋;既曰徙封微子,则微子不可能在原封地为殷长侯了。

(二)宋之宗庙不在商丘,也说明微子不居其地。微子为宋之始祖,始祖所居即是宗庙所在,宋之宗庙不在商丘而在薄邑,说明微子只是居薄不曾都宋。而自薄邑徙至商丘,方可谓之“更封而大其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