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燕子河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建设的巨大贡献(2)

时间:2013-05-23 12:3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斌 丁仕龙 点击:

永佃权平稳的实施了60年,至1922年秋,燕子河的大恶霸地主刘佐廷(外号刘歪鼻子),串通当地的郑小川、余良远、陈先义等中小地主密谋策划,把佃农从享有的永佃权的土地上赶走,企图转庄夺佃,加租加贷,扬言恢复五年一转庄的制度。地主阶级的阴谋,使本来就在痛苦源渊中挣扎的佃户心急如焚,怒不可遏,迫切希望有人能为他们撑腰说话,把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永佃权维护下去。

正在佃户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毕业于安徽法政学堂的刘仁辅,由于接受了进步思想,毅然背叛自己地主阶级的家庭,公开站到贫苦的佃农一边,帮穷人说话。由此一场反转庄保永佃权的斗争开始了。

刘仁辅召集了燕子河地区的佃农代表,在西界岭的忠义祠开会,明确指出真理在佃农群众一边,于是佃农代表们情绪激昂起来,纷纷参与到积极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斗争中来,当即商定由刘仁辅出面向霍山县公署提起诉讼。

佃农们筹集了一些费用,刘仁辅也变卖了部分家产,以县议员的身份(法政学校毕业后,回乡被选为霍山县议员),来到霍山县公署,他拿出佃户们保存的“永佃权”凭证,依据当时法律有关条文,揭露了刘佐庭等地主豪伸盘剥佃农的罪恶行径,为贫苦佃农的利益而据理力争。县知事陈某感到事非小可,遂将讼事上禀,后经议定维持永佃。反转庄维持永佃权的斗争,在刘仁辅领导下取得了胜利。

1923年8月,霍山县公署在燕子河闻家店出了告示,明确规定,永不转庄。为了纪念佃农们的反转庄,维持永佃权斗争的胜利,当地佃农筹款在闻家店刻石碑纪念。石碑现存县博物馆。碑两旁的对联是:述先言维持永佃,清官示打消转庄。维持永佃权斗争的胜利,使广大佃户在一定程度上免遭了地主阶级妄图通过转庄带来的沉重剥削,物质利益得到了有力的保护,因而大大鼓舞了农民投身革命的勇气,为后来的六霍起义奠定了物质基础。

三、党组织的迅速发展,为“六霍起义”奠定了组织基础

徐育三(1900年9月~1933年11月)1927年春在安庆法政学堂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回到了家乡,以教书作掩护,宣传党的政治主张,秘密从事建党工作。经过组织培养与考验,一批进步师生、进步农村青年如刘仁辅、徐轩骥,余良斌、周庆华、刘长根、余玉朝、余良源、余良松、熊仁安等人先后加入到党的队伍中来。

是年9月,刘仁辅又在原燕溪小学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的基础上吸收了余远瑞、余远如、刘朝相、江图年、陈同知、孙少山、姜选礼、罗应周、王先华、龚宗九、纪华宏、陈茂申、吴道明等10余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燕子河党支部,下设土塘、茶铺、长岭三个党小组,刘仁辅任支部书记,并与鄂豫皖边区党组织有着密切联系。

1927年10月,舒传贤(1899~1931,霍山县人)组织成立了中共霍山县支部,燕子河党支部并入为西镇分支部(燕子河在1933年成立立煌县之前属霍山县西镇,今属霍山漫水河),刘仁辅任西镇分支部书记。

1928年1月,中共六安县委(亦称六霍县委)成立,中共安徽省临委决定:六安县委指导霍山县党的工作,根据这一决定,中共霍山县支部书记舒传贤(7月增补为中共六安县委候补执行委员)在豪猪岭召开全县党员代表大会。到会代表20余人,会议宣布将原中共霍山县支部改组成立中共霍山县特别支部,隶属中共六安县委,下辖东北乡、西镇、西乡、城关、南乡5个分支部,驻地东北乡。刘仁辅继任西镇分支部书记。

1928年7月,根据组织发展情况,中共六安县委决定,将中共霍山县特别支部改组为中共霍山特别区委(亦称中共六安县委第五区区委)。隶属中共六安县委。下辖5个党支部,党员50余人,农民占半数以上。1929年1月,中共霍山县委成立,霍山特别区委划归霍山县委领导。

特区委下辖东北乡、城关、西乡、南乡、西镇等5个党支部,徐育三任西镇党支部书记。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