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程敏政及其“鬻题”公案

时间:2008-08-12 06:15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陈寒鸣 点击:

(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    天津市   300170)

内容摘要]   明弘治十二年(1499)所发生的会试“鬻题”案,震动朝野,颇受史家关注。主考官程敏政因此案郁闷而终,举子唐寅等亦因此案而终身不得入仕。本文钩沉史料,通过探蹟索隐地考析,论断这是一场冤案。

程敏政(1446——1499)[1]字克勤,休宁(今属安徽)人。其父信,举正统七年(1442)进士,历官至南京兵部,卒后赠太子少保,谥襄毅,《明史》有传。李贽著《续藏书》,将程信归入“经济名臣”,对其事功多有称道。而敏政撰乃父《事状》,则说他父亲“观政之暇,遍读群经,皆成诵”(《篁墩文集》卷四十一),是个颇通经术的儒臣。景泰六年(1455),敏政十岁,“侍父官四川。巡抚罗绮以神童荐,英宗召试,悦之,诏读书翰林院,给廪馔。”(《明史》。卷二八六,《文苑传·程敏政》)其时任学士的李贤、彭时、吕原、刘定之都做过敏政的老师,而李贤对他的影响最为深巨。[2]成化二年(1466)程敏政进士及第,授编修,历左谕德,进讲东宫。孝宗嗣位,以宫僚恩擢少詹事,兼试讲学士,直经筵。由其《青官直讲》、《经筵讲章》、《文华大训》等来看,敏政进讲经义,深入浅出,例如他以《尚书》“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为“庶民称赞之词”,然后解释道:“‘父母’是亲之之义;‘王’,是尊之之义。庶民感戴皇极之君教导他成人,极其称赞,说天子真是恩育我民的父母,真是君长我民的帝王。若人君不能建极以化民,则是有其位无其德,庶民岂可亲之尊之?故人君不可不究心于皇极之学。”(《篁墩文集》卷三,〈青官直讲·尚书〉)他依据这种认识,要求君主对“芃独”即“庶民中最微弱的”与“高明”即“有官的、最尊显的”应“一视同仁”,不可因前者“微弱”而“凌辱他”,也不可因后者“尊显”便“严惮他”。(同上)他又本孔子“富而后教”说,提出其所谓“万世帝王的师法”:“盖庶而不富,则民生不遂;富而不教,则近于禽兽。故孔子以答冉有之问。然虽一时之言,其实可为万世帝王的师法。”(同上书卷二〈〈青官直讲·论语〉〉)总之,无论其直讲青宫,还是进讲经筵,程敏政都能以儒家思想格君心,力图使统治者能够掌握符合圣道的“皇极之学”。

程敏政政治上没有多少建树。他身为“名臣子,才高负文学,常俯视侪偶,颇为人所疾”,[3](《明史》)卷二八六《文苑传·程敏政》)恃才自负使他仕途不顺,以至“中遭忌疾,晚罪奇祸,经济之用不能尽白于世。其所见不过是进讲经幄,及于储宫,校正《纲目》、预修《续编》之类而已。“(李正阳:《篁墩文集原序》)其一生受到的最致命的一击则是所谓“鬻题”案。据〈〈明史〉〉本传的记述,弘治十二年(1499),程敏政和李东阳主会试。举人徐经、唐寅预作文同试题合,给事中华昶参劾敏政“鬻题”。当时,考榜未发,帝遂诏敏政毋再阅卷,已录者则令东阳会同考官复校。结果徐、唐二人考卷均不在敏政所取之中。东阳据实奏报弘治帝,但言官仍不罢休,欲穷治之。程敏政、华昶、徐经、唐寅俱诏系于狱,并终以徐经“尝贽见敏政”、唐寅“尝从敏政乞文”为由而黜为吏,又以华昶“言事不实”而调南京太仆主薄,程敏政则被勒令致仕。“敏政出狱,愤恚,发痈卒。后赠礼部尚书。”[4]

“鬻题”案震动朝野,引起人们的关注。陈弘谟《治世余闻》上篇卷之二记:“己末(1499)春,程敏政与李西涯(东阳)同主考礼闱。其第三问策题,程所出,以四子造诣为问,许鲁斋一段出刘静修《退斋记》,士子多不通晓。程得一卷,甚异之,将以为魁。而京城内外盛传其人先得题意,乃程有所私,为华给事中昶等所劾,谓私徐经、唐寅等。上命李公复阅,迟三日乃揭晓,言路复论列,欲穷治之。上怒,下都给事林廷玉于狱,落言官数人职,而 程亦致仕以去。”黄景昉《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