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儒、商互济的精神家园——《八说昌溪》(21)

时间:2008-08-12 06:5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吴兆民 点击:
#e#皆碑的。我们在这里还可以从族谱中拿一个例子来说说。
      在昌溪吴氏族谱中,我们可以发现收入有一部非常醒目的《集遗录》。而这一《集遗录》能通过族谱保存和流传下来,却是经历了一番曲折的。
      原来《集遗录》中所保存的是昌溪九世吴仕昭出仕前与一些文人雅士的唱和之作, 共有诗歌50余首, 文多篇, 极其珍贵。这些作品本是仕昭自己保存下来的, 但由于遭遇了官场变故, 以至于散佚。正如同郡祁阊的李义于1524年春在《集遗录》序中所说:“奈何世远人湮, 家罹回禄, 皆煨烬之,余十存一二,残编蠧笥,中视之为糊窗蔽隙,不甚顾惜也。”好在裔孙吴准,于1511年“适见潇湘之图于西山之牖,……由是广询博访,搜幽剔隐,复获希濓之卷、清隐之图于伯氏之家,不啻连城尺璧,如赐百朋也。然历年已久,多为风雨虫鼠之所毁伤,不免字迹磨灭,亥豕不辨,又就有道而正其缺略,模录成帙”。嗣孙吴准自己也于1523年仲秋作《希濓卷记》记写此中过程:“无如历年既久,则颇残缺失次。余生也晚,未尝不为之太息也。噫,石鼓之文尚亦有缺,况兹非金石之质者耶夫?百世之下将欲深探作者之本意,即其子以求其情,即其情以求其道,于其道之所同者会而通之,则庶几也,讵可以文害辞、以辞害意哉?先世遗文必征诸其子孙,而残缺若此,可胜悼哉!于是劳心焦思,广询博访,求什一于千百,疑者阙之,存者订之,用绘厥图,以冠其上,并为之记以传焉。”并续歌识《清隐图》本末, 诗曰:
          伯翁来我岁庚辰,手携清隐云避名。
          东园妙手本好亊,十日始为留其真。
          置之草屋乐丘阿, 忽有访戴来相过。
          壶天山水参差是, 才士睥睨相吟哦。
          自从殂落委尘垢, 虫鼠蠹啮成断朽。
          烟迷雾断尺幅中, 谁复珍惜摩以手。
          旧闻此图今见之,珠璧灿烂腾蛟螭。
          毕方肆雪失纸本, 真迹神物为呵持。
          锦屏山水开新榭, 未及此图多光价。
          沉吟重惜意蹉跎,  漫作狂歌声上下。
      由于吴氏后人的及时抢救和保存, 让我们拥有了这份有关昌溪古人最早的文学遗产,不但让我们从此知道了仕昭能在因谏言遭谴时仍不顾生命危险而复对的根本原因, 是由他所固有的内心世界及价值取向所决定的。不但如此, 还让我们对昌溪古人的文学才情有了直接认识。《集遗录》,认识昌溪古人的又一不可多得的窗口。试想, 要不是昌溪人有着重视文化的良好传统和历史责任感以及对宗族的热爱感情, 是不可能去四处寻觅它的, 即使寻觅到了, 也不一定就能通过宗谱保存下来, 而昌溪人却实实在在地把它留传到了今天。这难道不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吗? 这难道不是值得珍惜和感动的吗? 有着如此热爱昌溪古文化的人们, 昌溪能不在各个时代得到长足发展吗?
      从昌溪学校出来, 朗朗书声在耳际经久不散, 让人感到了新时代的昌溪人的新希望: 就在这所乡间学校里, 你能说不会产生新的吴承仕们、吴淑娟们和吴炽甫们吗?

《八说昌溪》之五环保消防两相和

      环保与消防让人感觉好像是现时代才有的话题,其实在古人的思想深处早就有了它们的根芽,并且有着丰富的实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