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儒、商互济的精神家园——《八说昌溪》(25)

时间:2008-08-12 06:5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吴兆民 点击:
#e#       昌溪的防火成果是极为显著的, 作用是巨大的。
      1945年秋“宝善堂”起火, 由于该房主是农家大户,植物油存放多,还存放了数箱煤油,房屋燃烧产生高温,引起油箱爆炸燃烧,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情况十分危急。义务消防人员接到报警后,数分钟赶到现场。先用水龙取祠前塘水灭火,这个水塘的水几乎被抽干了后又派人迅奔七眼塘拔闸放水。高落差的水势只数分钟时间就把塘水送达到火场附近的溪坑,源源不断地保证了火场消防用水,使火势得到有效控制,阻止了火势向外蔓延,邻居房屋基本无损。1978年“思成祠”起火,要不是七眼塘备有充足的水源, 就会顷刻间化为灰烬。1982年12月,村中一棵千年古银杏树因小孩在树洞内玩火引起火灾,歙县公安消防队赶到后,虽有机动消防泵抽水,但因昌源河水距离太远难以抽取,最后还是通过打开古老的塘闸放水。充足的消防水源保证了两台消防泵始终喷出有力的水柱射向“火树”,经过7个小时的战斗终于把火扑灭。如今古银杏树虽遭灭顶之灾竟然不死,依然枝繁叶茂,成为奇树。古老的塘、坑为新时代的消防做出了新的贡献。
      自古以来卓有成效的消防系统, 不但保障了昌溪人的生命安全和古建筑的安全以及众多家藏文物的安全, 而且也保障了昌溪村的持续发展。
      昌溪绝唱: 唐伯虎四幅名画换来一台手揿消防泵
      唐伯虎价值连城的四幅名画换回一台手揿消防泵,就是发生在古村──昌溪的动人故事。
      现存于员公支祠的所见的一台水龙是清朝末年由昌溪的徽商资助,在上海购买后运回昌溪的。这台水龙可谓是为昌溪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在1945─1953年9年间,老水龙先后扑灭过宝善堂、吴延寿屋、姚水金木匠屋、吴荣生屋等多场大火。
      由于老水龙为昌溪人服役了几十年,部件磨损,压力下降,到1955年时己不能胜任所肩负的灭火重任。当时有人提议更新水龙, 但在解放初期,昌溪人在资金上有了困难, 因为盛极一时的徽商已不复存在, 哪来资金买新水龙? 经村中方佩林、刘文斌、吴庆珊等人商议,决定将吴氏支祠“积善堂”收藏的唐伯虎的春夏秋冬四幅图轴卖掉买新水龙。商妥后,他们先请村里的著名画家吴翊滨对唐伯虎的四幅画作鉴定,经鉴定为真品后决定拿到上海卖给博物馆。这位画家还给在上海博物馆工作的朋友写了推荐信。为慎重起见, 1957年由曾在上海经商的吴庆珊、吴宝珊二人先带一幅到上海博物馆再作一次鉴定, 并顺带了解一下行情。后经鉴定确为真品后, 便将剩下的三幅画一起带到上海博物馆鉴定出售。其中两幅品相完好的以500元一幅作价,另两幅有些破损的以每幅300元作价,合计以1600元卖给了上海博物馆。然后他们用了600元买回震旦铁工厂生产的一台新水龙,用600元买了警报器、水带等,余下部分捐给了昌溪业余剧团。
      昌溪人为了村落的安全毅然作出非同寻常决定,将老祖宗传下来的价值连城的唐伯虎春夏秋冬四幅图轴卖给上海博物馆,换回一台上海震旦铁工厂生产的手揿消防泵,这在后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却成为中国消防历史上的一段佳话。试想20世纪50年代,国家财政很不宽裕,在各单位的经费都很拮据的情况下,上海博物馆斥资1600元买下这四件国宝也是一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现在看来,上海博物馆独具慧眼,为抢救国家文物做了一件大好事,为唐伯虎的春夏秋冬四幅图轴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归宿。可以想见这四幅图轴如果留在昌溪,恐怕就难逃“文化大革命”的劫难,说不定早已湮灭无闻了。
      歙县博物馆成立后,新上任的馆长对昌溪吴氏支祠收藏百余年的唐伯虎四幅图轴卖到上海博物馆,甚为惋惜。1985年国家拨款给歙县博物馆修复几件古字画,由馆长带到上海博物馆请专家帮助修裱。馆长马上想到能否乘机让唐伯虎的春夏秋冬四幅图轴重归故里? 馆长明知难以如愿,但还是禁不住向上海博物馆保管部门负责人提了出来。家乡人对国宝的热爱之情于此可见。
      这里不免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昌溪人如何拥有唐伯虎的四幅山水图轴呢? 这自然与徽商的经济实力和重视艺术收藏有关。据说在清末,吴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