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儒、商互济的精神家园——《八说昌溪》(44)

时间:2008-08-12 06:5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吴兆民 点击:
#e#子里是一个刚直不阿的人。在这一点上他自己是看得很清楚的。正因如此,他在早年即选择了清隐之路。但这种选择却被他的友人给否定了。

      四、从他人对“希濓轩”的吟咏和赞美看仕昭公的美好心志与追求

      仕昭公爱莲,不但爱莲,而且以希濓名轩,表达自己的美好心志。
      对于仕昭公的心志,当时的永嘉人陈民初理解得较为深透。他在所写的《希濓轩序》一文中说:“士生天地,赋稟不同,好尚亦异,昔徽之爱竹,和靖爱梅,靖节爱菊,濓溪爱莲,岂徒然哉?亦各有趣也。吴公仕昭爱莲,以希濓名轩,惟其寓之之深,故好之之笃。诚以涟漪之莲为花之君子,目击净植之莲,宜思所以为君事,不然徒以娱其心目,不契其所归,安取其为希濓?希濓之人亦濓之徒也。以希濂自况, 居是轩,读周子书,自堂而室,涵泳优游,光风霁月之蕴,而后则可以称希濓之名轩,而其乐则无涯矣。”
祁门的李义在嘉靖二年春天时节所写的《集遗录•序》中对此也作如是言:仕昭公“别号清隐‚轩名希濓,意者效茂叔之光风霁月,乐濂溪之乐,以终其志也。”
      嗣孙吴准于嘉靖癸未仲秋所写的《希濓卷记》一文中,对仕昭公的心志有如下体味:“夫遁世以乐志也,托物以寓情也,公慕乎古人者也。故其心必曰:莲为花之君子,周子尝爱之矣,其爱之也,岂徒尔哉?盖取其净植之德耳。是故居是轩,读周子书,得其性命之蕴。”
      以上对仕昭公心志的体味和理解不能不说是深切的。而以下诗作则从艺术的角度,对仕昭公的美好心志作了吟唱和揭示。
      天台人江灝咏《希濓轩》诗曰:
      花中堪比德,惟有水芙蓉。周子昔曾爱,吴生今亦同。
      寓情因托物,学古特追踪。若用资观玩,非知太极翁。

      亭亭外直又中通,清画幽香递远风。
      吾子爱花花比德,高情定与古人同。

      昌水高人逈不群,一轩偏把水云分。
      清时自有金莲炬,无暇希濂作隐君。
      同里之友人吴扩咏《希濓轩》诗曰:
      亭亭君子花,託根在淤泥。淤泥讵能染,净植凌涟漪。
中通外自直,不妖也不枝。香飘清且远,色腻红为姿。
所以舂陵翁,寓意独嗜之。我友家昌溪,芳敷盈前池。
玩之有深契,使以心旷夷。求道固专志,希贤而为期。
于今整征旆,冽冽凉飚吹。成均育才地,多士云集时。
但愿力陶镕,名德俱相宜。
江宁人施孟文咏《希濓轩》诗曰:
大隐昌溪远市尘,每将高志对先贤。
窗前生意宁除草,轩里幽情独爱莲。
                                    又
白发林泉甘潦倒,黄尘岁月任推迁。
等闲悟得先天理,太极图经尚可传。
同郡紫阳人曹□咏《希濓轩》诗曰:
水华出涟漪,托根果清绝。淤泥相掘场,曾不污其洁。
由来质素美,是以不能湼。譬之人处世,正己在风节。
虚灵苟不昧,纷拏讵干亵。以莲喻君子,百卉何敢躐。
吳君负长才,有志慕先哲。所爱既殊俗,践履当勇决。
今兹赴京畿,壮志觐天阙。入海观鱼龙,眼界益超越。
守道心不渝,功名比臯契。伊洛渊源长,愿言步前辙。
休宁人程松咏《希濓轩》诗曰:
周子尝爱莲,所爱非徒尔。后人看此花,因之慕周子。
吳生花满池,爱之良有以。圣贤皆人为,造诣诚在己。
为山九仞高,一篑不可止。
东篱人吕旭咏《希濓轩》诗曰:
面面轩窗向水开,芙蕖万柄绕池栽。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