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俞正燮及《俞正燮全集》的整理

时间:2008-08-22 15:51来源:《中国典籍与文化》 作者:佚名 点击:

俞正燮(1775~1840),字理初,安徽黟县人,清代著名学者,为嘉、道间转变学风之代表人物。其代表作《癸巳类稿》、《癸巳存稿》,便是其傭书心血的结晶。

1989年,由安徽大学古籍所于石、马君骅、诸伟奇承担《俞正燮全集》的辑校任务。这里,仅就本书的标点、校勘和辑佚三个方面,谈谈自己的体会:
先说标点。俞正燮的著作标点很难,尤其是文中下引号、专名号和书名号的标打。俞氏考辨文章,不论是长篇还是短制,几乎都是从历代典籍中引出的文字连缀而成。加以俞氏习惯于意引、串引,引文字面难于严格,多有增、改、省、删之笔。增其人名、地名、国名、年号、称谓等,以明原文所指,极为普遍。至于改句、删节,则千姿百态,数量甚众,有的甚至从原文中跳着引用,原文与己意杂糅不分。更有一些仅凭记忆,与原文字句间有出入。对此,简单的办法,是不标引号,这样虽混成一片,但也难言错误;或都标引号,依据古人“引文以义”的原则,皆作引文处理,似乎也能讲得过去。但事情就怕往深处讲,不标引号,既不便读者,也少了古籍整理的学术性,严格说是没有完全履行“标点”的责任;都标引号,多数情况下可能不出问题,但一出问题就是大问题,就有可能出现汉代人言宋朝事的“硬伤”,或者把俞正燮的论说“标点”成他人的论说了。这样的例子不少,如《癸巳类稿·除乐户丐户籍及女乐考》中引《旧唐书·李绛传》,原标点为“元和时,教坊忽传密旨,取良家士女及衣冠别第妓人。绛论奏,帝曰:教坊不喻朕意,朕缘丹王以下四人,院中都无侍者,令于乐工中及闾里有情愿者,厚与钱帛,只取四人,四王各与一人,亦买卖人也。”文中“帝曰”后虽未加第二层引号,标点不精细,然不为错;但末句“亦买卖人也”,无论是文义抑或语气,作“帝曰”皆不妥,作《旧唐书》撰者所言亦不妥。经查对《旧唐书》原文,此句果不在文内,显系俞正燮断语无疑矣。故正确的标点,“四王各与一人”后逗号应作句号,下引号则应移至“亦买卖人也”之前。又如《癸巳存稿·荅》中引《广雅》,原标点为“《广雅》:‘对畣,曹宪以为俗作对答,失之’,是也。”《广雅》,三国时书;曹宪,初唐时人,有《广雅音释》。《广雅》引曹宪语,显误。经检《广雅》,上文当标为:“《广雅》:‘对,畣。’曹宪以为俗作对答失之,是也。”再如《〈书集传〉批校》中在《伊训》篇“比顽童”等句下有一段文字,原标点是这样的:“《郑语》:‘恶角犀丰盈而近顽童,固此言。’(以下另段)顽童,貌陋而无发也。《吴语》:‘播弃黎老而孩提焉。’比谋。此书所用殆出《吴语》。其意以顽童为嬖臣。”依此标点实难读通。《郑语》:“恶角犀丰盈而近顽童,固此言。”语近倒装。《吴语》下“比谋”二字单独成句,突兀,且与下文俞说不相联系。其实,这段文字不难懂,关键是要查清俞氏所引《国语》中《郑语》、《吴语》的起迄,经查《国语》,果然有误。“固此言”三字当属下句,为俞正燮语;“比谋”二字当属上句,为《吴语》文。中间也不应分段。这段文字,正确的标点应为:“《郑语》:‘恶角犀丰盈,而近顽童。’固此言顽童貌陋而无发也。《吴语》:‘播弃黎老,而孩提焉比谋。’此书所用殆出《吴语》。其意以顽童为嬖臣。”

考据类的古籍,下引号最难打。再博学的人,也难保无误。重要的是要勤查资料,不懂的地方要查对原书,一一搞明白,否则贸然标点,就会出错。有时会既标错专名、书名,又点破了句子。如《积精篇》中原校点稿有一自然段,开头是这样标点的:“《佛说辨正论·内九箴》引汉安帝元年壬午张道陵《分别黄书》云:‘和合之道,真诀在于丹田。’”这一段乍看似无大毛病,但两处书名号有疑:《分别黄书》不像书名,《佛说辨证论》不知何书。一查,果然有误。“分别”,此处作动词义,“《分别黄书》”当改正为“分别《黄书》”;而“佛说辨正论”遍查佛籍,无此书名。其实,书名应是《辨正论》,该书唐释法琳所撰。这样,就又出现了第二个问题,既然不能标为《佛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