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朝初期俄罗斯佐领在北京的生活

时间:2008-08-22 16:53来源:河南中医学院(郑州,450008) 作者:陈瑜 点击:

引言

随着中俄两国关系日趋友好,曾在清朝初期被编入清朝军队的俄罗斯佐领在历史上的活动也被其后代重新认识。作为中俄文化交流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群体,俄罗斯佐领后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也开始活跃起来。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代表来华访问时,经常受到邀请,叨陪末座。同时,他们也是在北京重建东正教教堂的积极倡导者和行动者。2005年6月,他们更是跑到黑龙江对岸今属俄罗斯的阿尔巴津诺地区寻根祭祖。网络上的一篇文章——《俄罗斯佐领并未融入满洲》1,在介绍他们的活动过程时与历史事实相违背的地方也较多。

清朝顺治、康熙年间,清朝军队在历次清剿武装闯入中国土地上的俄国人的战斗中,尤其是在第一次雅克萨战争前后,有许多俄罗斯人投降和归顺了清朝。清朝政府将他们编为俄罗斯佐领,赐给他们房屋、衣服、田产、年薪和妻子,使他们享受着满洲八旗优厚的物质待遇。为了照顾他们的精神生活,赐给他们一座寺庙作祈祷所,允许他们进行自己的宗教信仰活动。自此,在北京就出现了一个俄罗斯移民社团。他们很快地就融入了中国人的生活中,成为了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为早期的中俄友好关系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2。清代学者俞正燮在《俄罗斯佐领考》中还提到一个叫伍朗格里的俄罗斯人于顺治五年降清,他后来在康熙七年间编制的半个俄罗斯佐领首任总管3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撰的《清代中俄关系档案史料选编(第一编)》中,虽没有正面记载顺治朝俘获俄国俘虏人数的档案,但仍能够通过个别档案从侧面了解到抓获俄国俘虏的情况。顺治十年,驻守宁古塔的清军11名士兵将俄罗斯俘虏押送到了北京。因为这11名清兵从东北出发的时候是初秋,而从北京再回去时,因衣着单薄,难以回归,故兵部命人赏给冬衣4

康熙年间,清剿“罗刹”的行动仍然在继续。在俄国的历史文献中,有关这一时期的俄罗斯俘虏和逃人的记载更多。

1670年,从尼布楚来的米洛万诺夫使团在北京的时候,就曾和两名俄国投诚者见过面。他们是“勒拿河军政长官德米特里·弗兰斯别科夫的属下阿纳什卡·乌鲁斯兰诺夫和费奥多尔·普辛的仆人帕霍姆。此二人均已结婚并改奉中国的宗教”[1]。这是在俄国历史文献中最早提到的关于俄国投诚者在北京生活的记录。

1676年,康熙十五年,俄国政府派出的尼古拉·斯帕法里使团在北京期间就打听到了当时在北京有俄国人。他在出使报告中,叙述了当时在北京的俄国投诚者的情况:“现在在中国的俄国人大约有十三人,其中只有两人是在阿穆尔河被俘的,其余都是从边境城寨,主要是从阿尔巴津寨逃跑出来的叛逃者。前年有三个人跑掉,他们由水路顺阿穆尔河逃到松花江口,在松花江被中国人接纳了,并立即送到京都。博格德汗给他们规定了薪俸,让他们结婚,加以任用。现在他们在博格德汗那里教中国人骑马射击和徒步射击。这些情况是他们中的一个托博尔斯克人给自己的弟兄的信中写的。这个人现在被聘到理藩院担当通译,因为他懂俄文,而且也学过中文,用俄文写的各种东西他都能翻译。这些叛逃者常到耶苏会士的天主教教堂去,有的人被派到军中任职。其中一个鞑靼族的奥纳什卡最先跑到中国,颇受器重。……耶苏会士告诉我们,并且让我们看一张地图,图上画着整个西伯利亚和全部城寨,并注明城寨里各驻多少人。这些都是叛逃者向博格德汗提供的,因为他们借此为自己邀功” [2]

斯帕法里在来中国前曾接受沙皇的训令,要他与清朝政府就归还俄国俘虏展开谈判。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清朝政府已经抓到了大量的俘虏。训令说:“如果在中国有俄国俘虏,那么关于俘虏问题,也要与他们谈妥,希望他们的君主博格德汗对君主沙皇表示自己的友好情谊,下令从本国无偿释放全部俄国俘虏,使之返回沙皇陛下的俄国,并且今后禁止强迫俄国俘虏信奉中国的宗教”,作为交换条件,“大君主沙皇陛下将同样下令,让那些在俄国找到的他们的君主博格德汗的臣民无偿返回中国,绝不强迫他们信仰俄国宗教”[3]。如果清朝政府拒绝无偿归还这些俄国俘虏,那么,请清朝政府准许用银子赎买。当斯帕法里在北京就此向清朝政府提出要求时,因为俄国政府对清朝政府屡次提出的归还根特木尔的要求拒不答复,因此,此项提议遭到了清朝政府的拒绝[4]

关于斯帕法里提到的那个托博尔斯克人在理藩院充任中俄文翻译的情况,找不到可以佐证的中文史料,但俄国投诚者在清军中服役的记载在中文史料中可以找到。在《清代中俄关系档案史料选编(第一编)》中,最早出现俄国俘虏在清军中服役的有两个人:一名叫伊凡,一名叫阿嘎凡。这两个人看来在清军中服役多时,学习过满文,水平达到能将俄文译成满文的程度,在清朝政府写给俄国人的文书中充当翻译,&ldqu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