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古典散文的现代阐释(6)

时间:2008-08-22 18:3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陈平原 点击:
#e#quo;源流”,以“文学研究法”包容“文体”。这就使得史家观察的角度,由“文体”转为“时代”。
  讲“文体”,注重的是体制的统一与时间的连续;讲“时代”,关注的则是空间的展开与风格的多样。这里的以“时代”为考察单位,不同于焦循、王国维、胡适之的“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文学”,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之类的表述,着眼的是某一时代的代表性文类。唐诗无法涵盖有唐一代的文学精华,宋词更不足以穷尽宋代文学的魅力。同样道理,骈文也不能作为“六朝文学”的惟一代表。这么一来,史家撰写中古(或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完全可以兼及骈散。孙德谦的《六朝丽指》不妨独尊骈偶,刘师培的《中国中古文学史》则眼界要开阔得多,建安、魏晋、宋齐梁陈各有春秋,并不以任、沈或徐、庾为惟一归宿。
  比刘师培的思路更具挑战性的,是章太炎的全面颠覆策略:六朝确有好文章,但并非世代传诵的任、沈或徐、庾,而是此前不以文名的王弼、裴wěi@⑤、范缜等。1922年,章太炎在上海做系列演讲,论及“文章之派别”时,赞扬晋文华妙清妍,舒卷自如,平易而有风致。至任fǎng@⑥、沈约,“每况斯下”;到了徐陵、庾信,“气象更是不雅淡了”。“至当时不以文名而文极佳的,如著《崇有论》的裴wěi@⑤,著《神灭论》的范缜等;更如孔琳(宋)、萧子良(齐)、袁翻(北魏)的奏疏,干宝、袁宏、孙盛、习凿齿、范晔的史论,我们实在景仰得很。”[20](P85~86)如此立说,整个颠覆了传统学界对于“八代之文”的想像。章氏这一惊世骇俗的高论,乃长期酝酿,且渊源有自。早在1910年的《国故论衡·论式》中,章氏便如此谈论六朝文:“近世或欲上法六代,然上不窥六代学术之本,惟欲厉其末流……余以为持诵《文选》,不如取《三国志》、《晋书》、《宋书》、《弘明集》、《通典》观之,纵不能上窥九流,犹胜于滑泽者。”在《自述学术次第》中,章氏对有清一代追慕六朝最成功的骈文大家汪中、李兆洛表示不以为然,而格外推崇综核名理、清和流美的魏晋玄文:“观乎王弼、阮籍、嵇康、裴wěi@⑤之辞,必非汪、李所能窥也。”在章氏看来,文章的好坏,关键在于“必先豫之以学”。深深吸引太炎先生的,首先是六朝学术(或曰“魏晋玄理”),而后才是六朝文章(或曰“魏晋玄文”)。六朝人学问好,人品好,性情好,文章自然也好,后世实在望尘莫及——如此褒扬六朝,非往日汲汲于捍卫骈文者所能想像。直到晚年讲学苏州,太炎先生仍坚持其对于六朝文的独特发现。
  刘师培1917年方才讲学北大,可10年前已在文坛上独树一帜。《广阮氏文言说》还只是接续清人的争论,重提文章必须是“沉思翰藻”、“有韵偶行”;而《文说》、《文章源始》、《论近世文学之变迁》、《论美术与征实之学不同》以及《论文杂记》等,已初步构建起一个颇具特色的文论体系。这里还想指出,刘氏很早就对“文学史”的研究与写作感兴趣:1905年的《文章源始》引述涩江保的《罗马文学史》,用以论证文体变迁乃“事物进化之公例”;同年,年仅22岁的他,甚至独立撰写出《中国文学教科书》一册。到了讲学上庠,刘师培更将文学史的写作作为名山事业来苦心经营。《搜集文章志材料方法》开篇曰,“文学史者,所以考据历代文学变迁也”;结尾又称,“此则征实之学也”。此等自我表白,再辅以《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之十七“论各家文章之得失应以当时人之批评为准”,不难理解其研究策略与撰述体例(注:《搜集文章志材料方法》初刊《国故》第3期,1919年出版;又见《中国近代文论选》第586~589页。《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由罗常培记录,抗战末年刊行于重庆,现收入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中古文学论著三种》。)。申叔先生在北大的讲义《中国中古文学史讲义》(1917),日后备受学界推崇,连眼界极高的鲁迅,也对此书颇有好感(注:鲁迅对刘师培《中国中古文学史》一书的好感,除了体现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的引述与发挥,更落实在1928年2月24日致台静农信中的褒扬。参见《鲁迅全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