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金瓶梅》书中的徽州方言注释

时间:2008-08-30 05:02来源:徽州文化网 作者:佚名 点击:

  《金瓶梅》斯书问世以来,诸多大家均认为是以山东方言写就。因为《金瓶梅》斯书是从天都外臣序百回繁本《水浒传》第23回套出,有个既定的地理背景。既然《金瓶梅》的故事发生地在山东,用山东方言似乎顺理成章。前贤姚公灵犀就说:“既叙山东事,当然用当地土语。”说归说,他们都没有深入调查研究,只是大约摸估猜而已。正如孟宪章先生在《论金瓶梅语言模式与山东方言说》一文中说得好:“清代的‘蛮’也好,现代的鲁迅先生,郑振铎先生,吴晗先生也好,虽然特别强调《金瓶梅》使用了多少多少‘山东方言’,但他们都没有找出一词半语作为《金瓶梅》的确用了‘山东方言’的实证。所以,他们的‘山东方言’说,实际上是一种阅读印象和无据虚估,并没有作深究细计。至于当今的张远芬先生,虽然‘带着从《金瓶梅》中找出的800个词语,两次到峄县作了方言调查,确认了526条为鲁南峄县方言,并作了释义’。但是,那只不过是一种误解,真正能算得上‘峄县方言的没有几条’……”孟先生还举证了几条张远芬先生误解的实例,否定了张远芬的“山东方言”说。作为土生土长的鲁南人孙天胜先生在《金瓶梅鲁南方言俗语例释》一文中,把“做夜作”断释为“做夜”。他在该条注释云:“做夜,既行房事。(例)第91回,你黑夜做夜作使泛了怎的?大白日打盹瞌睡。《金瓶梅词典》中理解有误。把‘做夜作’三字连在一起解释。其实‘作’字应与后面‘使’连在一起。‘作使’,鲁南人又称‘作索’,音‘作登’。一般用在诉责某人做了让人讨厌的事情。例句中的‘黑夜’之意与鲁南人的习惯说法一致,是头一天夜间的意思。‘夜’,读轻声。”“做夜作”,在《金瓶梅》书中是一个较为简单的容易理解的词语。“做夜作”,徽州方言。晚上加班之谓也。这么简单易懂的词语被土生土长的鲁南人孙先生拆尸拆骨曲解,变成了“典型的鲁南方言”。前辈圣贤“虚估”也好,现今的名家调查“细究”也罢,真正找出山东特有的典型方言俗语的没有。有些持“山东方言”说的名家还“细究”出笑话来。笔者也曾研读过山东曲阜人挂馥撰写的《札朴》,是书成书于乾隆六十年左右。从该书卷九“乡见旧闻”“乡言正字”里记载的:“身体”、“饮食”、“服饰”、“器具”、“禾稼”、“疾病”、“名称”、“杂言”等与《金瓶梅》比勘,也找不着类似相同的词语来。持“山东方言”说的大家陷入了名人名言“无据虚估”的怪圈内,睁着双眼在山东磨盘上瞎打转。
  《金瓶梅》以“语句新奇,脍炙人口”而著称于世。作者大量地采用了八大方言区以外的隔座山头语音不一的徽州方言,实录徽州民众的唇吻口头俗语。“不求字正,但求腔圆”。大量运用同音假借、循音赋字、随音造字,促成了《金瓶梅》“语句新奇”的效果。同时也造成现今广大读者难以读懂、研究者难以理解作品字里行间作者表达的精确含意。用普通话去读,感到十分拗口,而且认为作品中错别字特别多,无法读通。但是,用徽州方言口语去念。读来顺汤顺水,有如与妇孺谈心,琅琅上口。特别是潘金莲的语言,尖锐含蓄,丰富多彩,语含机锋,言外有意,富有徽州妇女精明泼辣的口吻。《金瓶梅》大量采用了徽州歙县南乡及歙县西乡(现今的徽州区)的方言口语,交替混合运用。徽州方言,许多是有音无字的,作者一时找不着正字,而随意按照乡音循音赋字,造字,像录音机一样直录不误。真实地反映了410年前徽州口语语音的自然风貌,表观了不同的唇吻色彩。这些变化多端的真实记音,是徽州方言口语语音的“活化石”。
  在方言三要素中,语音更能突现方言的特色。最具方言特色的语音,只存活于口头上呈现于口耳之间。经写录与文学相结合书面化之后,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