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程朱理学与徽州目连戏

时间:2008-08-30 06:13来源:徽州文化网 作者:陈长文 点击:

    徽州目连戏,在我们徽州广大农村,可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古代生活中,大凡逢灾年、瘟疫、迎神、赛会或富裕人家办丧事,大都要搬演目连戏,以祈求消灾纳吉、人寿年丰、村社平安。
    为什么逢灾年祸岁就要演目连戏呢?这大概与目连戏的来历与思想内容有关。在“目连戏”出现之前,目连救母的故事早在隋唐时代就流传我国。据史料记载:目连救母的故事源于佛教释典《盂兰盆经》,现存敦煌卷子写本《大犍目连变文》、《大目连变文》及《大目连缘起》等,均记述了目连救母的简易故事。至宋代,有了《目连救母杂剧》;元、明间则有《目连救母出离地狱升天宝卷》等问世。但是,以连台本戏的形式、以完整的故事内容、以丰富多彩的表演艺术敷之于戏曲舞台上的,则自明万历年间徽州祁门人郑之珍编演《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开始。郑本《劝善记》作于万历壬午(1582)年,自此,“目连戏”成为一个古朴、通俗、独具风采的大剧种,不仅在徽州各地广泛演出,而且流传于我国东南诸省以至广大的中原腹地。
    目连戏的基本故事内容是:反映傅相一家人的生活与命运,傅相斋僧斋道、施舍穷人,从善而后升天:刘氏(刘青提)杀狗开荤、欺僧逐道,作恶而被打入地狱;傅罗卜(即目连、傅相子)出家得道,终生行孝,寻遍阴曹十殿,最后救出母亲。这样一个出于佛经、简单而荒唐的故事,基本思想就是宣传佛教、道教的善恶有报、因果轮回和儒家的愚忠、愚孝思想。它在灾年祸岁或逢年过节演出,目的就是要人们崇奉佛道、多做善事,要人们“循规蹈矩”,不要“犯上作乱”,听从命运的摆布。当然,其中有积极的一面(如劝人做好事等等),但也不能漠视其消极的因素。至于其艺术价值,另当别论,正如许多专家所指出的:目连戏可说是“中国戏曲的百科全书”,它的综合性、包涵性很广,不仅内容包罗万象,从天上人间到阴曹地府、从神仙鬼怪到官宦人家、普通老百姓生活应有尽有;而且艺术形式多种多样,溶百戏、杂耍、歌舞、小戏以及各种民间艺术于一炉,且台上、台下、演员、观众浑然一体,打破舞台时空的限制,可说是古往今来,戏曲艺术的一份“大餐”和“大拼盘”。
    那么,目连戏与程朱理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程朱理学作为中国儒家思想的正统,和宋代以来近千年中国封建统治思想的核心,在徽州可说是“根深蒂固”,它的思想贯穿于徽州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目连戏作为“徽州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自然也离不开程朱理学的熏陶与影响。我以为,目连戏与程朱理学的关系,可以概括为:程朱理学是目连戏的思想灵魂,而目连戏又是程朱理学的重要载体和传播工具。在徽州古代,城乡百姓,特别是农村群众,特别喜爱看戏(按:明歙县县令傅岩在《歙记》中就说过:“徽俗最喜搭台观戏。”)可以说,农村的群众在接受程朱理学思想的过程中,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看戏、听故事、参与求神拜佛等文化活动来实现的。因此通过目连戏来传播程朱理学思想,自然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事了。其次,从作者郑之珍的出身与时代背景看,程朱理学思想贯穿于目连戏之中,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郑之珍字汝席,号高石,明万历年间的庠生。据道光《祁门县志》载:他“善诗文,尤工词曲,文如怪云,变态万状。高才不第,时论惜之。”庠生,即明清科举制度中府、州、县学的生员,亦即秀才。郑之珍既然是一名闻著乡里的秀才,自然熟读孔孟、朱子之书,满脑子灌的是理学思想,只是由于“高才不第”,才未入仕途,只能在乡里编编戏文、教教私塾而巳。正如他在《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自序中所说:“余幼学夫子而志春秋,惜文不趋时,而志不获遂,于是萎念于翰场,而游心于方外。时寓秋浦之剡溪,乃取目连救母之事,编为劝善记三册。”由于他出身“书香门第”,又生活在万历年间程朱理学思想盛行并达高峰的时代,因此他所倾心编撰的《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就必然深深打上“程朱理学”的烙印。
    那么,郑之珍又是怎样在《劝善记》中贯穿与宣扬程朱理学思想的呢?
    首先,他紧紧抓住了一个“善”字。从善,也就是“做好事”,这是这个剧本的根本指导思想。剧本在开场《元旦上寿》一折,首先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