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刘大櫆的“神气”说(2)

时间:2008-09-26 01:26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马茂书 点击:
#e#

   神气者,文之最精处也;音节者,文之稍粗处也;字句者,文之最粗处也。然论文而至于字句,则文之能事尽矣。盖音节者,神气之迹也;字句者,音节之矩也。神气不可见,于音节见之;音节无可准,以字句准之。

   音节高则神气必高,音节下则神气必下,故音节为神气之迹。一句之中,或多一字,或少一字;一字之中,或用平声,或用仄声;同一平字、仄字,或用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则音节迥异,故字句为音节之矩。积字成句,积句成章,积章成篇,合而读之,音节见矣;歌而咏之,神气出矣。⑧人的思想感情有激昂、顿挫、平静、起伏,发而为声,就有出于自然的抑扬抗坠之音节。音节和语气是分不开的。故他说“神气不可见,于音节见之”。音节的符号是文字。散文句式的特点在于长短相间,错综配合,以表达作者的神情;而汉字异音同义者又比比皆是,任凭你挑选,更提供了调声以充分的有利条件。故他说“音节无可准,以字句准之”。字句、音节、神气,由粗人精,由表及里,他就这样构成了他自成体系的散文艺术论。

   音节问题是刘大?文论的核心。散文虽不同于诗歌,不可能在声律上有“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那样严格的要求,*然而却也有它合乎语气、传达神情的自然音节。优秀的古典散文读来总是琅琅上口,富有节奏感。入选中学语文课文的韩愈<师说》、苏洵《六国论》、欧阳修《伶官传序》、司马迁《屈原列传》、贾谊《过秦论》、诸葛亮《出师表》……

   都是百读不厌的。由音节以求神气之说,为后来桐城派文人奉为不易之论。

   怎样因声以求气?桐城派极力主张“合而读之,音节见矣;歌而咏之,神气出矣”。方宗诚说:“长老所传,刘海峰绝丰伟,日取古人之文纵声朗诵之。””姚鼐亦言:“大抵学古文者,必要放声疾读又缓读,只久之自悟。若但能默看,即终身作外行也。”11桐城派之后来学者如方东树、吴汝纶、马其昶等均以精诵为学古文之要诀。

   以神气论文,由音节证人,这在古典散文艺术的理论上是个新的阐发。刘大?以前,明代古文家如唐顺之等人的文论,虽曾触及了这一问题,但没有说得如此明确。为什么这个问题到刘大?才阐发得如此具体明确呢?先兄茂元有过独自的看法。他认为:音节在文学作品中的重要性早在陆机《文赋》里就把声音和色彩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上。晋宋以后,诗歌有了完整的音律理论,为唐代我国古典诗歌的格律化奠定了基础。刘大?是古文家又是诗人,诗歌里关于声律的理论不可能不对他产生影响。有人认为诗和文体制各别,似乎诗的感染作用“存乎声”,而文则不然,“夫文者言之成章,而诗又其成声者也。章之为用,贵乎记述铺叙,发挥而藻饰,操纵开阖,为所欲为,而必有一定之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