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醉翁亭文化初论——纪念欧阳修诞辰一千周年

时间:2008-09-27 00:47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一、独具魅力的醉翁亭文化现象

淮东胜地琅琊山,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而它的扬名却因一篇千古美文宋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以下简称《醉记》),醉翁亭因此而名列中国四大名亭之首,享有“天下第一亭”之美誉。特别是书法家苏轼书碑《醉记》后,“欧文苏字”相得益彰,成了镇山之宝,更令琅琊山水生辉。文以山丽,山以文传,亭以文名,慕名前来游访者、拓碑者、传抄者及题刻创作着不计其数。文人墨客、达官显贵、香客僧尼等,或赏景题咏,或访古探幽,或朝山拜佛,留下了大量诗文、崖刻、碑刻、书画、音乐、建筑等艺术遗产或遗迹,形成独具魅力的醉翁亭文化现象。“千古吟赏地,琅琊亦称奇。”①奇的是一亭一文居然有如此大的文化效应,使琅琊山成为许多人神往之地。驻足过琅琊山的历史文化名人很多,既有文学艺术家如李幼卿、李阳冰、顾况、独孤及、李德裕、韦应物、李绅、王禹偁、欧阳修、曾巩、辛弃疾、宋濂、杨士奇、王守仁、程敏政、文徵明、王世贞、茅坤、屠隆、钱谦益、王士祯、查慎行、朱彝尊、吴敬梓、赵翼、袁枚、方令孺、丁玲、徐悲鸿、刘海粟、林散之、侯宝林等,还有政界要人如江泽民、胡耀邦、李鹏、乔石、万里、温家宝、许世友、方毅、田纪云等。

琅琊山不仅以其蔚然深秀、泉香亭幽、松清松洁而令人陶醉,堪称醉乡,其实还是艺乡,诗文曲词,书画碑刻,亭台楼阁等亦堪称奇绝。诗词有韦应物《滁州西涧》、欧阳修《丰乐亭游春》、辛弃疾《木兰花慢.滁州送范倅》等名诗名词,流传下来的诗篇约一千四百多首。文除欧公、曾巩所作三亭记,唐古文运动先驱之一独孤及作《琅琊溪述》,明开国文臣宋濂作《琅琊山游记》,著名文人文征明作《重游琅琊山记》,民国知名散文家方令孺作《琅琊山游记》等,均脍炙人口,为山水游记的奇葩。现流传下来与滁州有关的散文不下几百篇,不愧为“散文之乡”,为此中国散文学会和中国作家协会安徽分会于八五年曾在琅琊山举办过“醉翁亭散文节”,吸引王西彦、何为、柯蓝、艾煊、江流等知名散文家参加,为琅琊文化增添新景。曲则有北宋著名音乐家沈遵往游琅琊后所作琴曲《醉翁吟》(一作《醉翁操》),“知琴者以为绝伦”(苏轼《醉翁操》并序),填词者甚多,如欧阳修、王安石、王令、苏轼等,填得最好的是苏轼。至于琅琊书法碑刻,也为世人所重。据调查,琅琊山等处现存唐宋元明清各代石刻三百余块,苏轼楷碑、唐宋隶书石刻在书法史上均占有地位。特别是《醉记》,历代知名书法家用楷、行、草、篆等书体反复书写,构成醉翁亭文化一大人文奇观,直追“书法圣地”兰亭。如宋苏唐卿的篆碑,苏轼的楷、草碑,元赵孟頫的行书碑,明祝允明的草书,文征明的楷书、董其昌的行草木板刻,清黄元治的行楷木板刻等,都堪称珍品。在绘画方面,最受后人重视的是现存琅琊寺内观自在菩萨石刻像,为唐代大画家吴道子所绘,“眉目津津向人欲语”,堪称绝笔。在园林建筑方面,琅琊山不仅以亭见胜,而且还有台、楼、阁、殿、堂、寺、庙、观、祠、庵、宫、斋、轩、舍、塔、桥、廓、榭、园、池、井、门、牌坊等,相互辉映,蔚然大观,点缀山水,和谐统一,凝聚着中国古典园林建筑艺术的精华。象琅琊寺旁的“无梁殿”,“不知何年创建,梁柱皆以砖石为之,规划巍然,为诸殿之冠。”(光绪版《滁州志》)可与南京灵谷寺无梁殿相媲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