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桐旧集》与桐城诗学

时间:2008-09-29 00:14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许结 点击:

 提要:《桐旧集》是今存最全的一部桐城诗歌总集,选录了自明初迄清道光庚子近五百年桐城籍一千二百余人、七千七百余首诗作。该书由桐城学者徐璈主编,在编辑中对前贤所编之乡邑诗总集如潘江的《龙眠风雅》和王灼的《枞阳诗选》有所取资,徐氏病逝后,由马树华、苏惇元续成,刊刻于咸丰元年。后经咸丰三年“癸丑”之乱,是书散佚,直到民国十六年始由乡后学光云锦以方守敦藏原刻本为底本,参校景印,刊行于世。考《桐旧集》之成,一在对桐城乡邑诗歌文献的保存,其中包括诗人本事资料、桐城诗人与当时诗坛硕彦的交往,以及选诗所反映的历史事件等;二在明示桐城诗学的家庭化特征和风雅正则传统。《桐旧集》之编,在表彰一邑诗风之盛,其中内涵了地域文化与时代的特征,而桐城学风对诗风的影响,桐城诗学取径广阔而又以唐宋为宗,亦赖斯集得到明确地展示。
 关键词:徐璈 桐旧集 桐城诗学 风雅传统

 一、引 言
 近人论明清两朝东南学术,桐城文学占显赫地位,尤其在清康、乾时代,方苞以古文“义法”倡,刘大櫆主古文“神气说”,姚鼐论文兼重“义理、辞章、考据”,编《古文辞类纂》为教本,于是桐城文学归奉“三祖” [1 ],致有“天下文章,其出于桐城” [2 ]的说法,究其实质,桐城文学即桐城古文。
 忆及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因插队从南京回祖籍桐城,时生活贫困,食不裹腹,然乡间一二遗贤每言及方苞、戴名世 [3 ]、刘大櫆、姚鼐等仍津津有味,但所言并非被“经典”化的古文成就,而是耳食口传的歌咏诗才与联语妙技。桐城乡邑评议人才优劣,亦尝誉以其诗某语之妙,绝无言及古文“义法”的。有次偶听某说某先人评及某诗作成绩,谓“精选可登《桐旧集》”,《桐旧集》为何?我不甚了解,当时故旧乡绅藏书经“文革”而尽毁,且本人晨昏劳作于田间,既无兴趣也无“奢望”去图书馆查询,只是姑妄听之而已。
 时隔三十余年,“精选可登《桐旧集》”的话和当时一些早年读过私塾的老农用憔悴的手折一枯树枝即能在田间地头的沙土上写下合乎格律且不无意境之诗章的情形,总萦绕心怀。因近年教学科研尝接触到乡梓文献,渐产生了两个疑问:一是在方苞倡古文“义法”之前,桐城文风已兴盛于东南,且方苞生于江苏六合,长于上元,从未居桐城乡里 [4 ],他的学术成就究竟能否代表桐城文学,以及具有多大的普遍意义?二是文学史家论桐城派文学即古文成就,而桐城乡邑文士所重所好独在吟咏性情的诗歌创作(包括近年以弘扬桐城文风为目的而成立的桐城诗社与枞阳诗社)?这里是否也存在葛兆光在他的《中国思想史》中强调的占统治地位的精英思想文化与一般知识信仰的差异 [5 ],也就是说桐城古文学是康乾以降特别是经曾国藩推扬后已成为与统治意志相关的文化表征,而桐城乡邑诸生(包括一些致仕归乡的达官显宦)仍保持着民间文士传统的吟咏性情的儒雅风流?
 对此,我从未想作“颠覆”性的宏论,只是去岁友人从家乡捎来一套复印本《桐旧集》,置之案头,闲时咏赏,似对明清桐城诗学有了些兴趣。于是再寻读早于《桐旧集》的另一部桐城诗歌总集潘江编纂的《龙眠风雅》[6 ],卷首载有吴道新、汤日父作于康熙十六年的题《序》,其中有云:“吾乡方明善(学渐)先生师此意(结按:指前述阐扬乡先哲意),撰《迩训》诸书,桐先哲之芳规懿迹,灿然彪炳。予惜其未附以诗文。……若诗文之遴梓可以萃众甫而播之广远也。文又不若诗之怡悦性情,尤易征而可勒之金石被之弦歌也。”这是表彰潘辑《龙眠风雅》的话,也不失为对桐城诗风之盛的一种解读。只是比较《龙眠风雅》与《桐旧集》,前者限于明代,后者选录明清两朝,卷帙繁富,内容宏实,更具代表性,故拟作一介绍,并提出相关的思考。
 二、《桐旧集》的编纂、成书及流传
《桐旧集》是今存最全的一部桐城诗歌总集,选录自明初迄清道光20年(庚子)近五百年桐城籍一千二百多名诗人的七千七百余首诗作 [7 ],蔚然大观,以致民国初桐城后学光云锦在《景印桐旧集识语》中认为“吾乡文献之存,惟此集是赖” [8 ]。《桐旧集》编者徐璈(1779-1841),字六骧,号樗亭,桐城人,生平事迹,见载方东树《仪卫轩文集》卷十一、《考盘集文录》卷十、马其昶《桐城耆旧传》、刘声木《桐城文学渊源考》,以及《桐城县志》、《续碑传集》、《皇朝经世文续编》等。兹举《桐城耆旧传·徐阳城传》所载如次:
 徐公讳璈,字六襄(结按:亦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