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桐旧集》与桐城诗学(3)

时间:2008-09-29 00:14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许结 点击:
#e#徐氏《桐旧集引》所言“自康熙迄今又百余年,名辈益众”的诗人诗作。从数量上看,后者收录诗人是前者两倍以上,且增有传记与评点。而从两书同样收录的桐城明人诗作来看,彼选此汰,此选彼无,差异也很大。璈侄徐寅、徐裕作于咸丰元年的《桐旧集跋》中称徐编是“合潘本而并选之” [14 ],尚有疑问。这也牵涉到第二个问题,就是徐璈编《桐旧集》时是否参见《龙眠风雅》,或所见是全帙而是残本?徐氏在《桐旧集引》中确言及潘江《龙眠风雅》为总集佳本,但同时又说“湮落无可收拾”。他如徐氏同年友马树华作《桐旧集序》谓“潘氏选本,已不复存”;马其昶《桐城耆旧传》仅谓“《龙眠风雅·古文》一集犹幸有传本”,后光云锦于民国年间撰《景印桐旧集识语》中也认为潘编“久伤残佚”,可见自清中叶迄民国间,桐城文人均未见《龙眠风雅》全帙。推究其因,桐城前贤或谓雕板毁蚀或毁于兵祸,我以为其中回避了一个史实,即康熙五十年因左御史赵申乔奏参的“桐城方戴两家书案”(即“《南山集》案”)[15 ]。该文字狱主角为戴名世,主罪在《南山集》中《与余生书》述及方孝标《滇黔纪闻》并用晚明“永历”年号事,结果该案坐连桐城文士甚众,戴名世处斩,方孝标因已身故,被刨坟剉骨。值得注意的是,该案两主角的方孝标系潘江好友,《龙眠风雅》卷首冠有方氏《与潘木厓书》,戴名世为潘氏传学门生,马其昶《桐城耆旧传》谓潘氏“奇其才”,而戴氏“卒传其学”,缪荃孙《重刊木厓文集序》则谓“潜虚则师事潘蜀藻先生”,且潘氏之“精神一贯,气象万千,遂以开潜虚之俊逸” [16 ]。可以推测,潘江编书之遗民情结和《南山集》案的牵连,应是《龙眠风雅》被四库馆臣列于“禁毁”的主要原因。也正因是书被禁毁,其在桐城坊间既无新的刊本,流传亦十分困难,再加上前述诸多因素,所以《龙眠风雅》在桐城诗学中的地位也就远不及《桐旧集》影响之大。
 二是王灼编辑的《枞阳诗选》。王灼,字明甫,一字悔生,号晴园,又号滨麓,乾隆五十一年举人,选东流教谕。尝馆于歙,与金榜、程瑶田及武进张惠言诸人友善,编有《枞阳诗选》二十卷 [17 ],著《悔生诗文钞》。事迹见载方东树《仪卫轩文集》卷十《先友记》、《清史稿·文苑传》[18 ]、《清史稿列传》、《桐城耆旧传》等。据《桐城耆旧传》载:“(灼)少居枞阳,海峰奇赏之。从游八年,学锐进。”考王编《枞阳诗选》虽亡佚,但其在桐邑诗学发展历程中却具有重要作用。徐璈编《桐旧集》时尊奉为“总集佳本”,而姚莹《桐旧集序》[19 ]所论更具诗史意义:
 窃尝论之,自齐蓉川(结按:名之鸾)廉访以诗著有明中叶,钱田间振于晚季,自是作者如林,是以康熙中潘木厓,有龙眠诗之选,犹未极其盛也。海峰出而大振,惜抱起而继之,然后诗道大昌,盖汉魏六朝三唐两宋以及元明诸大家之美,无一不备矣。海内诸贤谓古文之道在桐城,岂知诗亦有然哉!
 姚氏阐说从《龙眠风雅》到《桐旧集》的桐城诗史,突出的是后选超越前选的总结“诗道大昌”的价值。但他所提到的“海峰出而大振”,确实道出了桐城诗学兴盛的一个重要环节,而作为海峰弟子的王灼所编的《枞阳诗选》虽不能涵盖全邑诗歌成就(枞阳在当时属桐城的东南乡),确是不宜忽略的。
 在《桐旧集》的辑录过程中,徐璈作为主编除了对桐城先贤文献有所取资,于同时人则多借鉴同乡光聪谐(律原)与马树华的有关乡梓文献的整理成果。光云锦《景印桐旧集识语》即谓:“余从祖律原公尝集先辈著述为《龙眠丛书》都百余种,与是集(指《桐旧集》)同时付剞劂。”至于马树华不仅因编辑《龙眠识略》以存乡邑文献,而且直接参与了《桐旧集》的整理编纂和刊行。据徐璈《桐旧集·例言》,中一则称:“此编成书篇卷颇繁,搜辑校订赖同年马君公实之力为多。” [20 ]在徐璈于道光二十一年去世时,《桐旧集》仅刊刻三分之一,后续工作均由马树华与徐氏外甥苏惇元完成。对此,徐寅《桐旧集跋》记述其叔父徐璈捐馆后是书编刻情况甚详:
 (是书)实吾邑文献攸关,惜仅刊刻三分之一,辛丑春叔遽捐馆舍,事遂寝息。己酉秋弟裕归自吴门,每与寅商榷,思续成其事,弟昆亦邮书问讯。明年夏,谘请方植之、马元伯、光律原、姚石甫、马公实诸丈,为之筹画,蒙慨然资助,遂续剞劂。凡计论雠校,公实丈暨表弟苏厚子之功实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