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桐旧集》与桐城诗学(8)

时间:2008-09-29 00:14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许结 点击:
#e#人小传,无论明清,有诗集著录者十之七八,由此可知,桐城在明清时代不仅是东南文化重镇,更宜是诗歌创作大邑。
从地域特征看桐城学风与诗风,最突出的是诗礼传家与平实雅正,这也是《桐旧集》所获最直接的审美体验。与王渔洋以诗学相知的桐城文人陈焯,于康熙丁巳(十六年)撰《龙眠风雅序》[39 ],文中有段论桐城山川人文的话颇具概括性:
 龙眠之为山深秀而迥复,蟺蜒百里为奥区,于天柱诸峰无所附丽,士生其间,禀山川苍迥沉郁之气,人尚实学,不竞浮名。尚实学则含英咀华,先求根抵,风雅乐府,户习家传,虽闺阁童孺之言,必无粗俚寒俭之态;不竞浮名,则适性缘情,各摅才致,外诱莫夺,世趋莫移,故有明三百年来诗体三变,龙眠之名卿硕士与四方分坛立墠者,未尝不声光相接,而坚守朴学,一以正始为归者,固自如也。
 所言“风雅乐府,户习家传”,也正是《桐旧集》赖以编纂的乡邑诗学氛围与文化基础。桐城家族诗人群体的诗歌创作,比如明代著名的方氏三人(方文、方贞观、方世举)、清代著名的张氏父子宰相(张英、张廷玉)、马氏父子诗人(马瑞辰、马三俊),以及前述方氏诸名媛的诗风,皆家传诗学,旨归雅正。在《桐旧集》中,选录的桐城著名诗家如何唐、方学渐、方拱干、方文、方贞观、方世举、方以智、钱澄之、潘江、刘大櫆、姚文燮、姚范、姚鼐、王灼、吴用先、张廷璐、马之瑛等,诗作虽顺时代生历之变,不乏困郁重拙风格,然观其整体面貌,仍当以风雅丽则,适性缘情为主旨。
 桐城诗风平实雅正,与学风相关,所谓诗礼传家,其内涵了对宋以来理学的传承。如明末方氏家族诗人辈出,即以理学名家。据廖大闻编《续修桐城县志》,方学渐、方大镇、方孔炤、方以智四代皆入“理学传”。其事迹如方学渐曾“作《祠规饮胙歌诗》,一准古礼”,逝后“祀邑理学祠”。方大镇逢明季阉竖群小“排斥理学,毁书院”,遂“隐白鹿山与门人讲学不辍,作《居敬论》六篇”。至于方氏名媛,守节有耻,文雅敦睦,其中方维仪编《宫闺诗史》,即力主“刊落淫哇,区分风烈” [40 ]。所以王端淑编《名媛诗纬》,将方氏名媛诗作归之“良士之妻”的“正集”,而与“绥狐桑濮”的“闰集”、“青楼女子”的“艳集”加以区分 [41 ],也体现了桐城的地域学风与诗风。在清代汉学炽盛之际,方苞、姚鼐、方东树等更是以张程朱理学之帜、复兴宋学传统为己任,这在当时虽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但也是与桐邑乡风一脉相承的。值得一提的是,桐城诸多家族是避元之乱从朱熹故里徽州婺源(今属江西)迁到桐城,如“白苓姚氏” [42 ]、“黄华方氏”与《桐旧集》编者徐氏家族等,同样,章学诚也说“浙东学术”“出婺源” [43 ],崇礼尚实,为其共同学风。而诗论家称“晦庵实以理学兼诗学” [44 ],由此渊承思考桐城理学与诗学,诚为一有待探究的问题。
 由于桐城诗人创作多适性缘性,故取径广阔,不拘一途,可谓推宗风雅,思摹汉魏,效法唐宋,承接元明,姚莹《桐旧集序》赞曰“汉魏六朝三唐两宋以及元明诸大家之美,无一不备”,即取意于此。而观《桐旧集》所选,也是诗体兼备,不拘古律,诗风多样,随物赋形。当然,如果从诗学史的角度看《桐旧集》所采一邑之风的创作主流,并推测桐城诗法,我以为兼综唐宋则为其突出表征。在《桐旧集》中,诸如“多尊老杜”(评方世举诗)、“得唐人之三昧”(评方贞观诗)、“如山谷之学社”(评齐岳诗)、“有苏黄趣”(评姚范诗)等,比比皆是。而其中转述当时诗坛评论家的话,如孙中岳诗按语有“沈(德潜)评从盛唐来”,孙元衡诗按语有“阮亭(王士祯)谓有唐人风”,对照诗作,多切中肯綮。如果再进一步对照与徐璈等所编《桐旧集》基本同时的方东树所撰《昭昧詹言》操持的诗论观,如推尊杜(甫)韩(愈)苏(轼)黄(庭坚),主张格调法式与兴象高妙、神韵天成与意趣兀傲的统一 [45 ],实亦相形见意。只是方氏《昭昧詹言》是诗论著述,故特别张扬以“古文法通诗法”,标举桐城“诗法”的理论特征,而徐编《桐旧集》是诗歌总集,意在彰显一邑诗歌风貌,在客观上展示了桐城诗学的兴盛与昌明。

[注]
[1]方东树,《刘悌堂诗集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