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明末士林的集体堕落——以阮大铖为例

时间:2008-10-05 18:34来源:《明代文人的集體墮落》 作者:佚名 点击:

  阮大铖,字集之,号圆海,安徽人,明万历末进士,官至光禄卿,南明弘光朝官至兵部尚书。才华乱飚,被朝廷“双开”期间,百无聊奈,自编自导戏曲以自遣,一不小心,竟操成“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清修《明史》入“奸臣传”。
    
  崇祯二年,明思宗朱由检,也就是崇祯皇帝,即位之后,拨乱反正,万象更新。把持朝政的宦官魏忠贤被斥逐,阮大铖因党附魏氏而名入“逆案”,今所谓“反党集团”,被朝廷“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官籍,削籍为民。这一年,阮氏四十二岁,正当盛年,一夜之间被洗白,自然很不甘心。当时,正值满洲铁骑横行关外,关内也是流贼蜂起,阮氏避居南京,但雄心不死,“颇招纳游侠为谈兵说剑,觊以边才召”,图谋东山再起。这种事,局外人也许无所谓,但局内人却很有所谓。于是有顾杲、吴应箕、陈贞慧等复社名士,共草《留都防乱揭》,也就是“大字报”,贴上街头,要逐他出留都南京。签名者竟多达一百四十余人,其中包括后来成为著名思想家的黄宗羲。阮氏曾试图巴结复社名士侯方域,为他包养名妓李香君买单,目的是通过侯公子化解往日恩怨,求得复社名士的谅解。但李香君不买他的账,复社名士更要穷追猛打落水狗,弄得阮氏进退失据无计可施。转眼间,满洲铁骑入关,挥戈南下,江山变色,朝廷易主。复社名士作鸟兽散,各奔前程,或隐居作遗民,或出仕事新朝,但追忆故国旧梦,说到痛打落水狗阮大铖,仍引为生平快事。

  可以想象,阮氏彼时彼地何等狼狈。清初戏曲家顾彩甚至认为,阮大铖后来在短命的南明弘光朝东山再起,大搞打击报复,闹得朝野乌烟瘴气,是被复社名士的意气所激。顾氏序《桃花扇》:“清流诸君子持之过急,绝之过严,使之流芳路塞,遗臭心甘。”据孔尚任《桃花扇》,中国古代最经典的历史剧,南明弘光朝,仅驻守武昌的大将左良玉,即手握重兵数十万,扬言百万,完全可以凭借长江天堑,如南宋那样偏安百年,但却被南明士林官场的党争内讧玩完了。

  读明末遗史,我也有此同感。明末士林多尚意气之争,严君子小人之辨,在野结社,在朝结党,党同伐异,互相攻讦,形同水火。据著名明史专家谢国桢《明清之际党社运动考》,万历后期,就已有齐、浙、楚三党与东林抗衡。各党借朝廷考察推选京官外官阁臣之机,排挤异己培植党羽。东林党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享有“清流”之誉,影响日盛,以至后来成为“阉党”首恶的崔呈秀也曾求入其党,但东林壁垒森严泾渭分明,坚拒其请。各党之间矛盾日深,有些矛盾分歧,也许不乏君子小人是非邪正之争,但更多的却是意气之争,争的是闲气,无关宏旨。后来,甚至为宫廷内部的家务事,如所谓“梃击”、“红丸”、“移宫”三案,也聚讼纷纭,各执一词,纠缠不已。而东林势盛,“与东林忤者,众目之为邪党”。这个“党”,非今日政党之党,而是“朋党”之“党”,利益集团是也。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