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祁门县明清时期民间民俗碑刻的保护研究(6)

时间:2008-10-06 16:0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陈 琪 点击:
#e#

   祁门境内榉根岭岭下有个圆通庵共有4块碑。主要内容是蓄养山林,禁止开荒种植苞芦。碑文称:“路旁蓄树留荫,以憩行人,讵意近路居民存心嗜利,既敢执斧图砍本村森林,复见员来荷锄竞种苞芦,砍绝荫木,行客心份,道途日损……沿途一带山场,嗣后务当恪遵示禁,毋得砍树木擅种苞芦。如敢故违,覆蹈前辙,许业主指名禀究,本县言出渚随,决不姑宽,各宜凛遵照毋违。”

   闪里镇大仓村祠堂照壁道光六年三月立的“合约演戏严禁”碑,一共六条规议,全部与林业生态有关,茶叶、桐子、竹笋、山火、松杉出境、挖杉椿等均在规定封禁之例。

   徽州对林木资源的有力保护,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徽州较强的风水观念。徽州水口林被认为起到“藏风得水”、“保护生气”的作用,故徽州许多家法民约族规严令保护。在祁门县渚口乡滩下村中立的“禁碑”记载:“禁公私祖坟并住宅来龙下庇水口所蓄树木,或遇风雪折倒归众,毋许私般并梯桠杪割草,以及砍斫柴薪挖椿等情,违者罚戏一台”。彭龙乡彭龙村关帝庙墙上有块禁碑,碑文称“身祖自宋迁居文溪彭龙地方,蓄养水口巨阳成林,……上保国课,下荫基址命脉……因家外愚顽偷树取桠,滋事多端…… 毋许窃砍文溪彭龙一带地方荫木,以及采取桠杪”。正是因为宗族世代的严格保护,才留下保存较好的古水口林,为我们研究古水文、古植被、古地理、古文化风俗均提供了良好的依据。

   这些保护生态的碑刻对纵水烧山和偷窃林木者也作出了惩罚规定。箬坑乡伦坑村“敬敷堂”门厅墙上的道光五年六月立的一块“奉宪严禁”碑说,“近年人心不一,凡俗渐变,纵火焚烧或私行偷窃,查出行罚,强者持其顽梗,弱者因而效尤,旧规不振。”“是以合族商议旧规前禁重立合文禀请赏,永远遵照。”“自示之后毋得纵火以及私行偷窃”。

   这些护林碑刻对于护林封禁的界定也十分清楚,有特定地点,有四至界限。如彭龙乡环砂村嘉庆十八年的“永禁碑”,养山界为“七保,里至九龙口,外至环砂岭;八保,里至莫家口,外至七保界止,东至风浪岭罗望岭,西至八保上岭,七保罗家岭”。

   从所见碑文发现有封山护林,有放生行善,有护风水,有保水土,有蔽坟莹,并均有规约数条,告戒民众,以惩背约。对违约者的惩处也较为严历,如罚钱、罚戏,更有甚者则要“讼惩公断,难免纠绳”。严厉的处罚规定,起到很强的震摄作用,让族人望而生畏,对林业生态保护起到了积极作用。

   5、教育类

   徽州信奉朱子理学崇文重教,文风昌盛,至明清时期,随着科举制度的发展,科第入士的思想日益浓厚,地方教育发展迅速,出现了府学、县学、社学,各地广建书院,民间私学也纷纷出现,办学形式有村塾、家塾、义塾、学馆等。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