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祁门县明清时期民间民俗碑刻的保护研究(9)

时间:2008-10-06 16:0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陈 琪 点击:
#e#

   同治年间,因为闪里镇文堂村盛行赌博,三五成群,村风日坏,给生产生活带来了隐患,村中有识之士决定立碑禁赌,并将县府正堂批示一并刻进碑文。此碑立于清同治九年(1870),碑名为“严禁赌博”。碑文对禁赌的地界、禁赌的种类都给予明确规定,“上至荫墩,下至普护庵前,至桃花降后,至李坑降之内,无许开宝、招摊、开牌、掷骰、掷钱,以及各样赌博均行禁止”。该碑对违禁者做出严厉的惩罚,“倘有不法棍复敢在地方仍蹈故辙,……指名赴县,据禀以凭提案,从严惩办,各宜禀遵毋违特示”。

   该碑的树立,一方面说明当时赌博风气之烈,不出严厉措施无以奏效,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宗族管理能力的削弱,在一定程度上要依赖官府的执行力度。另在祁门南乡贵溪村,清同治4年,“祁红”创始人胡元龙为整顿村风,带头在村中广场竖立“严禁烟赌”石碑,可惜已被村人做了墙脚。

   8、驱棚类

   祁门是个典型的山区县,长期以来形成了一种自给自足经济。但自明朝开始,怀宁、桐城、潜山等县的农民纷纷来徽州开山种苞芦(玉米),这些农民搭棚而居,当地人称之为“棚民”。据统计,嘉庆年间各县棚民有1563棚,8681丁口,祁门棚民即达579户,2365人,规模为徽州各县棚民之首。

   棚民或租山搭棚烧炭,或锄种苞芦等杂粮,或种植青靛、生姜等经济作物,或凿石烧煤烧灰。在当时的社会条件制约下,棚民粗放、掠夺性的生产方式对山区的经济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林木被伐,水土流失,粮田受侵。⑧ 其次,在高价租金的诱惑下,少数山主将山场出租给棚民,对族产公业构成了侵蚀和破坏。加上棚民带来不同于徽州本土的观念和习俗,对徽州严格的宗法社会形成侵蚀,造成了一系列复杂的社会问题。

   祁门县胥岭乡六都村,嘉庆年间在官府的支持下,村人群起而攻之,曾驱棚54座。村人勒石立碑,撰文《驱棚除塞记》,在阐述棚民入境开荒之害时,列举了九大危害。

   “伐茂林,挖根株,山成濯濯,萌蘖不生,樵采无地,为害一也;山赖树木为荫,荫去则雨露无滋,泥土枯槁,蒙泉易竭,虽时非亢旱而源涸流微,不足以资灌溉,以至频年岁比不登,民苦饥馑,为害二也;山遭锄挖,泥石松浮,遇雨倾泻,淤塞河道,滩积水浅,大碍船牌,以致水运艰辛,米价腾贵,为害三也;山河田亩多被氽积,欲图开复,费倍买田,耕农多叹失业,贫户永累虚供,穷困日甚,为害四也;久之衣食无出,饥寒为非,法律虽严,莫可禁止,为害五也;河积水涨,桥崩屋坏,往来病涉,栖息遭危,为害六也;徽民聚族而居,方外之人无隙可入,曩时风俗茂美,稽察维严,今则拉亲扯故,入村穿巷,族中吉凶报赛,异服异言者公然挨挤,规摸不肃,为害七也;夏秋之交,雇工锄挖,收成之后,乞化沿门,彼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倘门径既熟,乘间窥伺,猝然作难,何以御之,为害八也;夫且踞深山,隐幽谷,肆窃掠,固窝藏,恃险负隅,作奸犯科,横行无忌,官捕莫剿,为害九也。”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