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翁同龢与李鸿章的恩怨

时间:2008-10-17 03:0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翁同龢与李鸿章两家的恩仇,关系到国族的兴亡,这是任何人所不能预计的。若按照历史学家的正确观点,这自然并不能算是主要原因;不过个人的因素,在历史的长河中,其作用也不能等闲忽视。我不是历史学家,只是说些掌故聊供谈助而已…… 这个题目的全称应该是《翁同龢与李鸿章两家恩怨的前因后果》。
   我在《苏州的状元》一文中,曾提到翁同龢的侄子翁曾源。翁曾源是翁同龢之兄翁同书的儿子,大学士翁心存之孙。其父咸同间任安徽巡抚,被劾革职遣戍。这本是宦海风波的一件极寻常的事,可是却因此牵涉到国族兴亡的大计。大风起于末,读史的人至今为之扼腕叹息。因为此事事迹多涉苏州一府,很多为史所不载,摭拾成文,足备苏郡掌故;但失实之处,或仍在所不免。
   翁同书以书生出典军务,与钦差大臣胜保共负四战之地安徽的“剿抚”重任。那时安徽的形势非常复杂严峻,军事势力有清军、太平军、捻军以及地方武装的团练四方面。翁同书并且担任地方大吏的安徽巡抚,更是应付孔棘,力所难胜,终致因办理团练事宜调度乖方、屡失城池而于同治元年被两江总督曾国藩严劾逮治,几乎被处死刑。那么翁氏所应结冤的该是曾国藩,我何以在《苏州的状元》一文中说为李鸿章呢?俗语说“冤有头,债有主”,说来也真话长。
   常熟翁氏是苏郡的望族,一门鼎盛,自从道光二年翁心存中进士以后,自己和次子同龢都是宰辅重臣,且相继为两朝帝师;长子同书和幼子同爵又都是封疆大吏;同龢与孙子曾源则均是状元及第,这些是历道光、咸丰、同治三朝的苏州盛事。稍后另一大家族也正在安徽悄悄地兴起,那便是后来凌驾翁氏、以李鸿章及其长兄李瀚章为代表的李氏家族。事情更凑巧的是,江苏的翁氏到安徽做官,安徽的李氏却主宰江苏、尤其是苏州地区的命运。
   当时干戈遍地,四郊多垒,豪绅土劣,纷纷组织地方武力,结砦自保,有些绅劣借此武断乡曲,鱼肉人民,官吏莫敢谁何。李氏兄弟的父亲借着是个乡宦,伙同子弟,居乡颇多不法。合肥那时虽非会城,却是皖北的重镇,略有良心的地方官吏,不能不对李氏予以制裁。当时任安徽巡抚的翁同书和后来的彭玉麟都对李氏子弟有过严厉的处置,这是李氏对翁氏结冤的第一步。至于后来的彭玉麟,因为他素负刚直清廉之名,李氏对他无隙可寻,而翁氏则不然。
   咸丰季年,曾国藩的湘军已立定脚跟,指日可成“中兴伟业”,幕府人才济济,李瀚章、鸿章兄弟在幕尤为曾所倚重。咸、同之际,曾国藩虽被任为两江总督,但开府之地江苏一省尚非他能履任之地,还有待于略取。合肥是李氏兄弟的乡梓,一切情况自然他俩最为熟悉,翁同书处置苗沛霖团练事件调度乖方,自然难逃他俩的眼中,所以同治元年初曾国藩严劾翁同书,不但一切事由都根据李氏情报,连奏疏主稿也出自他俩之手,措词之严厉,公报私仇,自在意中。若不是清廷顾念翁心存两朝帝师,翁同书恐怕便会“依部议”身陷大辟。这是李氏对翁氏报冤的第一着。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