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走进明堂山

时间:2012-04-04 12:02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潘海云 点击:

做为傍着皖公山长大的天柱人,我早就有个心愿,想去看看在民间有着夫妻名份、相约百里的“母皖山”———明堂山的风采。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如愿以偿。

下了东香高速,路渐渐地伸进了绵延的皖西大别山腹地,七拐八弯的盘山公路也变得越来越险峻。一边是树木葱笼,一边是悬崖峭壁,只见方向盘在师傅的手上打过来转过去,车子随着弯道悠悠地进出,忽而穿行于山巅,忽而行驶在山脚,虽然裹夹着花草味儿的清新空气从车窗里呼呼地灌进来,可我还是被这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给转得晕乎乎的,心里止不住的想:这明堂山到底有多大名堂?

车行路中,忽听人惊呼“啊,太美了!”只见一峰突兀,青黛孓立,白云裹尖,如纱遮颜。我不敢再闭目浪费这难得的机会,贪婪地注视着车外的美景。只见连绵的山峦,恰如一幅淡淡的写意水墨画,又如血肉丰满的身躯,微微起伏,嘘气若兰。远看峻峰峭立,直指云天;近观隽秀婀娜,俏丽迷人。如果说天柱山以它的雄伟挺拨被称为公皖山极为贴切的话,那么明堂山以她的秀美婀娜称为母皖山则当之无愧。

到达目的地已至黄昏,在山水怀抱中的明堂山宾馆休息一宿。

天明,一阵清脆的鸟鸣唤醒了睡梦中的我,一骨碌爬起床,外面阳光一片。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选择了明堂山的一景———葫芦河游玩。经过昨天雨水的清洗,山显得愈加青,树显得愈加绿。一进又一进,一重又一重,层层叠叠,壮项而又肥厚。走在蜿蜒曲折、细如羊肠的山路间,宁静而温馨,古朴而幽谧。周围是蔽日遮天的古树和老藤,也有许多不知名的灌木、嫩枝在汲汲生长,抽枝拔叶,交相错节,互为缠绕。清晨的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把斑驳不规则的亮片撒在树上、路上,和人的身上和脸上,闪着一丝一缕的幽静和诡秘,让我行在其间总想着《聊斋》中那美丽狐仙的神秘与曼妙。

有山的地方就有水,行至谷间,山谷流泉一直陪伴着我们,有时她敞开胸怀,让你嬉戏游耍,尽情玩乐;有时她又含蓄害羞,让你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充满意境。那水清澈见底,碧如宝玉。河中鱼蟹或顺水而下,或逆流而上,畅游其间。一河的大小石头,仿佛是岁月留下的蛋,在浅滩上,永久地等待生命的孵化。溪流淌过的峭壁上,水沫飞溅,宛如岩石怒放的心花。最美是那瀑布。站在依山而建的木栈上观看,一股清泉如仙女撒落的金丝银线,从半空中徐徐缓缓,丝丝缕缕,飘降面前,似乎要牵引我们上天宫。尤为称奇的是下面承接瀑布的水潭形若葫芦,我想这山泉一定醇若美酒,要不铁拐李的宝葫芦怎么会时刻将这潭水纳于芦中呢?潺潺流水,蜿蜒而行,既似跳动的音符,又似流动的画卷,颇有灵水落九天之势。不觉间,我看到了另一形状特异的瀑布,只见河水突似拧成的一股绳,向前喷涌而出,又依山崖顺势而下,形如万马奔腾时扬起的马尾,其声震耳,其景悦人!

人行峡谷,苍苍茫茫,了无纤尘,看了这山这水这树这瀑,你想不做到“寄情山水间,物我两相忘”都难!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