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定远红山:回首在天涯

时间:2014-03-18 11:4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玉水 点击: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放眼难及的四野天边让人遐想神往,总能看到那里云雾弥漫,雨在落脚,竖耳倾听云游四方的人说,那里有神鹰出没,金银遍地,大雁当牛,酒盅作锅……有着说不完的美丽童话,少年人最向往的地方。我的天边是安徽滁州定远的红山,几十年来不断念想的地方。二十五年前在潜山青山,我听读书的定远红山孩子说,五代十国时柴王周世宗带兵驻扎红山去攻打滁州,歇脚倒鞋土,长出土堆大小双墩。因“柴不能进厨(滁)”——柴王犯了地名,病死在红山,长出了古墓,修建了柴王庙,留下了古寺古塔。十五年前在肥东白龙,我向家是红山的朋友打听,有关部门斥资数十万元,挖掘叫冯墩的古墓,红山轰动一时,究竟是怎么回事。近年来很多网络媒体贴发着一张又一张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的红山丹霞地貌图片,红山更增添了诱人的神秘。几次约请“红山通”前往,终因事务缠身。红山——我心中的天边,有着愈来愈多的童话萦绕在我心间。

癸巳(农历2013年)八月已初三,西洲怨梅心正寒。中华约伴滁人游,踏访奇葩石峡丹。雨洒田禾山路宽,一颠一颤车行欢。定远才出池河岸,境过拂晓达红山。红霞山岭间滴翠,白鹭一行西谷攀。美景纵览一镜收,惊呼人在画中转。

就说红山这浩瀚西峡红河谷,同天相接,与海相通,化日月星辰与人间一体,融鲜红生命色调于青山绿水通灵人性的宝山之中,给人心灵扩向瑶台月宫,让人天目洞开。

火红的峡谷即如沐浴着紫红色的晚霞,大大小小的岩崖异彩缤纷,齐集山岭与壑谷,鬼斧神工,简直岂有此理。有一处岩崖如一头红红的嘴脸闭目抬起,像是千万年前被如来佛深压在五行山下还在休眠的智慧猿。另有山崖上高台红岩像一只巨大的赤色神龟,被霞光惊醒,伸出高高而强有力的巨头在好奇地寻觅着红日。也有形色如炸得老老的油馍,慰藉着兵荒马乱避难到此的饥饿人。又有一颗巨大的,状如赤诚忠君报国,被奸臣陷害,被庸君误解而冤屈杀害的烈士昭示给苍天的红心,长使英雄泪痕新!这里还有一组像是艰难西去远方的船队,漂泊在天底下红红的大海上,近岸后浪推着前浪,海岸线似惊恐的巨蟒在奔跑,赤红的,激荡的,甩动着长长的尾巴。

爬到悬崖峭壁上一块小小的开阔地,倾斜着红红的岩石,倒扣着一座红白相间的“天外遗物”,上底赭红,下边有五六层飘动着的白色绸带。从东边看,这座“天外遗物”就是一锭巨大的倒扣在天边的红白一体的元宝,拥有它可以富甲天下。从南面看,它如一块巨大的玉皇大帝生日蛋糕,奶油与面包合为一体烘烤得由黄而暗红,饱满而匀称,睹之垂涎,不舔也能嗅到香甜。到西边看,它就是勤劳善良的织女领着一群美艳仙女游览红石峡奇景,乐而忘返,情急之下,飘落在此一顶大小适中,半截帽檐乳白红润,顶部紫红的太阳帽。凡尘下的人们总想捡起一戴,沾染一点织女芬芳的气息,好来增色添彩,好去苦度此生作寄托。转到北边望,“天外遗物”犹如从浩淼的海上浪迹而来翻板遭难的渔船,让人痛念渔人的妻女一定在天边的码头焚香祭悼,恸地怆天地哭泣或许已过了十天半月,或许也有三月半载。她们的泰山崩塌了,大海翻腾了,江河之水应和着不尽的呜咽,一生一世地在疼痛。

这里红石峡有一川山洼,静谧得可以做着“放牧大草原,一群年轻艳丽的女子一丝不挂地比着酮体俊美”的梦。此地红石峡不看便罢,一看让你羞涩惊讶。二只巨大圆润的红石岩如粉红色的腿股酮体东西相分,渐高渐隆丰腴得同肥大的臀部一脉相承,完美一体。逐渐隆起了小腹与大肚遮掩了隆胸,体态斜斜地仰卧在高高山岭上,隐约露着像是贵妇人右半一小片脸,一只眼,半截眉,颧骨圆润而富态。“小腹”底部粉红,凸出处还生着一丛丛深深的茅草——恰如粗犷的女人原始野性着豪放与壮美。不知仰躺于此的贵妇人是春秋晋献公绝色美人骊姬,还是大唐玄宗风流千古的贵妃杨玉环?不要说男人好色,不要说美人少子,都是大自然孕育亿万年的精华所致,都是在甜美刻骨的爱恋中繁殖出来的你我她。——伟大力量孕育出伟大精灵,伟大文明。

在我的天边——奇山神貌的红石峡,钟灵毓秀,风物独绝,终于产生了大地回春的原动力:天人合一爱相伴,爱满天下人丁旺,爱到极致回天地,红石峡谷爱不空……鬼才怪童贾平凹一定在他兴奋的梦中来过定远红石峡——他的神秘天涯,在他那空灵、睿智、返祖的灵魂中总是钟情《瘪家沟》那眼神秘的生命泉。那部朝拜了数万年母体至上与女权至高的人类远古文明史,永远蕴藏在人类一代代子孙的血脉中。雌性生殖器崇拜的信仰根深蒂固在世界各色人种的精髓灵魂里,默默地一茬又一茬地在发芽,开花,结果。红石峡里的“瘪家沟”吉祥地蕴育着天地精华,延续着聪慧的江淮人家,贮存着华夏先祖雌性文明的胎记。


顶一下
(2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