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走进“六尺巷”

时间:2014-12-22 08: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翀 点击:

因公出差到邻县桐城,在该县纪委领导的陪同下,我们一行驱车前往“六尺巷”。下车方知,原来这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巷道,全长约200米、宽不过2米,走完全程也不过四五分钟,就是这条看似寻常的巷子,却有着一段不平常的来历。

据史料记载:清代大学士张英的老家人与邻居吴家在宅基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因两家宅地都是祖上基业,时间又久远,对于宅界谁也不肯相让。双方将官司打到县衙,又因双方都是官位显赫、名门望族,县官也不敢轻易了断。于是张家人千里传书到京城求救。张英收书后批诗一首寄回老家:“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豁然开朗,退让了三尺。吴家见状深受感动,也让出三尺,形成了一个六尺宽的巷子。一绝诗句化解了邻里的矛盾,一截巷道凝聚了“礼让”的懿德。六尺巷的故事传为美谈。

在旧的传统等级社会,“官大一级压死人”。朝中有人不仅“好做官”,荫庇之下,族亲实际上在方方面面都会“好有势”。而张英却不仗势压人,其宽仁谦让,着实让人感佩。这样的故事之所以成为美谈佳话,也反证其稀罕,在传统社会并非常态。张英不愧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失去的是祖传的几分宅基地,换来的却是邻里和睦和流芳百世的美名。联想到当今社会,有些官员总是把别人与自己家人、身边人和与自己发生的些许纷争,看成是捋了自己的“虎须”,犯了龙颜;看成是太岁头上动了土,破了自己的规矩。为此,不管有理无理,或上下活动,倚势压人;或八方使钱,借富欺人。其结果,因一己之小私,一时之气盛,而坏了遵纪守法的大节,最终也使自己的形象、信誉扫地,令人不齿。倘若从一开始就能明辨是非,严格约束自己,首先找寻自己的过错,又怎会因小失大?因而,无意争长较短,何尝不是修身养性的一个“六尺巷”?

让人三尺又何妨,失三尺之地,换万世流芳。张英的谦逊礼让,不仅成为邻里之间和睦相处的典范,更是中华民族里仁为美、和谐理念的充分体现。站在巷口,我看到有棵老槐树,有两人环抱之粗,高耸十几米,枝叶繁茂,遮蔽了一片荫凉。树下,石桌石凳,围树而造。几位老人,悠闲地摇着蒲扇,正在谈笑风生。见我走近,其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神情淡定地说:“争一争,行不通;让一让,六尺巷啊!”老人如禅的话语,一语道出了六尺巷传唱千古的原由。让一点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张英的其言其行蕴含着中华传统包容万物、兼收并蓄的博大精神,更体现出为官者德治礼序、崇德重礼的文化精华。

“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多么朴实如话的诗句,是淡泊大成的玄思,更是睿智虚空的禅悟啊。它仿佛在告诫世人:人在时间面前是渺小的,即便现在能够赢它三尺,千年之后还不是化为一堆白骨?从古及今,总有那么一些人,那么一些官,穷尽心力追名逐利、不争不止,而今安在哉?甚或不惜贪污腐败、极尽私欲,然而等不及享受便已锒铛入狱,甚至身首异处。“良田千顷不过日食三餐,广厦千间不过夜眠一床”,对领导干部而言,走出欲壑难填的贪念,何尝不是从政用权的又一个“六尺巷”?

古往今来,官员“贪墨败度”的事例屡见不鲜,其中许多腐败官员都是因一己之私,致生侥幸之心。心无所畏、言无所戒、行无所止,总之是眼里有权、目中无法,总以为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属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逞一时之侥幸,这又何尝不是遵纪守法的一个“六尺巷”?

缓缓漫步,我走入巷中,卵石光滑的地面上,如同在脚底间游走。此起彼伏的蝉鸣,从槐树上传来,在巷子里左跌右撞地回荡,声声敲击耳畔。望着斑驳的墙壁,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青砖石上,沟壑纵横,残留着历史的沧桑。不知不觉,仿佛时光流转,又回到了那几百年前,我仿佛亲眼目睹,张吴二府,化干戈为玉帛的感人情景。

如今,当地政府在六尺巷旧址前,修筑了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面题写了“礼让”两个大字。礼让是心灵的丰盈,精神的成熟、生存的智慧;礼让是对别人的释怀,对自己的善待。能弯曲的树,不一定是廉价的木,如榕树;有礼让之心,不一定是柔弱之人,如张英。礼让是大海,有海纳百川的胸怀;礼让是蓝天,有高清迈俗的境界。礼让的别名是:宽容、自信和超然。

踩着卵石,一寸一寸地扶着石壁,我一点一点地向前慢步。望着饱经沧桑的“六尺巷”,我思绪万千,浮想联翩……眼前的“六尺巷”虽不足200米,但是文化内涵却远非四五分钟距离所能承载的。几百年后的今天,当一些人争长论短、追名逐利、争权夺势,在虚假的寒暄中,掩藏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的时候,六尺巷带来的是触及灵魂、发人深省的人生思索,是在世事纷争中归于宁静与平和的精神净化。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六尺巷”是一把人生的尺子,值得我们经常拿出来量一量;更是一种人生修养境地的隐喻,值得我们经常去走一走。常走“六尺巷”,修行正己,就会走出人生天地宽,走出人生的高天白云,走出无愧后人的历史评说。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