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淮南古镇正阳关(3)

时间:2014-12-25 08: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余音 点击:

正阳关红25军军部旧址(余音摄)

正阳关红25军军部旧址(余音摄)

“五胡十六国”时代,正阳关因其独特的战略地位,再也不愿隐姓埋名,而是抖擞精神,抖落伪装,重返“江湖”,走上淝水大战的前台。当时,前秦皇帝苻坚(338年—385年),以京城长安为基地,亲率大军东征西讨,基本统一了淮河以北的广大地区,与苟延残喘的东晋王朝隔淮对峙。383年,(苻坚)“先遣苻融、慕容韦、张蚝、苻方等至颍口”(《晋书•谢玄传》),开始“尝试由少数民族来统一全国”。45岁的苻坚英年气盛,十分骄横。他亲率百万大军,要与8万东晋军队决一雌雄。太子左卫将军率石越提醒道:东晋有江河之险,有可用之兵,不可轻敌。苻坚听罢仰天而笑,说:“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何险之足恃?”可是,383年11月30日,淝水一战,前秦大军外强中干,一触即溃,东晋将士以弱克强,反败为胜。八公山下,前秦大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犹如逃命者骑上了一匹受惊的烈马,转身返回颍口,并慌不择路,连夜渡淮,向北方溃逃,过河时,船少人多,秩序大乱,辱骂声、呵斥声、争吵声夹杂着刀剑的撞击声,彻夜不息,溺水而亡的士卒、马匹顺流而下,漂满了十几公里长的河道,惨不忍睹。等苻坚逃到洛阳,手下只剩下10万残兵败将。一年之后,不可一世的苻坚,竟被羌族首领姚苌用麻绳活活勒死。

又过了5个世纪,也就是显德三年(956年)春,正阳关再次喧闹起来。后周皇帝柴荣见李谷部队久攻南唐国(937年—975年,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定都金陵)寿州城不下,就派大将李重进增援。李重进大队人马刚刚驶过淮河浮桥,就与南唐劲旅刘彦贞部遭遇。两军在正阳城东摆开战场,好一顿厮杀,南唐官兵使出吃奶的劲,仍然不是后周的对手,南唐统帅刘彦贞被杀,后周“斩首万余级,伏尸三十里”。刘彦贞残部只好逃回寿州城,固守待援。次年2月,柴荣御驾亲征,带着亲信赵匡胤顺颍河经颍口,抵达下蔡(今安徽凤台),坐镇指挥;赵匡胤首战告捷,连破数座唐军大寨,斩敌三千,加官晋爵。在历时9个月的寿州战役中,赵匡胤攻坚克难,摧营拔寨,歼灭南唐官兵4万余人,屡次获得升迁,为后来在开封陈桥“黄袍加身”、坐上大宋皇帝宝座埋下了伏笔。

“船离洪泽岸头沙,人到淮河意不佳。何必桑干方是远,中流以北即天涯。”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初入淮河》,写的是南宋与金朝隔淮而治,苟且于临安,任凭大好山河落入敌手,整天歌舞升平,“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而身在淮河关隘的正阳关等地,却处在边境线上,将士们枕戈待旦,百姓们一夜数惊。元灭金朝,挥师南下,强渡淮河,《元史•列传第四十三•董文炳传》载:“(至元)九年(1272年),迁枢密院判官,行院事于淮西。筑正阳两城,两城夹淮相望,以缀襄阳及捣宋腹心。”从此,“颍口”不仅改名“正阳”,而且,淮河两岸皆被元军控制,东、西正阳,都成为元军的桥头堡,南宋朝野异常惊慌,急忙调集重兵前来夺关,“淮西大战”随即打响。“十年……夏,霖雨,水涨,宋淮西制置使夏贵帅舟师十万来攻,矢石雨下,文炳登城御之。一夕,(夏)贵去复来,飞矢贯文炳左臂,着胁。文炳拔矢授左右,发四十余矢;箙中矢尽,顾左右索矢,又十余发,矢不继,力亦困,不能张满……文炳病创甚,子士选请代战,文炳壮而遣之,复自起束创,手剑督战。士选以戈击贵将仆,不死,获之以献。贵遂去,不敢复来。”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两年后,夏贵率淮西3府6州36县俯首称臣。又过了三年,末代皇帝赵昺投海,醉生梦死的南宋呜呼哀哉。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