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庐州小镇——山南

时间:2015-03-18 12:4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夏著维 李云胜 王晓峰 点击:

■千年山南

山南镇置于北宋,清代名张周馆,民国时属合肥县九区(花岗区),1949年后属肥西县山南乡,1972年设置山南镇。山南因山得名,也因大潜山苍松翠柏茫茫绿色的浸染而风生水起。

■地理概况

山南镇位于肥西西南,与六安市、舒城县接壤,北连紫蓬山国家森林公园,南临丰乐河,面积207.54平方公里,总人口约7.91万人。

■交通小贴士

沿金寨路高架向南进入国道G206,一路向南方向行驶,进入省道S315后向西行驶15公里,即可到达。

走进“包产到户”发源地

山南镇如同一位从水墨画中走出的女子,绰约多姿——粉墙黛瓦的徽派风格民居列于村村通公路的一旁,掩映在行道树洒下的一片绿荫之中。这般如诗如画的好地方,正是三十六年前秋天的一场大旱,催生出了山南人“借地度荒”,包产到户自救的创举。从禁锢和桎梏中走出的山南人,撬动了铅重的天幕,引发了中国另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

在新时期迸发生机

我们一行人驱车前往的,便是当年这一历史大事件的现场——“中国农村包产到户纪念馆”,这也是中国农村首个包产到户纪念馆。纪念馆位于远教广场上,广场上两块对比呼应的浮雕,浸染着文化的气息。六根文化柱,代表着六种文化内涵:尊老爱幼、关爱女孩、男女平等、和谐家庭、婚育新风、美好明天。在这里,传统美德和当代新风完美对接,内涵不断丰富,新的文化元素在培育中不断壮大。

纪念馆位于广场一侧,正对着气势恢弘的牌楼,上书“小井岗”三个大字,题词人是原省委副书记王光宇。纪念馆的正门上,刻有邓小平1980年5月31日在《关于农村政策问题》谈话中的一句话——“农村政策放宽以后,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效果很好,变化很快。安徽肥西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包产到户,增产幅度很大……”来自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对山南人“敢为天下先”精神的首肯,激励着这块热土在新时期迸发出勃勃生机。

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在改革开放的前夜,实行人民公社制度的山南镇,1978年赶上了百年难遇的大旱:河塘干涸、土地龟裂,别说庄稼,连山上的野草也干死了。在这个非常时期,9月15日,时任山南区委书记的汤茂林在黄花大队讨论试行包产到户,没想到临近的小井庄大队的21户98名村民闻风而动,9月23日就迫不及待地把全队的153亩田地悄悄地分了。“山南分到户,谁都捂不住”。

在新旧交替的过渡时期,山南镇的这一创举面临着夭折的极大风险。甚至有署名农村教师的告状信寄到了省委和地委,指斥山南在走“刘少奇复辟路线”。邻县纷纷到山南贴大字报——“坚决抵制山南‘单干风’”。好在有时任省委书记万里的支持,省委决定允许山南进行包产到户试点。

事实胜于雄辩。次年,山南区获得了空前的大丰收,仅夏季小麦总产量就比1978年增产了两倍,上缴国家1980万斤。同年,万里亲赴小井庄村,实地调查包产到户的效果,“看到家家都囤里有粮,这才相信”。我们站在万里当年开会的茅草屋里,感慨万千。屋前是一座“万里与农民”纪念铜像,惟妙惟肖地捕捉了那个风云激荡年代的精神气质。茅草屋上的爬山虎密密麻麻,绿意盎然,走进屋中,陈设十分简朴,万里曾坐过的凳子保存完好,桌上一茶壶,三两茶碗而已。

老街、大庙与古井

山南镇有一条南北向的老街,呈“一字形”,南头是浮顶山宝筏寺,当地人叫“大庙”,北边是李家祠堂,街上有口古井,名曰镇龙井。陪同参观的当地老人王必根告诉我们,“大庙”相传由鲁班所建。山东的巧匠鲁班,怎么会跑到安徽来呢?“相传我们这有个礼官,跟鲁班关系不错,是他请来的”。

大庙的修建还有个有趣的故事,鲁班带着小徒弟来山南修庙,山南人倾囊以待,好吃好喝自不必说。完工后鲁班返乡,路上小徒弟犯起了嘀咕:“师傅,你咋不把大庙的排水弄好就走了咧?”鲁班气鼓鼓地回答:“这里人不厚道,明知道我爱吃鸡肫,这么多顿我没一次吃到的。不修排水,给他们留个教训。”小徒弟听罢,赶忙递给鲁班一个背袋,里面装的全都是鸡肫。原来善良的山南人考虑到鲁班路途遥远,鸡肫腌制后易于保存,特地这么做的。知道真相的鲁班羞愧难当,赶忙回去补修了一处排水。据当地人说,排水口流出的水都是黄色的,是香灰水。王必根笑着加了一句:“传说毕竟是传说,其实就是一处泉眼罢了。”

而镇龙井据王必根所言,可追溯到明代时,由当朝宰相刘伯温所建。“传说刘伯温由南京到中都,也就是现在的凤阳,途经山南,发现此处有龙兴之气,为绝后患,就在‘龙’七寸的位置打了口井,镇龙井故此得名。”王必根还补充了另一个故事,“打井之前,北面的李家祠堂屡建屡塌,井打好后就安然完工了。迷信的说法是说祠堂在‘龙尾’上,镇住自然就不倒了。”

在王必根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镇龙井所在的老街。和镇里主干道交叉的老街,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分外安逸。老街两旁一户挨一户,大多是售卖服装的店面。一位拿着一个古色古香拨浪鼓的镇民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聊了几句才知道,这位李先生以前是个货郎,拨浪鼓是吆喝的工具。“好久不打了,都快忘了。”对我们要求他来一段的请求,李先生如是答道。

被遗忘的还有这口老井。据周边的商户说,原来的井套被车撞坏后,一部分落入了井中,一部分可能被人拿走了。井上放着一块石板,成了放置东西的平面。王必根告诉我们,这口井“文革”前就已经废弃了。“井水本身就偏咸,有了自来水,就更没人用了”。

□ 夏著维 李云胜 王晓峰/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