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暮色敬亭山

时间:2015-03-18 13:1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胡进 点击:

一天都在懒洋洋中度过,只做了活着的简单事,起床吃饭再睡,一切都在简单孤寂中运行着。晚上吃了两个馍,算是全部的晚餐。过去晚餐是从来不吃面食的,现在竟然变了。人生要做加减法,现在的我是做人生减法的时候了。

放下筷子就向敬亭湖公园逛去,出小区北门,不到百米就是公园大门。西天上浮着云彩,一团团像是火烧了的云彩贴在天的尽头,云朵后面是蓝蓝的天空,在一朵朵彩色云团衬印下,蓝天清明透亮。云下是静静的敬亭山。和敬亭山对望着,右手对面是高耸的电视塔,那似乎是敬亭山的最新标志。山下的双塔笼罩在晚霞的阴影里,在树丛中双塔被脚手架围拢着,像是在维修中,不能见识塔的真面目。倒是左手对面生态园亮丽辉煌,生态园旁边的山上小亭子已经亮起了霓虹,亭顶剔透,和晚霞相辉映。面对这样的晚景,后悔没有带照相机来留下这一精彩的图片。要知道今年以来,能体验这样晴好的天日,能感受这样爽朗的秋色,能享受如此清明的暮气,可能是绝无而仅有。

在我的印象中,开春以来每当星期六和星期日,宣城大地要么被一层层浓雾包裹着,要么被细雨缠绵着,似乎是永无天日的感觉。每次路经北门开发区,都被浓烈的药味刺激着,总是能嗅出空气中的“六六六”粉味道。现在的孩子们已经不知道这粉是啥了,但我的孩提时代虱子跳蚤满目,“六六六”粉是敌杀害虫的良药。我很少跟我的孩子提起我的少年时代,不仅仅忌讳回忆过去,而是告诫自己要立足现在。人是环境的产物,命运将你投入农村你就是农民的儿子,将你投胎到官宦人家,你当然就是官二代!为了改变我们的生存环境,我们付出了努力,这就是生存的意义。所以,不必抱怨自己的命运,更不必用自己过去的苦难来“教育”孩子。时过境迁,难免有隔膜感。但是,女儿有次问我:“爸爸,你小时候早餐吃什么?”

我这就不得不回答了:“吃猪食!”

她当然是不解其中味。我告诉她,早晨用大铁锅烀一锅山芋,人先吃,然后喂猪!——烀,一种最简单的食品制作法,一锅山芋放几瓢水,煮开烧熟,即可食用。

可能有不明事理的孩子会问,山芋?那不是很好吃的食品吗?好在我女儿不蠢。她不会这样问我。再好的东东,单一而又每天必须重复,那就是一种“苦”了。

我喜欢“感同身受”这个词,只有“身受”才会有“感同”。晋惠帝司马衷是西晋第二代皇帝,他小时候大概认为肉粥是最难吃的食物,因为每天他都会受到这样的“折磨”。当皇帝的他很关心民众,有一年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很多,他听到消息后问身边的大臣:百姓没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为什么不让他们吃肉粥呢?不是司马皇帝无知,实在是环境造就,他对锦衣玉食的烦躁,是我们普通百姓不可感知的领域。

在敬亭湖的曲桥上,有一个穿着胶鞋的男人,正将虾笼掷进湖中。这景象我在农村常见,但在这城市湖中见到,确有一种新鲜感。想上前和他攀谈几句,终究没有勇气去打扰他。在这宁静的傍晚,让我们各自享受着自己的乐趣。

绕湖走了一半,夜色已经朦胧,西边的云彩已经隐匿在深沉暮色中。四下已经是华灯大放,往敬亭山方向行进的是一串串汽车的尾灯。开车人或许是登山,或许是就餐,能想象得出,山上山下都是喧嚣的人声,敬亭山已不是飞鸟高歌的净土。紧贴山下的是早几年先知者自行开发的住宅区,众多住户已足以让敬亭山喧闹起来,山不再是寂寞的山。在静静的山岰里有几家大型餐馆,很多婚礼和重大活动在这里举行。翠云庵的云已不再是“孤云独去”,山下新建的宏愿寺放生池内,也是游泳者如织梭穿行。我在心底一笑,生活在现代的人们,跟古人果然不一样,过去的士子追求的是闹中取静,讲究的是“大隐隐于市”,而我们将一个个“度假村”建在僻静的山野,要的是静中寻闹。越是闹腾就越是现代。闹腾得我们一点底气都没有了,才是和国际化接轨。在保守的中国,将“七夕”、“七巧节”当作“情人节”,就是数典忘祖的一个例证。

隔膜犹如暮色会越来越浓。和孩子关于早餐的隔膜,皇帝对肉糜的误读,我们对接轨的盲目追随,都将是化不开的夜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