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游桴槎山记

时间:2015-03-18 13:4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吴玲 点击:

桴槎山位居肥东王铁乡境内,自庐州城中心驱车,往返不过百十公里。暮春时节,余与数友同游桴槎山。

皖地东部少有奇悚诡谲地势,但至少有两座山因为“六一居士”诗文点评,而名传世间。宋仁宗庆历五年,欧阳永叔被贬任滁州太守,作名篇《醉翁亭记》,致使滁城西南的琅琊山声名大噪,此为其一。再者,便是桴槎山。

桴槎山海拔不过四百余米,沿迂回曲折的山道攀爬,却要徒步四五千米。风含馨香,痴蝶弄姿。至仙人洞旁,采景。脚下身侧,抬头低首,皆是恣肆摇曳的野花,以金银花和野蔷薇为最,一片汪洋似的盛放在漫山遍野。斜坡,峭壁,山崖,路旁,一簇簇,一片片,红白黄绿紫,桴槎山被它们点缀得妩媚生情……自此俯瞰山下,薄雾浓云,田畴氤氲,黄绿驳杂,村路宛若游龙,生灵如蚁蠕动。

辗转翻越一座座丘岭,终至桴槎山最高峰。众人齐声惊叹:原以为层层叠叠、苍翠欲滴的仅是桴槎山茶园,细看却是一片更加辽阔的金银花海,金银花和株株茶树细细密密地缠绕在一起,清隽的花香,天真、明媚又带有一种低低的张狂,就那么兀自绽放在天地草木间,想起深深庭院里的金银花,馥郁浓酽,肥美得失去了分寸,不禁哑然。此刻,身居山巅,简直分不清到底是茶园,还是布满荆棘的花园?余等只能手足并用,拨开茶树花丛,亦步亦趋流连于此。忽见数步开外有采茶女身背茶篓,幼童和夫君陪伴在侧,道旁古树枝头挂一件竹篓,满盛鲜嫩的茶芽。忙去问询,答曰采嫩叶免费,仅收炒制茶叶的加工费,每斤四十元。哇,竟有此等好事!余等纷纷相约下年备足行头,早早来此采茶,如此不受污染,滋长于山岭中的野茶,市面岂可轻易寻到?有诗曰“千峰待逋客,香茗复重生”,“布叶春风暖,盈筐白日斜”,拿来形容此刻之景,正好不过。

桴槎山顶,百年前建有甘露寺,亦即大山庙,掩映在绿树红霞中,庄严巍峨。数步开外即是龙严寺,欧阳修在《桴槎山水记》中所述“乳泉”,即取自这里——时为庐州镇东军留后李端愿从庐州府向远在京城的欧阳修赠送一罐桴槎山泉水,欧阳修品尝后,大喜,顿给李端愿回信:“……如饮甘醴;所惠远,难多致,不得厌饫尔!”并将此泉誉为“天下第七泉”,感慨因路远不能多饮而为憾事。

余等攀登山顶,自然亦为观赏品尝此泉。遂直奔寺内,却只见篱墙深院,铁门紧闭,呼之亦无人应答。朋友老天君提着阔大水桶,一径向坡下小跑,众人不明就里,紧随其后。见其绕至寺院后门,但见院门大敞,护寺老先生自顾自打扫院落,余等大喜,问询,谢过,进入院内,果见二泉并列,三五米见方,深不盈尺,北池水深而清,曰“合泉”;南池水浅而浊,曰“巢泉”。老先生说他在此护泉多年,无论何年何月,此泉久旱不涸,暴雨不涨,水位恒常,众人惊呼奇妙。余等久渴,用水瓢舀水,次第饮之。顷刻,清泉侵润肺腑,如饮甘露,浑身激灵,疲意顿消。

桴槎山为庐州城内最高的山,横跨合肥和巢湖两市。而桴槎山名则来自于民间传说。《博物志》记载:“旧说云:天河与海相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桴槎山又有“北九华”之称。民间曾有“三百尼姑八百僧,骑马关山门”之说,可见数百年前,桴槎山上寺庙之多,香火之盛,规模之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