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友情与诗情,朱光潜与方东美

时间:2010-01-07 09:20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秩名 点击:

朱光潜方东美美学家朱光潜与哲学家方东美的故乡近在咫尺,同属安徽桐城县(现属枞阳县)。二人又是桐城中学的校友。他俩的“友谊极深”。朱先生是诗评家,方先生是“诗哲”。朱先生高度评价方先生的诗为“兼清刚鲜妍之美”;方先生抄赠朱先生25首诗。如果不是为海峡所分离,他俩定会有更多的诗词唱和。

朱光潜,字孟实(1897-1986),是安徽省杰出的乡贤,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名教授,我国现代美学史上的大美学家,享誉中外。

方东美,名珣(1899-1977),也是安徽省杰出的乡贤,台湾大学哲学系的名教授,我国现代哲学史上的大哲学家,闻名于世。

他们两位,既是同乡,又是同学,更是终其一生的知己好友,也是一对诗友。

朱先生于1912年考进桐城中学,方先生于1913年也考进了桐城中学,俩位先生在桐中虽不是同届,但却无妨他俩成了很要好的同学,并且还是好了一辈子的老同学。方先生于1948年赴台,任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兼任系主任和研究所所长。于是,他就热情邀请朱先生前去。但不料竟然遭到文学院院长的妒忌,不予同意。“先生悲愤之余,立辞系主任及研究所长职,并与文学院院长某永远绝交。”可见,他们两位的友谊非同一般,确是经过严峻考验的。所以,在《方东美全集》的《附录·人名简介》中,写明朱先生“与东美先生多年同学,友谊极深”云云,可作为“盖棺论定”。

两位先生对于诗学,无论中西,造诣都很精深。朱先生回忆说道:“父亲是个乡村私塾教师。我从6岁到14岁,在父亲鞭挞之下受了封建私塾教育,读过而且大半背诵过四书五经、《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

朱先生上中学时,更加喜爱中国古诗。“我得益最多的国文教师是潘季野,他是一个宋诗派的诗人,在他的熏陶之下,我对中国旧诗养成了浓厚的兴趣。”

1925年,朱先生考取安徽官费留学,进入英国爱丁堡大学,专攻过英诗。“令我至今怀念的导师有英国文学方面的谷里尔生教授,他是荡恩派‘哲理诗’的宣扬者,对英国艾略特‘近代诗派’和对理查慈派文学批评都起过显著的影响。”朱先生在英、法、德三国留学长达8年之久,学了很多课程,研究了很多学问,也写了很多著作,其一就是《诗论》这本书。

朱先生的这部《诗论》专著非同寻常,俨然成了他的代表作。他正是拿了这本书,进入北京大学,并成了他当教授的“资格证书”。“回国前,由旧中央研究院历史所我的一位高师同班友好徐中舒把我介绍给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胡适,并且把我的《诗论》初稿交给胡适作为资历的证件。于是胡适就聘我任北大西语系教授。”众所周知,论文不易,论诗更难。朱先生还写了不少论诗的专文。朱先生实是一位诗评的大家。

朱先生于1942年在这本名著的《抗战版序》中写道:“写成了《文艺心理学》之后,我就想对于平素用功较多的一种艺术——诗——作一理论的检讨。在欧洲时我就草成纲要。”1984年,朱先生在该书的新版《后记》中写道:“在我过去的写作中,自认为用功较多,比较有点独到见解的,还是这本《诗论》。”朱先生何以以《诗论》作为自己的心爱之作呢?他具体地说道:“我在这里试图用西方诗论来解释中国古典诗歌,用中国诗论来印证西方诗论;对中国诗的音律,为什么后来走上律诗的道路,也作了探索分析。”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