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我所知道的严凤英

时间:2010-06-21 16:47来源:《史海拾贝》 作者:陆洪非 点击:

著名的黄梅戏艺术家严凤英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三年了。但每次想到她,往事在脑海里就像汹涌的波涛那样奔腾起来。

似曾相识凤归来

1951年,我在安庆行署从事文化行政工作。看过严凤英演的一些黄梅戏的传统小戏,有《游春》、《戏牡丹》、《送香茶》等。

这一年9月下旬的一天,当时安庆文联主席刘方松找了些人商谈文艺界庆祝建国两周年的准备工作。我和严凤英都参加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交谈。大家商量的结果,由演京剧的“人民剧场”和“民众”、“胜利”两个黄梅戏剧院的演员扮成梁山上的一百零八将参加游行。严凤英积极表示愿意参加。

几个月后,我在舞台上看到严凤英扮演的是一位反抗侵略、奋不顾身的女英雄——《江汉渔歌》中的阮春花。《江汉渔歌》是田汉在抗日战争初期按京剧形式编写的剧本,严凤英所在的“胜利剧场”用黄梅戏移植演出,受到观众欢迎。严凤英扮演的阮春花,是渔民首领、抗敌英雄阮复成相依为命的独生女儿,“自幼儿水上作生涯,打网行船是行家”,后来随父出征,英勇奋战。严凤英将这个天真、刚毅的渔家女演得很有光彩、气度不凡。

眼前的严凤英,似曾相识。1946年路过安庆,曾闻其然,但未见其人;后来在芜湖,虽见其人,却不知其名。那是在1947年,我在芜湖的电影院前,多次见到一位青年女子,穿着蓝色旗袍,胸前挂着记者标志的证章。当时我是新闻记者,在采访活动中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位同行,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直到1963年,我和严凤英一起送《牛郎织女》的导演岑范离开合肥,因飞机误点,在候机室闲聊时,岑范说起曾到芜湖踢过足球,引起严凤英对芜湖流浪生活的回忆。她说,当年为了保护自己,曾冒充过新闻记者。我将记忆中的“女记者”与眼前的严凤英进行了比较,才确信她就是我曾经见过的女郎。

芜湖糊口与金陵学艺

1947年严凤英在芜湖的遭遇,我从她的言谈及其师友的介绍中了解到:到一年她在安庆经大通来到芜湖,寄居在开饭馆的乡亲严顺卿的家中。为了糊口,在“大花园”的“小娱乐”游艺场卖艺,唱一些抒情小曲。因她穿拖鞋时脚趾岔开,像常穿木屐的日本妇女,有一次被警察抓去,说她是日本的女间谍。

严凤英卖艺的“小娱乐”附近有一家演唱京戏的“大娱乐”,引起她很大的兴趣。严凤英的父亲会拉京胡,会唱京戏,她也学会了京戏的一些唱段,她同京剧结缘是在学会黄梅戏之前。她在“小娱乐”卖艺期间,经常出入“大娱乐”观赏京剧,并在这里结识了王少舫、雪寒梅夫妇和胡金桃一家。胡金桃在舞台上是武生演员,生活里却带着文雅的书生气。他弟弟胡永芳、弟媳王艳梅唱青衣、花旦。还有个小妹妹叫红线,两眉之间有一颗红痣,当时只有十三、四岁,一家人由母亲领着闯荡江湖。胡母也是京剧演员,慷慨大方。知道严凤英以往受过的苦和眼前的处境,深表同情。因此,她每次来到胡家,都受到热情接待。她还跟胡永芳、王艳梅学了京剧《红娘》和《女起解》。比她小三、四岁的红线一见到她,总是亲热地喊姐姐。她好像找到一个温暖的家。这时,严凤英同王少舫也相处甚好。后来成为黄梅戏演员的王少舫清楚地记得:“1947年,我在芜湖‘大娱乐’唱京剧,严凤英常常白天和我们一起练功、练唱,晚上就坐在‘场面’(乐队)上看我们演出。”1948年初,胡金桃一家离开芜湖到了安庆。严凤英也返回了故乡(严凤英原籍桐城,1930年生于安庆市)。此后虽然与胡家人没有再见过面,但胡家人的情谊,严凤英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严凤英重情谊、讲义气,对患难中向她伸出过求援之手的人,她是不会忘怀的,不仅仅对胡金桃一家。

1953年夏天,严凤英随刚刚成立的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到南京,与波兰玛佐夫舍歌舞团联欢,后在南京大戏院短期公演《打猪草》。她作为国营剧团的主要演员旧地重游,心情激动,到处打听她当年流落金陵、处境艰难时对她表示过关情的朋友,其中最为难忘是甘律之。为了感谢甘律之艺术上的培养和经济上的帮助,买了许多礼品去看他。她在南京从京、昆艺术吸取的营养,是使她成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的有益成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