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王少舫与严凤英(2)

时间:2010-06-21 16:52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林青 点击:

相形之下,另一个上演黄梅戏的“胜利”剧场就显得力孤势单,每况愈下,日子很不好过,常常门可罗雀,演职员人心涣散,经常面临发不出工资,生存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物极必反,形势逼得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怎样才能度过难关?怎样才能与“民众”分庭抗礼?他们必须有自己的王少舫才行。但是,到哪里去找另一个王少舫呢?能够与王少舫抗衡的人又在哪里呢?他们想到了严凤英,除了严凤英还能有谁呢?只要有了严凤英,一定能压倒“民众”,只要有了严凤英,“胜利”定能欣欣向荣!只要有了严凤英……他们越想越美,群情激昂,好像严凤英已经来到他们中间。问一下,有人说曾在青阳见过她,有人说在芜湖见过面,有人还听说严凤英到了上海、南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究竟严凤英在哪里?

1949年,严凤英流落到南京。当时南京处于解放前夕,国民党的达官显要,和一批依附他们的社会渣滓,把六朝古都装点成一座畸形繁荣、充满了污泥浊水的城市,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孤身一人想在此谋生谈何容易!为生活所迫,她曾在南京著名的上乘庵米高梅舞厅伴舞,兼做歌女。舞厅纸醉金迷的生活,不能满足严凤英一颗充满对艺术执著追求的心,于是在伴舞之后,常邀友人一起去观摩京剧的演出。

1950年南京解放后,南京的京剧票友在市军管会文艺处领导下,在太平南路安乐酒店内创办“友艺集”京剧茶座,以切磋京剧艺术。严凤英得知有这样的好机会、好去处,便经常与友人一同前往。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茶座内认识了南京著名京昆票友甘贡三的独生子甘律之。甘律之新丧配偶,心情抑郁,见严凤英活泼聪明,天资很高,内心也很欣赏。凤英见甘律之风度儒雅,彬彬有礼,像是个有文化有素养的人,她一向都对有文化教养的人从内心感到崇敬,因而慢慢也产生了好感,二人来往渐渐密切。严凤英到了甘家大院,整天沐浴在那高雅优美艺术氛围中,如醉如痴,生活上又不需要再去奔波,免却了多少烦恼,于是在共同对艺术的追求中,凤英和甘律之的感情与日俱增,甘律之的父亲甘贡三也喜欢严凤英的天资和悟性,也就同意他们二人结为伴侣,只为律之新丧,暂未举行婚礼。

甘贡三在南京是有名的京昆世家,家中筑有江南著名藏书楼“津逮楼”,甘贡三相交均是戏曲大家如梅兰芳、吴梅等,严凤英大开了眼界,吸收了大量的京昆艺术精华,和他们全家十几个一起练功、排戏、业余演出,这些经历为她以后在表演上土气加洋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真是如鱼得水,乐不思蜀!

安庆“胜利”剧场的人,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不找到严凤英誓不回头。转过多少弯,抹了之少角,穿破了几双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终于来到南京。他们先找到了米高梅舞厅,问到严凤英的一个女友,最后才算找到了甘家大院,找到了甘律之,自然找到了严凤英。来人直接说明了来意,一时间难往了严凤英。她虽然自小热爱黄梅戏,但自从唱黄梅戏以来,像无根的浮萍到处飘零,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安身之地,与甘律之的感情也十分融洽,现在要她立刻离开南京,离开甘律之,离开甘家大院,心里怎能割舍?来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首先说动了甘律之。他考虑,凤英热爱黄梅戏,在黄梅戏表演上已取得相当成就,安庆来人费了这么大劲找她,说明了对她的信任;如果为了眼前,而断送了她的一生事业,于心何忍?何况他已看出她的天赋,她决不是笼中的鸟,将来必定会飞向蓝天,前途未可限量,不让她去岂不扼杀了人才?何况她去了安庆,并非就要断绝来往,他们的关系仍可保持。他把想法告诉了严凤英,凤英冷静考虑后觉得甘律之是为她着想。她想,这确实是自己重返黄梅戏舞台的一个极好机会,人家特意诚心找我,我若不去,即使在过去的旧戏班,也会被人唾骂,也就同意了。于是1951年,严凤英回到了她阔别已久的安庆,开始了她又一次,也是真正的黄梅戏演员生涯。

黄梅戏演员彭玉兰感慨地说:“如果不是王少舫在‘民众’进行的这番改革,严凤英再次返回安庆重唱黄梅戏的可能性也不大,她已多年没演黄梅戏了,她尝苦头尝够了,她在南京跟甘律之好,不想再演黄梅戏了。‘胜利’在混不下去的情况下,结果冥思苦想才想起黄梅戏还有一个‘鸿六’(严凤英小名),只有找到她才能和‘民众’对抗。”


顶一下
(10)
66.7%
踩一下
(5)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