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王少舫与严凤英(3)

时间:2010-06-21 16:52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林青 点击:

人生的机遇往往不可捉摸,有时一件小事也会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严凤英从南京回到安庆,在她人生道路上是个大转折,由此走向了她作为黄梅戏演员辉煌的一生,也是短暂的一生。

这时,王少舫和严凤英又来到了同一城市——安庆。因为他们分属于两个对立的剧院:“民众”和“胜利”。两颗黄梅戏之星相隔咫尺,虽近却远,老朋友难叙旧谊。“胜利”由于严凤英的加盟,营业善陡变,只要她的名字一挂出来,“客满”的牌子也随即挂出,哪怕一晚上只演一出几十分钟的小戏如《戏牡丹》、《游春》也是如此。开始,对“民众”剧场也有些冲击,但时间一长,明星制终于斗不过导演制,“民众”以它整体艺术的完整性和新戏新面貌的革新精神遥遥领先于“胜利”老戏老演老一套的萧条景象,即使在两个剧院演同一出新戏的情况下,观众仍然选择了“民众”去包场而舍弃了“胜利”。“胜利”急了,有些人就想挑起武斗,说:“演不过他们,打也要打垮他们。”大家在一起商量,一个打一个,打鼓佬打打鼓佬,主要演员打主要演员。当时严凤英被分配打“民众”的丁翠霞,凤英不干,她说:“丁翠霞教过我的戏,算我师傅,我不能下手打师傅。”又有几个女演员也觉得下不了手,于是一场武斗终于未成事实。

1952年安徽省暑期艺人学习集训班(简称艺训班)于7月22日开学,历时47天。参加学习的有全省各专、市、县的文化部门戏曲工作干部、省文工团领导干部与团员、全省职业班社的戏曲艺人数百人,各剧种的代表都参加了,王少舫和严凤英在训练班里又一次见面了,不仅是见面,而且在一个组里共同学习和生活了47天。通过学习,大家都有了很大提高,两个剧院的隔阂也消除了。他们把在安庆时期的矛盾抛到了九霄云外,在黄梅戏的旗帜下,很快续上了老友之谊。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当一天的紧张学习结束之后,在晚上休息的时间,严凤英总要拉王少舫去饭馆喝酒,她把少舫当作大哥、知己。把自己在旧社会所受的苦,经历的种种磨难,毫无保留地向大哥倾诉,增加了少舫对她的理解和同情。在学习班期间,他俩还共同排练演出了黄梅戏《蓝桥会》,这是他们在艺术上的首次正式合作,由于他们的精湛演技,把这一出极见功力的爱情悲剧演得十分感人,像欣赏一幅优美的水墨画般带给人一种难忘的艺术享受。

《蓝桥会》写的是一个旧社会的童养媳和一个青年书生,在春色迷人风景如画的蓝桥边相遇。二人从互不相识到互表心曲,从相互同情到互相爱恋直到相约终生的一段优美的故事。王少舫和严凤英表演得层次分明,感情进展自然、清晰,既是青年男女的欢乐爱情,又是发生在一个家有小媳妇,另一个家有小女婿的人身上,处处给人感到这爱情的前景是笼罩在层层阴影之中的。少舫和凤英的表演深刻、细腻,唱得婉转动人(全剧无一句道白,全是唱词)。我是1952年底在上海看到他们演出的,至今四十多年过去,仍然是记忆犹新,回想起仍然激起一种淡淡的哀愁。

著名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在看了他们二人演出的《蓝桥会》以后,给了极高的评价,盛赞他们的表演艺术已达到“成熟阶段”。并对戏中以一根白绸子来代替扁担和水桶的处理表示了很大兴趣,认为这“法子不错”。可惜的是,这出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戏并没有流传下来(道士注:严、王有录音流存,此处应是讲没有后人很好地把这出戏学下来)。

安徽省艺训班的演出,惊动了上海一些下来采集民间艺术的专家学者,回去向上级汇报后,发出了邀情。于是,有了1952年11月黄梅戏、泗州戏的赴华东(上海)观摩演出之行。

1951年北京举办了戏曲会演,全国许多地方戏都参加了,就是没有黄梅戏。当时的黄梅戏只不过是深山里的一朵野菊花,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有了这次邀请,才使黄梅戏走出安庆一隅,走进了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从而打响了解放后黄梅戏走出安徽的第一炮。

我作为上海歌剧院的一名演员,有幸看到了这次演出。


顶一下
(10)
66.7%
踩一下
(5)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