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王少舫与严凤英(4)

时间:2010-06-21 16:52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林青 点击:

1952年11月底,寒冷的浦江泛起了春潮,一股疯狂的黄梅戏热席卷了上海,使繁华的上海滩一夜之间万人空巷,观看黄梅。上至专家学者,下至普通百姓,人人看黄梅、唱黄梅、谈黄梅。无论走到哪里,高音喇叭里传出的都是“小女子本姓陶,天天打猪草”(《打猪草》)、“春开牡丹夏开莲,茅棚内走出蓝玉莲”(《蓝桥会》)、“驾起云头离仙境,飘飘荡荡下凡来”(《路遇》的黄梅戏唱腔)。大小报刊争相刊载介绍,盛赞黄梅戏醉人的“泥土芳香”。著名作曲家贺绿汀、著名编导张拓等专家纷纷撰文赞赏黄梅戏,说黄梅戏像一首“优美的牧歌”,是农民对“青春生活的歌唱”,“决不因为它简朴丧失它在文学上和艺术上的价值”,说《蓝桥会》中的“身段、水袖,几乎都可以与昆曲、京昆比美”。

这次演出的剧目有《打猪草》(严凤英、丁紫臣主演,王少舫参加改编并执导)、《新事新办》(王少舫主演并执导)、《路遇》(王少舫、潘璟琍主演)、《蓝桥会》(王少舫、严凤英主演)。

从这次剧目的演员安排上可以看出,严凤英和王少舫合作的只有一出《蓝桥会》,其原因我想恐怕是由于这次演出目的首先是推出黄梅戏这一剧种,同时也由于在当时,有关方面也还没能认识到两位黄梅戏艺术家合作的风采和魅力。如果把这次演出放在电影《天仙配》放映之后,再让观众欣赏他们的《蓝桥会》,也许观众会给他们更高的评价、更新的理解,也许会认识到王少舫和严凤英两位大师的合作才是最完美的、不可取代的最佳搭档。

无论是王少舫,还是严凤英,他们都曾见过“世面”,王少舫的童年学徒生涯就是在上海度过的,上海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严凤英在流浪中也曾到过上海、南京等大城市。但这次到上海,与以前不一样,这次他们是作为被华东文化部特别邀请的代表团到上海去唱黄梅戏的。这次演出的成功与否,对今后黄梅戏在全国的声誉地位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深感这次演出的意义重大,所以心情都格外激动。但他们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上海乃至华东各省群众的心中播下了黄梅戏的种子,使这朵山菊花迅速被大家所推崇,并在这之后,许多地方的演出团体派人到安徽来学习黄梅戏,黄梅戏也便随之传播到全国各地。它已经走出深闺,成为光彩照人的新嫁娘了。严凤英、王少舫这两颗黄梅戏的超级明星,在艺术的轨道上开始走到一起来了。

三 王少舫、严凤英在安徽省黄梅戏剧团

1953年,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成立了。严凤英、王少舫相继调来合肥,开始了他们在艺术上长期合作的历史。从此,他们的艺术造就随着黄梅戏的发展而进入了全新时期。他俩主演的《天仙配》影响及于国内外,乃至“董永”、“七仙女”成了他俩的代名词。王少舫饰演的董永老成持重;严凤英的七仙女则活泼调皮。有了董永的老成,才显出七女的活泼;有了七女的调皮,董永的忠厚才更可爱。他们的表演相互衬托,相互辉映,形成了强烈的戏剧性,从而深深吸引了观众。《天仙配》之所以魅力长存,和严凤英、王少舫所创造的动人形象是分不开的。继《天仙配》之后,他们又合作了《春香传》、《打金枝》、《女驸马》、《喜荣归》、《宝英传》、《牛郎织女》、《碧玉簪》、《桃花扇》、《夫妻观灯》、《花亭会》、《扯伞》、《琴挑》、《借粮》、《王定保借当》、《断桥》、《蓝桥会》、《凤凰山》、《菜刀记》(道士注:《小辞店》是其中的戏胆)、《游春》等几十出大小剧目,严凤英在表演上才气横溢、自然天成,极富艺术魅力;王少舫则含蓄深邃,稳重老到,艺术上耐人寻味,捉摸后方领妙境,在舞台上形成了一对既独具风格又珠联璧合的艺术伴侣。

艺术上相得益彰的伙伴,在生活上也是相敬相亲的。王少舫长严凤英10岁,严凤英尊称他为大哥。她过去未经过严格的程式训练,遇事总向“大哥”请教。他们同住一幢楼,严凤英住三楼,王少舫住在她的下面二楼,严凤英上下楼都经过王少舫门前,抬腿便进了家。有时为了一句台词、一个身段,也会进来聊聊。生活上有了问题,也下来向大哥、大嫂倾诉。请客吃饭,少不了请大哥作陪。团里排戏、开会、出差,两个同进同出,形影不离。


顶一下
(10)
66.7%
踩一下
(5)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