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王少舫与严凤英(5)

时间:2010-06-21 16:52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林青 点击:

50年代,有一次团里参加了安徽省文化局在江淮大戏院召开的春节联欢晚会,大家凑节目,严凤英提出要和王少舫反串《打猪草》,少舫开始不想演,但是严凤英非要他演,说:“只有你演陶金花(《打猪草》里的小女孩)才会有效果,别人谁演都不行”,王少舫只好同意。严凤英穿上了“小毛”的服装,自然又大又长;王少舫穿上陶金花的服装,裤子只齐他的膝盖,露出了半截腿,女的彩鞋他穿不上,就穿上他自己的皮鞋,头上戴着两条假辫子,加上脸上夸张的化装,一上场全场轰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好久静不下来。当演到金小毛把陶金花的篮子踩破,陶金花唱“叫我莫奈何,篮子踩破着”时,两手揉眼哭了起来,少舫的个子本来高大,穿上小女孩的衣服,再做出小女孩撒娇的动作,加上他自己一本正经的样,逗得全场笑破肚子,就连台上的严凤英也笑得唱不成调。这一次的晚会演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回忆起来,仍然历历在目。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融洽和谐。王少舫喜爱严凤英的既具黄梅戏特色又色彩丰富的唱腔,和贴近生活的表演,并自觉向之靠拢,亲切地称她为“小妹”。他们的关系是“锣”和“鼓”的关系,“锣”离不开“鼓”,“鼓”离不开“锣”。《打猪草》是严凤英的拿手戏,但王少舫不适合演那个小孩,严凤英慢慢地也就不演了。

若问严凤英、王少舫之间有没有矛盾。当然有,但他们的矛盾多半是枝节问题。严凤英争强好胜,作为大哥的王少舫总是让着她。比如两个人的排名问题,开始时,因为王少舫的艺龄和艺术修养都较严凤英高一些,所以团里每次演出的海报或报纸上登的演出广告都是王少舫、严凤英,王少舫排在严凤英之前。定工资王少舫定360元,严凤英300元。后来严凤英要求降低工资50元,变为250元,说“工资多少是小事,名字先后是大事”。电影《天仙配》拍出后,严凤英的影响大了,排名就颠倒过来了,严凤英在前,王少舫在后。当时领导找少舫谈话,少舫能顾全大局,一说思想就通了。当时领导认为少舫能这样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很不容易,出乎他们的意料。另外,剧团有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救灾、募捐活动,王少舫若是报100元,严凤英就要报120元或者是超过王少舫100元的任何数目,必定要压倒少舫才行,弄得王少舫很为难,这样在客观上造成一种印象,严凤英大方,王少舫小气,甚至说王少舫自私,但“大哥”知道“小妹”的脾气,也不与她计较。

多年来,他们曾多次演出招待中央首长,共同接受革命传统教育,思想觉悟都有了很大提高,所以,在更多的方面,如艺术的革新和对待传统的根本问题上,他们是一致的,共同的。

1956年在北京为中共“八大”演出。

电影《天仙配》以后,北京有一部分老前辈贬低严凤英,如昆曲专家白云生在座谈会上说“看严凤英只能看上半部(面部)”,因为严凤英腿上没有功夫。但严凤英在解放军和学生当中影响很大。著名作家老舍在一次座谈会上发言,对王少舫的唱腔特别感兴趣,说他声音有些沙哑,带点“老”味,非常欣赏。

这次在京期间,他们还应邀到了大将徐海东家,徐海东对严凤英、王少舫谈了自己过去的身世,他说:“我是个苦娃子出身,干过煤窑工人,也唱过黄梅戏,《天仙配》我会从头唱到尾。是党挽救了我,参加了革命,我大半生是在安徽度过的。”并说自己“身体不行了,今后建设是靠你们了”。一番真情流露的话语,把严凤英和王少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他的夫人出来说:“你和他们讲这些干什么?”他笑着说:“传统还是要讲的嘛。”“喏,她就是七仙女,长征时她最小,大家叫她七仙女,后来就配上我这个董永了。”大家都笑了。当时气氛搞得很融洽。告辞时,徐海东听说他们还要去福建前线慰问,说:“福建有个二十八军张军长,有什么事你们可以找他。”剧团到了福建后,张大南军长穿着礼服到车部来接见他们。王少舫和严凤英向张军长说:“徐海东同志向你问好!”张军长一听说徐海东,马上就像孩子样的高兴,拉住了他们的手说:“老首长身体可好呀?我是他的警卫员,长征时我是代他牵马的!打陕北直罗镇的时候,俘虏国民党几个师长,就是我们干的!”当时革命队伍里的那种感情,深深感动了严凤英和王少舫。有一次,他们巡回演出到了海陆丰,看到彭湃的母亲,她在树上摘了两个杨桃,一个给严凤英,一个给王少舫。这杨桃是彭湃亲手栽的。所有这些革命传统教育,使这两位黄梅戏艺术家在潜移默化中,像大浪淘沙,像涓涓流水,渐渐洗去了从旧社会带来的一些陈旧的思想习惯逐渐完善着自己,也对他们未来的人生和他们的演剧事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道士忍不住要说:此段看得人很不舒服,“革命教育”?其实是洗脑。但最后一句说得很有见地,这样的“教育”对严凤英的影响不可估量,不可估量啊!痛心,心痛……)


顶一下
(10)
66.7%
踩一下
(5)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