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王少舫与严凤英(7)

时间:2010-06-21 16:52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林青 点击:

1978年“四人帮”倒台后,《天仙配》重返舞台,观众厅里的人们焦急地等待阔别多年的老友——董永和七仙女,可是“七女”已仙去,“董永”正在化装台前对镜伤神,身边的“七女”的化装台,人去座空,王少舫的泪水竟一次次地冲刷掉脸上的脂粉,抹不完,擦不干。这一场《天仙配》,当演到最后“分别”,七仙女离去,一身善于控制情感的王少舫再也关不住感情的闸门,随着一声凄惨的呼唤:“娘子——”王少舫声泪俱下,台上台下,一片唏嘘!场内泣下谁最多,台上“董永”戏衫湿!

严凤英的去世,造成了她和王少舫两人的悲剧,这是人们始料未及的。王少舫自“文化大革命”后,背上了“董永害死七仙女”的“罪名”,这沉重的包袱,伴随着她艰难地走过人生最后的旅程。在他视为胜似生命的舞台上,很多戏因为没有了严凤英的搭档而不能演了,对手换成了刚从戏校毕业的年轻演员,他一下子变老了。最为突出的是1985年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排演的《风尘女画家》(道士注:此剧编剧即此文作者),他曾告诉我,他很喜欢这个戏,想演戏里的潘赞化,但是能不能给他演,没有信心。我曾安慰他,我说:“潘赞化在戏中开场年龄即三十多岁,是个在各方面都成熟的人物;后面几场年龄是70岁上下,你完全能演……”后来,安排他演了后面两场的老年潘赞化。为演好那两场戏,他倾注了全部心血和毕生的积累。他创造的人物苍凉深沉,每当排练这场戏时,台上没戏的演员和一些舞台工作者——服装师、化装师……都跑到台下观看,莫不为他的精湛表演而诚服,而赞叹。其情其景,在剧团的排练场上,实属罕见。可是,正式公演没几天,就把他从舞台上撤换下来,据说是因为年纪太大,与年轻的对手不相配,这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可以想象。很多人曾表示惋惜,发生感叹:假如严凤英还活着,他俩演这个戏该多好!是呀!假如严凤英还活着,他俩演张玉良和潘赞化会是什么样呢?1986年,事隔一年以后,上海莎士比亚戏剧节期间,王少舫还演出过《夫妻观灯》里的青年农民王小六呢!看到的人都说,他的扮相、嗓音和风采都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我相信他们说的,很多很多戏他都还能演,假如严凤英还活着……

1986年7月,王少舫因病逝世。安徽省领导和各界人士四百多人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发来唁电和送花圈的中央及省市领导有:邓力群、黄镇、李葆华、陆学斌、周巍峙、李贵鲜、王郁昭、史均杰、卢荣景、徐乐义、孟富林、牛小梅、赵保星、袁振、侯永、王光宇、魏心一等,还有文艺界著名人士曹禺、刘琼、谢晋、乔奇等纷纷发来唁电送了花圈表示哀悼。

王少舫逝世不久,有关报纸对他们过去对王少舫所加的“莫须有的罪名,不负责任的指责”,给予了澄清,王少舫同志可以安息了。

回顾50年代黄梅戏走的路,取得的辉煌,在写这篇稿子的过程中,我反复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黄梅戏直到现在还受欢迎?为什么一些仍然忘不了严凤英、王少舫时代的辉煌?不是说观众的审美趣味变了吗?为什么《天仙配》直到现在还被人搬上舞台,一唱再唱?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观众念念不忘,留恋不已?我想,无论是严凤英,不审王少舫,他们的黄梅戏传统根子扎得深,他们与生活联系得紧,他们对群众非常熟悉(特别是劳动人民),他们扎根在群众中,他们和群众是朋友。我想,能够清楚明白地知道这一点,也就会明白什么是我们今天的黄梅戏人所绝不能丢弃的,反而应牢牢把握住的东西,今天的改革也好,他新也好,也许会少走弯路,更快地创造出无负于时代的今日辉煌!



顶一下
(10)
66.7%
踩一下
(5)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