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严凤英为办学义演

时间:2010-06-21 17:24来源:《黄梅戏艺术》 作者:章志贤 点击:

“章校长,莫着急,我为你们义演一场,凑点钱。”四十多年来,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这一慷慨而又亲切的言语和她义演资助兴办大通小学的行动,时时激起我对她的怀念。

那是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原大通小学在敌人侵占时被推毁。铜陵县教育局介绍我到大通镇办小学。当时那里是一片荒凉,建校首先要解决校舍,解决校舍的唯一办法,只有向产业管理处购买房子,而一幢楼房要价法币二百七十万元。这钱从何处来?我思考再三后,去找地方商会主任崔沅甫先生及大通镇一些开明士绅商量,在大通镇长的支持下,组织了筹募大通小学校舍基金委员会,在大通各商店劝募,仅募得一百六十多万元,仍差一百多万元。

当时,蜚声江南的红角——严凤英正在大通镇演出,观众四方云集,演出盛况空前。我的同屋邻居佘贻春先生和严凤英是朋友,我通过佘贻春先生介绍,结识了严凤英。她是那么纯朴豪爽,和蔼可亲,使我们一见如故,亲密无间。

她,大概是从佘先生那里知悉我正在为筹募小学校舍资金而苦恼,那天她见到我,很关心地问:“章校长,我看你快要临月了(当时我怀孕在身),还在日夜操劳,购买校舍的钱凑足了没有?”我毫不掩饰地对她说:“还差一百多万元。”她略有所思地“啊”了一声,顿时满面愁容。我接着说:“添置课桌、板凳的款子还要另想法子去筹集呢……”话音未落,她就毫不犹豫地紧握我的手说:“章校长,莫着急,我为你们义演一场,凑点钱。”这话掷地有声,也扣开了我情感的闸门,感激的泪水潸然而下,半晌不知说什么好。她又连连安慰我:“莫着急,莫着急啊!”话毕便匆匆离去。当我望着她那瘦弱苗条的背影,不由得联想起那天下午在戏院里找人时看到的情景:戏院里座无虚席,前两排坐的都是国民党军队的长官。他们看到乐处时,不仅歇斯底里地狂叫,同时还将银元、铜钞朝台上乱砸,演员稍不小心就被砸得头破血流。他们哪里是在欣赏艺术,简直是捉弄演员,拿人开心。我目不忍睹,气愤不平地离开了剧院。

凤英是个急性子人,当天她就找到班里的师傅和同行们商量好了,又去找班主和前台佘老板,经过她再三恳求,终于赢得为资助大通小学举行义演的机会。

次日义演后,凤英刚刚卸去戏装,就跑到前台结帐,包括打彩的钱一起,共计八十多万元,分文不留,全都送交于我。她说:“章校长,这钱少少个,表示我们演员对你们办学的支持,请收下吧!”“谢谢,我知道这钱的份量有多重啊!”我感激地说。凤英的这一举动,有力地驳斥了“戏子无义”的污蔑之词。

这件事,在大通传为美谈。经历几十个春秋的大通小学,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下,校舍几经扩建,学生一批接一批地从这里毕业出去,升入中学,大学,走向社会,为“实现四化,振兴中华”劳动着,工作着。每当人们回顾这所小学校史时,也都谈及这件往事,无不敬佩严凤英这位杰出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热心教育事业的胸怀和义演资助的美德。

原载 《黄梅戏艺术》1990年第1期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