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中国拓扑学派”的数学泰斗江泽涵

时间:2010-06-29 13:14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江春泽 点击:
1994年春节作者(左二)去江泽涵家给二老拜年
1994年春节作者(左二)去江泽涵家给二老拜年

2002年10月6日,是数学界公认的我国近代数学泰斗江泽涵诞辰100周年。他诞生在安徽旌德县江村,这座古老的村庄位于皖南山区的黄山南麓,南北朝文学家江淹的后世子孙居于此地已有1300百多年。江村虽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历史上却有“小杭州”之美称。它不仅景色秀丽,而且文化底蕴深厚,100多年前就有江村书屋,抗日战争期间,又建了一所藏书万册的江村图书馆。小小山村也因此而名流辈出,明清时期的科举制度下出过进士、举人等百余人,民国初10年间又有博士、学士17人。江泽涵,这位名扬海内外的中国近代数学的奠基人与先驱者之一,给20世纪的江村又增添了值得自豪的骄傲。

值此纪念江泽涵诞辰100周年之际,我深感遗憾的是,他和他的夫人蒋守方教授已于1994年双双地永远离开了我们。回忆与这对老人之间的乡情、亲情,往事历历如昨。老人辞世后,每当我再走过北大燕南园宿舍门前,禁不住总要在两位老人故居——燕南园51号的门前留步沉思,心里充满了凄楚和惆怅。

江泽涵是我的族兄,或称远房堂兄,我们同是江村人。按宗族排的辈分,我们同是“泽”字辈。我之所以未取名“江泽春”而叫江春泽,是因为我的祖父早年投身辛亥革命后,有意把自己的后代的辈分移到姓名的第三个字,以示反封建的意思。

江泽涵的祖辈与我的祖辈虽然相隔较远,但因为同族又是同村,世代都有交往,但我本人与江泽涵夫妇及其在北京的家人的交往却是在1973年以后。在“文革”动乱后期,我的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被停办了,教师都被分配到北京其它高校,我随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转到北京大学。研究所办公地址设在三院,与泽涵兄家只几步之距。很自然地,我就经常去他家串门,陪他们谈天说地。每一次,我们都谈得很亲切,他们也欢迎我常去串门。从1973年到1994年这整整20年的亲密交往,给我留下了永恒的不可磨灭的深情回忆。

我从小就知道江泽涵是北京大学一位鼎鼎大名的数学教授,却无缘见面,但他们的堂姐江冬秀我却在孩童时就见过。关于江冬秀与胡适“土洋结合”的婚配佳话,在我们家乡几乎妇孺皆知。1945年8月,艰苦的抗日战争刚刚胜利,江冬秀回过一次江村,她还来我家拜望我的祖父和伯父。当时她与我祖父、伯父交谈些什么,我不知道,似乎听她称赞我伯父的中学办得不错。

真是弹指一挥间。自那以后,已28年过去了,我有幸能在北京大学登门拜访久已仰慕的数学大师泽涵兄。第一次见面,我就不感到陌生,因为他和他的胞姐妹长得很相似,泽涵兄为人谦恭和善,性格沉静、言语不多,一眼看去,就是一位思想深邃、刻苦勤奋的科学家。他的夫人蒋大姐更是待人和气,彬彬有礼。泽涵兄听力不好,蒋大姐常常为双方交谈作转述。蒋大姐本人也是数学教授,是泽涵兄的有力助手,晚年他们还合作翻译过一些科学巨著。我与泽涵兄交往多了,与他的家人都处得很熟。尤其是和他的三个儿子丕桓、丕权、丕栋有如同志关系,相互间都直呼其名,后来,在工作中我们还多次打过交道。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