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谈严凤英演七仙女的眼神运用

时间:2010-07-23 22:20来源:黄梅艺林 作者:王晓东 点击:

严凤英同志精湛、出众的表演艺术,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从事黄梅戏的青年一代树立了楷模。尤其是她那眼神的运用,在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精神面貌上,可说是达到了貌与神合、神与心通。

以《天仙配》七仙女一角来说,"鹊桥"一场,按传统的表演方法,总是一出场就笑盈盈地来个"亮相",因为过去讲究所谓不能带着"苦相"出场。但是,严凤英没有因循守旧。她知道那样的出场,就表现出七仙女在天宫是生活愉快、心情舒畅的了,那么她为什么还要思凡,去爱穷汉董永呢?显然,这是不符歙物的行为逻辑的。因此,她为了突破传统的表演形式,从人物性格出发,带戏上场。李义山诗云:"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也可以用来说明寂寞凄清的天庭岁月对七仙女同样也会产生不堪忍受的痛苦。严凤英的出场,就是通过饱含抑郁、幽怨的眼神表达七仙女的这种精神状态的。

在"四赞"时,随着对渔、樵、耕、读所唱的赞歌,严凤英的眼神闪耀着欣喜、羡慕、向往等各种不同的感情,使观众和她一同欣赏着艺术想象中所看到的一切事物。当七仙女发现了董永,她的眼神起初只是偶被吸引,经过大姐谈了关于卖身葬父的情况之后,她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在这个过程中,观众可以从严凤英由泛视而注视,由注视变为凝视的眼神中,看出七仙女内心的感情上的变化:由怜悯而同情,由同情而产生了爱情。当她沉浸在无限怜爱的深思遐想中,竟连代表天规无上威严的钟声也听而不闻。尽管大姐提醒她已经到了应该回去的时候了,而她还是依依不舍地去而复回,再次俯视人间。这时,她极目远眺、眼神散散地由转动而到凝社,眼珠由小而放大,使人感到她正在竭力捕捉董永远去的身影。随后,她突然目光炯炯,透露出坚毅不拔的勇气,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奔向人间。

"路遇"这场戏,除了剧本本身结构完整,风趣俏丽之外,演员善于刻画人物的高超演技,更是大大地丰富了演出效果。严凤英在这场戏中改扮成村姑模样,表演机智风趣,洒脱不羁,一会儿既撒野又撒娇,一会儿又自叹天涯沦落,身世飘零。她的眼神脉脉含情,楚楚动人,始终围绕着董永的表现而做戏。当董永说明情况,拒绝了她的"毛遂自荐",她就大胆地抓住董永的雨伞,扯扯拉拉,纠缠不放。这时,早就受命的土地突然而上,七仙女先是目光故意一惊,随后狡黠地嫣然一笑,转过身云偷偷地窥视董永。听到土地向她转述了董永所以不能答应的苦衷以后,她就故意大声啼哭,使得老态龙钟的土地一时竟然忘了自己的使命,只一味地进行安慰,叫她不要啼哭。这时,她用白扇遮住董永的视线,轻声而有力地对土地说:"休要管我,快去劝他!"然后狠狠地瞪了土地一眼,又继续大声啼哭起来,实际就是用眼睛在说:"你是个老糊涂,我是怎么嘱咐你的?怎么反而帮起倒忙来了!"土地经此指点,猛钱醒悟,急忙去劝董永。人们看到这里就会忍俊不禁,赞叹不已。

戏曲表演讲究运用"眼神",但是关键在于"心到"。"心到"才能眼明,眼明才能"传神"。人常说"演员的眼睛会说话",就是因为"出神入化、妙出灵台(心田)"。"心到"做到了,就是不有一句话,不管在舞台上站着还是坐着,也会牢牢吸引住观众。反之,心中无数,一片空白,眼睛睁得再大,也感动不了别人。因此,可以说是否善于运用眼神,也是一个演员艺术才华的重要标志。

严凤英在"满工"一场中,一出场就眉飞色舞,顾盼有神,充分表达出七仙女欢庆自由、向往未来的愉快心情。在兴奋欢畅的气氛中,配合着优美的身段,引出了"树上的鸟儿成双对"这段载歌载舞、脍炙人口的"满工对唱"。她在这里双眸流盼,熠熠生辉,越发衬托出笑得妩媚,唱得甜美和舞得轻盈。

当董永为七仙女去取水解渴时,她独自在场喜滋滋地欣赏着给尚未出世的孩子准备的小衣裳。这时,严凤英的目光柔和、慈祥,陶醉在甜蜜幸福的母爱之中,随着唱出"今日回家身有喜"这段唱腔。唱到"姣儿生下地,两眼笑眯眯"时,她两手作怀抱婴儿状,眼神分外欢欣活跃。等到唱完"谁人不夸我好夫妻"之后,突然意识到暴露了自己内心机密而目光一愣,妖羞怯地急忙把小衣裳折叠起来。这段表演情趣盎然,醇美隽永,耐人寻味。

从"满工"到"分别",是感情上的大起大落。在天将初次出现之后,七仙女猛然受到强烈的冲击,思想情绪前后判若两人,但在董永面前起初还不能直言相告,只得强忍悲痛,多方暗示。不料,董永答非所问,还是不能领悟。在这段表演中严凤英交错运用了凝重冷峻、呆滞哀伤的眼神,既对玉帝的残酷专横表现了怨恨激愤,又对董永茫然不解的痴情憨态感到凄楚欲绝,无限依恋。眼看午时三刻即将来到,七仙女万般无奈,只好吐露真情。这时,她双眸失神,泪流满腮,面对董永不能卒视。但董永起初还不完全绝望,等到连呼槐荫,不见开口时,终于跪倒树下,放声大哭。在"哑木头来哑木头"这段节奏缓慢的唱腔中,七仙女局处一隅,默然相对。一般演员在这里往往注意力不能高度集中,或因不能准确地掌握交流适应的分寸,精神就会游离戏外。而严凤英每演到此,都能凭借着如泣如诉的眼神,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物的内心感受,把生离死别的悲痛情绪刻画得淋漓尽致、深刻感人。

除了对董永的深情厚意之外,严凤英所演的七仙女在对待天规天将时,也有金刚怒目式的表演,展示了七仙女敢于反抗专制强暴的不屈性格。但是,为了不连累董永,也为了实现"来年春暖花开日,槐荫树下把子交"这个心愿,七仙女才忍痛屈从天规,挥泪惜别人间。

严凤英所塑造的七仙女的艺术形象,至今仍为人们交口称颂。她所以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显然,关于运用眼神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传神状物正在阿堵中"。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