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方东美的"家庭传统"

时间:2010-10-09 16:08来源:枞阳在线 作者:傅佩荣 点击:

方先生面对外国学者的询问,曾经如此描述自己:“我是儒家的家庭传统,道家的生命情调,佛教的宗教信仰,以及西方的学术训练。”

就一位学者来说,“西方的学术训练”具有普遍的意义,它允许学者进入学术界,发表论述,参加研讨会,提出个人的创见。方先生于一九二一年到二四年赴美留学,并取得威斯康辛大学博士学位。他回国后开始教书,《科学哲学与人生》是他对西方哲学的研究成果。我在大学时念这本书,被其中的“物格化宇宙观”一语所吸引。方先生认为,希腊时代的宇宙观是物格化的,相对于此,中世纪则是神格化的。近代文艺复兴以后,人格化的价值受到重视,但是也经历重重考验。

在同一时期,方先生发表<哲学三慧>一文,对照比较希腊、近代欧洲与中国这三种传统的智能型态。由于该文采用演绎方式,按一、二、三、四的次序推展其论点,不但有逻辑的严谨,更显示了中文的典雅,所以受到极大的关注与肯定。方先生取精用宏、画龙点睛的功力已可见诸一斑。他的<生命情调与美感>一文,显示了辞融意畅的笔调与充实饱满的内涵,情理兼具而境界尤高,让人不得不心悦诚服。

其次,方先生以儒家为其“家庭传统”,这在念书人身上是十分自然的。方先生在五四运动时,是南方的学生代表之一,但是他丝毫没有受到“打倒孔家店”的口号所影响。他固然熟读《论语》,但是更喜欢由《易传》去理解儒家的生命精神,并且提出“生生之理”、“爱之理”、“旁通之理”、“化育之理”等极为正面的语词,去描述孔子的思想。像“以生命为中心的宇宙观”、“以价值为中心的人生观”,都是方先生慧眼独具的点睛之论,值得后之学者深入思辨其中的丰富义理。由此可见,方先生以儒家为其家庭传统,并不表示他忽略儒家哲学的高明之处。

至于他以道家作为“生命情调”,则是就其面对人生的各种遭遇而言。不论处境如何,总要做到“安时处顺”、“乐天知命”,保持愉悦的心情,觉悟通达的智慧。中国历代的杰出文人,大都深受老庄思想的熏染,所以笔下常有超凡的意境。方先生上课时,多次引述李白的一句诗:“揽彼造化力,持为我神通”。要将大自然的活力与个人的生命能量结合起来,使个人的精神可以超俗脱尘,从容逍遥,随遇而安,无入而不自得。

最后也最难理解的是他的宗教信仰。方先生在抗战期间,避居重庆,乃就近购取寺庙所印的华严经阅读。每次空袭警报响起,他就随手带一本佛经躲警报,坐在防空洞靠门还有光亮的地方,专心思索经文中的道理。方先生讲学留下的笔记著作中,有《中国大乘佛学》(上下册)与《华严宗哲学》(上下册),简直像是一位佛学大师了。

方先生养病期间,中期弟子刘孚坤教授曾带他去土城拜访广钦老和尚。据刘教授说,方先生这一次正式皈依了佛门。但是,事后没有人从方先生口中证实此事,而我们在方府也不曾见过佛像或任何与佛教礼拜有关的迹象。尤其因为方师母并未信仰佛教,所以也避谈此事。依合理的判断,情况如下:方先生在个人的宗教取向上,无疑是接受佛教的;不过,正如他所强调的,“佛教是亦宗教、亦哲学”,而他所接受的主要是“作为哲学的佛教”,可以启发觉悟的智慧,看出旁通统贯而圆融一体的大千世界。借用华严宗的术语,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切即一切”。若是证得智慧,当下解脱生死。

像方先生这样的学者,才可说是具体实现了他的传统与他的时代所提供的一切善缘,为我们芸芸众生树立了一个值得向往并且充满前景的典型。在邪说暴行并作、滔滔天下之际,方先生的榜样应该可以使“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